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Who’s The Winner? 04

衍生來源:Tom & Jerry

CP&Rank:Jerry / Tom / Jerry(?)   PG

 

 

 

 


  用舌尖撫順身側的毛,Tom在後院悠閒享受冬陽,身旁還擺著一張紙。春天就快來了,空氣間有別於以往的乾澀,帶著淡淡溼氣,像在訴說今天的好天氣一樣,薰染著天空。無雲碇晴的藍幕彷彿在催促Tom別繼續閒晃,於是牠起身抖抖短毛。


  說真的,Tom從沒想過世界上有任何一隻貓能展現如此智慧。既能識字又能寫信,還具備如此紳士禮儀,除了牠之外,應該沒有任何貓能做得出吧?Tom得意的想。


  但或許貓與貓之間比不過,可貓與人之間就很難說了。當Tom到處鬼混完,終於願意面對事實,啣起挑戰信往鼠輩所在處移動後,一路上既緊張又興奮但絕對沒有害怕的情緒隨著步伐逐漸加深,牠用極緩慢的步調走向目的地,全然不知可怕的人為事故正等著牠──


  Tom試想過多種情況下,安全交出挑戰信的方法。貓鼠攻防了這麼多回合,謹慎行事必然成為教條之ㄧ:

 

  A. 如果Jerry在家,牠就遠距離攻擊把信投進洞口後跑掉。
  B. 如果Jerry不在家,牠就將挑戰書揉成紙團,塞進洞中讓牠回不去。
  C. 如果牠搞不清楚Jerry到底在不在家──改天再來好了。(這不是畏縮!)

 

  三種方案一應俱全,Tom信誓旦旦牠能辦好這項工程。畢竟有什麼事能難倒灰貓Tom的呢?別忘了牠可是保衛家庭的神聖守門人呀!


  但沒想到這看似完美的事前計劃,卻在牠下一秒轉彎走向牆縫時完全破滅。當那住著陰險鼠輩的破牆終於映入眼簾後,停下腳步,Tom眼前赫然出現的景象,差點讓牠因過於震驚而將口中的信給呸了出去──

 

  ──原本該是洞口的地方,竟然被水泥填死了?


  天,牠該不會年紀輕輕就得了失憶症吧?訝異的看著牆壁,Tom記得大前天被趕出家門前,鼠洞明明還在那的啊?往水泥牆前進,Tom伸出貓爪不可置信的印上鼠洞的位置,對這突然變調的發展完全思考不過來。


  下一秒,牠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如果鼠洞被填起來了,那Jerry呢?才僅僅幾夜的時間,那隻死老鼠不可能就這麼不告而別的,但鼠洞確實是消失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突然,什麼記憶被翻攪起來,Tom震了一下身子。


  那天晚上,那隻老鼠似乎寫了一封信給牠……?

 

  丟下口中信紙,Tom立刻用跑百米的速度倉皇衝至家門口,期望那一攤碎屑還留在原地,或至少幾張紙片也好。但當踏上門廊,空曠的庭院隨即給牠失望回覆,前幾晚的殘遺早已被清乾淨,Tom再度楞在門口。


  這麼多個月,這麼多次的打鬥與追趕,唯一的線索在那晚全毀在牠爪子下。那隻欺負牠欺負到洗胃的大壞蛋如今就這麼消失無蹤,彷彿牠們從未交手過。


  牠怎麼能這樣?


  看著與昨晚迥然不同,如今寂靜似谷的庭院,Tom茫然的盯著階梯,彷彿那個只有牠手掌高的小傢伙仍站在那裡,事實卻早已相差甚遠。


  不甘心的握緊雙掌,Tom的利爪緊緊收攏,內心是說不出的煩雜。

 

 

:::::::::::::::::::::::::::::::::::::::::::::::::::

 

 

  當一陣足以傳至百尺外的通天巨響從家中傳來時, Tom仍坐在階梯上發呆、惆悵著敵人離去。雖然這本該是件高興的事,但牠就是莫名感到失望,坐在門口不知道該怎麼辦。然後在Tom還沒來得及反應前,主人的憤怒咒罵已經傳至耳邊,緊接著是一干瓶瓶罐罐被打翻的敲擊聲。收起情緒,Tom機伶地衝進房子內,警覺似乎出大事了。


  拍打與叫罵從客廳移到廚房、再穿過走廊,最後回到二樓階梯前。轉彎,Tom正好與主人相遇。


  令人驚訝的,婦人此刻滿身是漆,白得像被粉袋砸中,更甚泡在牛奶裡。手中煞有其事的握著刷子,另一隻手的鐵桶則空蕩無比,沒有油漆的油漆桶與刷子形成一副弔詭的景象,呈現在Tom眼前。從婦人身後沿路滴答的濕淋與滿街慘白來看,應該是漆桶被打翻了,但為何打翻的原因卻不得而知。今天事情還真不是普通的多,Tom半帶埋怨的心想,隨後跟在主人身旁,不動聲色的判斷狀況。


