注意!

     此網站包含部分NC-17 / R-18以上年齡限制內容,請詳閱文章開頭之分級標示,
     並且附帶YAOI、Slash、BL、Bromance、癿、耽美等相關詞彙之同義內容,
     若感心理不適或理念無法接受者,請自行斟酌閱讀與否,謝謝。


標題:短徑01(無論晝夜)

作者:Hover & 黑紙

衍生來源:The Road 長路 (原著:Cormac McCarthy)

CP&Rank:Son & Father   微腥  R

 

 
在你往下閱讀前,有些事我們必須先做提醒。

這篇文章是獻給我的好朋友黑紙,在一次機會下,他看完了小說"長路",而後對故事內容深深著迷。借由他的推薦,我進到書店把書讀完,同樣的,在翻完最後一頁後,也被這過分哀悽的氛圍震懾,久久無法自己。

為了與原著氣氛接近,我用了與書中相似的寫法,期望能夠銜接。但當然,那樣的精簡幹練我無法學得,只能盼望沾上一點邊...。

我不是個愛放雷的人,所以在你確定往下讀之前,我必須先鄭重警告:這篇文是銜接原著結局後的故事,請先看完小說再閱讀。以及這是篇悲傷走向的文章,請勿期盼最後會出現happy ending,畢竟在那樣殘破的世界裡,美好結局是不存在的。縱使我萬分盼望他們能永不傷痛,但理智告訴我這不可能。

最後,它不會是長型連載,原本甚至打算一回就結束的。但我的拖稿惡習再次出沒,於是只得拆成數篇,希望各位對此見諒。
 

===============::

 

 

  拜託帶我走。

  拜託,爸爸。

  ...你說你永遠不會離開我。

 

──The Road, page 276.

 



  是夜,他在黑暗中悠然轉醒。四周靜若無聲,恍若廣大土地間只剩一人。蟲鳴鳥叫不復存在,而他自出生起便沒見過蟲子。

 

  醒來的原因是因聽到劇咳,那喘息饒膜刺耳。斷續的咳聲循著聽骨通至腦內,久久徘徊不散,於是他清醒,希望能找出發聲源。但當自黑暗中撐起身子後,往前方無止盡的魆黑掃視,他突然失望的發覺,聲音與他並沒有距離,那咳聲來自他心裡,而本人早已於數夜之前,被棄置於荒野之中,不復同行。

 

 

:::::::::::::::::::::::::::

 

 

  是晨,有人用手掌輕輕搖醒他。睜眼,他看見一對陌生男女坐在眼前張羅早點,而後對轉醒的自己微笑。地上的物品說是早點其實有點言過,充其量不過算一堆罐頭與污水而已,然而自學會說話第一天起,他便盡取這類鐵罐汲食,因此正不正式早已無所謂,他接過對面女人遞來的秋葵罐頭。

 

  睡得怎樣。女人問。

  還可以。他回答。

  你似乎每晚都會醒來,噩夢?

  不是。

  可不可以告訴我內容?

  我夢到他。

  喔孩子,我很抱歉。男人開口。

  不用;等下繼續往西走?

  對,我剛剛畫好路線,等會給你看。

  好。

  這些夠吃嗎?女人問。

  夠。

  如果餓了可以跟我說。

  好。

  放心吧,我相信你爸會很好。

 

  收拾雜餘,他們清淨人類痕跡。將物品塞進托車中,他早在爸爸離開時便把貨物託給現下男女寄管,除了一把火槍外。將槍收進衣服內,冷鐵與肌膚相貼,凍出淡淡紅印,那是爸爸最後留給他的物品,他隨身攜帶火槍,片刻不離。

 

  灰霧在嚴冬時分瀰漫,近海濕冷卻無法阻斷。深吸口氣,喉頭頓時有沙塵翻攪、欲癢難耐。但他拼命忍住咳聲,最後只從鼻間傳來一縷白息,不稍幾秒便散。

 

  那個動作與聲音令他想起他,每夜自夢境中響起咳聲,都如鬼魅般欲攬魂而行。於是他必須止住聲音,只消疏漏一下,便將陷入徬徨。

 

  不遠處,男人呼喚,是時候上路了,他揮手回應呼喊。

  將槍更靠近身體一些,感受如雪般的寂涼,他悄悄往林中步去,不留一點聲音。

 

 

:::::::::::::::::::::::::::

 

 

  是夜,他們在山脈下摸黑前進。稍早遠方炊煙驚動三人,細敲有人駐守,便打算深入探查。

 

  他與初次男女相遇時,便互相允諾不吃人肉。然而後來他才發覺,他們只是換了一種方法掠奪,靠著搶人財資得以延命。但至少他們並未趕盡殺絕,只是比以往與爸爸生活的日子蠻狠許多,為了活命他只得接受,或著說,這就是現實世界。

 

  這讓他想起很久以前跟爸爸的一次對話。那時自己還過度天真,他問爸爸以後會不會開始吃人,而爸爸立刻否決了。

 

  ──就算快餓死也不吃?

  我們現在就快餓死啦。

 

  僅僅數天,亦或離開數個星期而已,現在他已全然了解世界。縱使生活酷似煉獄,仍然有人選擇弒人,只為在地獄中繼續殘喘。然信念縹緲,在離開爸爸後,再沒有誰能對他說故事,夜晚的噩夢漸漸反噬,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抵達生煙處時,營地已毫無人跡,僅留幾許碳焦屍塊在地。在爐火邊仔細搜尋,男女二人分顧左右,他則站在中央搜索殘餘物資。破布殘骨四散於地,一節孩童的手指掉在他面前,咬痕印在指根,怵目驚心。

 

  他初次見到的烤人是具嬰屍,那時爸爸抱緊他的頭,不讓他目視。然而一切早收進眼底,同其餘屍體一起,他告訴爸爸殘破景色在腦海中無法抹滅,那時爸爸眼中一閃而過的悲傷,他沒有錯過。

 

  火光印在林中萬物間,顯眼得過分。不久後,男人收刀走回,示意盡速離開,於是他們停留一陣,而後往返。碩大森林裡頓時只剩灰燼與焦屍,好似他們從未踏足,靜逸似潭。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和漾/阿草
  • 《長路》我也有拜讀,被純粹哀傷的文字扼頸,快要緩不過氣。


  • 看完後情緒真的會十分低落呢... 那樣的世界與那樣的生活,每次回想都令人窒息。


    Hover* 於 2009/08/29 21: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