  仰視主人滿是怒氣的面容,Tom心想還是不要煩她比較好,默默走動。主人似乎是在找些什麼,但Tom不知道目標,只好莫名奇妙的查看四周,同時臆測屋內可能發生的事。


  氣憤重踏過地,婦人眼神急掃各個牆角邊,彷彿在追蹤一只移動迅速的黑影,稍有差池便將全盤淪陷。終於,在客廳來回幾分鐘後,婦人突然眼明手快的跳起來,隨後舉高水桶往其中一個牆腳跑去。驚覺目標被尋獲的Tom,立刻回頭翻看──

 

  熟悉的棕色身影就這樣迅速閃進眼角。

 

 

:::::::::::::::::::::::::::::::::::::::::::::::::::

 

 

  Tom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落得如此下場。


  聖經說如果人類自殺,將下地獄並永世不得超生,卻沒說貓自殺會怎樣。如果當今世界上有任何一隻貓能聰明到明白何謂自我終結,那麼現在就是一窺動物死後將何去何從的機會。


  但當然,Tom還年輕有為、未來光明,牠不可能就這麼糟踏自己生命的。除非世界末日來臨、大洪水爆發,不然牠決不可能出此下策,邁向死亡。別忘了,牠可是神聖灰貓、陰險鼠輩的終極大敵哪!怎麼能就這麼英年早逝、獨自去死呢?

 

  然而有一件事實我們不能否認,那就是牠的確完蛋了。


  Tom現在真的很想衝到大馬路上給卡車撞一撞,然後趕快掛點直接上天堂。牠想盡全力逃離世界上所有鼠輩的邪惡魔掌,然後一整天無憂無慮玩毛線球,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但天總是不從人願,更何況是四腳動物的卑微貓願呢?牠就這麼再次的被那隻該死囓齒生物給惡整,然後二度趕出家門,享受高級冬陽寒溫服務。這真是出乎意料到一個令牠無法想像的地步。


  一回想起15分鐘前,家中客廳所發生的事,Tom就忍不住想狠狠掐死Jerry。雖然牠這下終於明白Jerry其實並沒有不告而別,但一想起剛剛主人要攻擊Jerry時,牠不知道是中了邪還怎樣,竟然鬼使神差的跑去咬傷主人手臂然後保護那隻死老鼠後,牠就很想直接衝去跳樓,或是讓隕石砸中再被狠狠輾個幾回。


  但當然,假若Tom還有點理智,就會知道這件事情並不能怪Jerry。畢竟跑去袒護老鼠的是牠,Jerry可沒有求牠任何事。但當自己被掃地出門、還跟一隻萬惡鼠輩一起後,就算Tom平常再有理智也已瞬間消耗殆盡,更何況牠還生性暴躁、毫無包容力可言。於是在經過15分鐘的內心糾結後,Tom最終彎下身去,對現正挨在左手邊的死老鼠低聲威嚇。


  ──你這該死的廢鼠渣,現在該怎麼辦!


  生氣的大喊,牠期望老鼠能想點法子讓牠重返主人懷抱,雙掌也生氣的在Jerry旁拍打,一副再不負責就將你千刀萬剮的模樣。但想當然,小老鼠Jerry對這件事是一點法子也沒有的。


  因為完全聽不懂對方在說啥,Jerry只好伸出一隻小手,安慰性的摸摸Tom的軟毛,試圖鼓勵傷心的大灰貓。沒想到這樣的舉動卻變成公然挑釁,讓Tom更生氣的咆嘯一聲,隨後惡撲上去。


  用右貓掌迅雷不及掩耳的踩上Jerry,Tom將牠狠狠壓制住,隨後高舉左手爪子,作勢要往下撕揮。但一想起這條鼠命是牠剛剛才從主人手中救下的,Tom伸出去的利爪瞬間僵在空中,猶豫起來。


  ──如果牠現在拆了Jerry,那Tom就沒有理由把錯賴在老鼠身上。但像反抗主人、幫助鼠輩的這種滔天大罪,Tom要如何自己承擔呢?


  頓時洩氣的收回爪子,Tom悶在石子路當中,死瞪著地板,不再說話。見狀,Jerry只好默默坐在Tom身旁,陪伴這隻悲憤交加的可憐灰貓。


  一貓一鼠就這樣坐在人行道中間,從中午直到下午、再到傍晚。然而直至深夜,屋內的燈光全數熄滅,牠們仍舊站在人行道中,沒有任何救援。Tom不時傻傻地轉頭看向窗戶,期望主人會原諒牠,讓牠回屋子去,但一整天下來,等待牠的卻只有一片寂靜,毫無半個人影。


  茫然望向黑暗,主人那扇窗如今被嚴密鎖上,完全看不見景象。而原本以為主人會原諒牠的希望,也隨著時間漸漸瓦解。回頭望了一眼陪伴牠的Jerry,再看看寥寂無聲的庭院,終於,在近十個小時的等待後,Tom才赫然明白,原來從自己被趕出家門的那一刻起,牠就跟身旁的老鼠一樣,成了不受歡迎份子。

 

  主人大概不要牠了。

 

 




──────────


總覺得還有好多構思想寫出來,但已經開四個坑了,
擔心到最後難以負荷,卻又害怕靈感在這段填坑期內消逝,
九月即將開學,時間愈來愈少,原本想在暑假前完結的願望大概也實現不成,
想寫與不想寫的矛盾令人難受。但願我能持之以恆。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