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下星期六,你想怎樣? 3rd Day

衍生來源:Hetalia Axis Powers

CP&Rank:Arthur / Francis   PG

 

:::::::::::::::::::::::::::::::::::::::::

 

 

 

Arthur and Francis’s bedroom, Old woolwich road, London, Sunday 19th December 10:36 a.m.

 

 

  第二天,或許是連續兩日都被吵醒的關係,亞瑟自動在十點半左右醒來了,這讓剛洗完晨澡走出來的法蘭西斯很是驚訝。「不賴床了?」他邊擦頭髮邊往對方蹭,為自己今天早上整不到對方有點失望。

 

  見法蘭西斯大幅地往自己靠近,亞瑟立刻拉高被子往另一側靠,並且大聲嚷嚷:「別過來!待在自己那裡!」另一隻手慌張的亂揮,試圖將法蘭西斯阻擋在範圍之外。

 

  「怎麼,才跟哥哥睡一個晚上就翻臉不認帳啦?」挑眉,法蘭西斯躺回自己的位置:「明明昨天睡著後還自己往我這裡靠呢。」

 

  「誰靠近你啊!」亞瑟更大聲的駁斥,臉上出現不自然的紅暈:「…你少自以為是了!」

 

  坐起身子,法蘭西斯可不打算浪費時間跟眼前的人打情罵俏。「就當作是哥哥我的魅力連睡著後都很難抵檔吧?」他擅自下了結論,而後開始往衣櫥前進。他不想一大早又被亞瑟以裸體滾床的名義叨念。

 

  聽見背後的人哼了一聲走進浴室後,法蘭西斯開始在櫃子前著裝。今天他們要去外頭採買物品,於是他順便把櫃子裡的大衣也拉出來,以備氣溫驟降不時之需。

 

  回想起昨晚的床笫大戰,扣著釦子的他忍不住偷笑出聲。昨晚亞瑟不知是害羞還怎麼樣,在最後就寢時突然很認真的坐在床舖中央,仔細從中間劃出一條界線,並鄭重警告法蘭西斯不能超過,活像迷你版的割劃領土。但當然,這位自作聰明的提議人在入睡之後就完全忘光這回事了,不僅整夜毫無意識的往法蘭西斯靠,還活把他當人體暖爐磨蹭,害法蘭西斯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回想起剛剛自己拼了老命才安全爬下床的情景,法蘭西斯有點後悔一起睡的提議。該不會以後每天起床都要上演這齣戲碼吧?他嘆了一口氣。

 

  「喂,法蘭西斯,我的毛巾呢?」從門板後探出身體,一頭金髮亂翹的亞瑟問。回過身,被打斷思緒的他思考了一會,猶疑的開口:「…你說那條白色素面的嗎?」

 

  「不然呢?我的浴室裡也只有那條毛巾吧,」瞇著眼直盯著法蘭西斯,亞瑟有種不好的預感:「我說你……是不是對它做了什麼?」

 

  「嗯、其實也沒做什麼啦,」法蘭西斯燦笑:「──不過就是剛剛被我拿來擦頭髮罷了。」隨後指指床上還帶著水氣的毛巾,毫無愧疚的說。

 

  「那我現在要用什麼洗臉啊?!」氣急敗壞的走出浴室,亞瑟一把抓過那濕淋淋的白色物體,一臉嫌惡的看著它。走回浴室時,他惡劣的用濕毛巾狠狠拍了法蘭西斯背後一下,衣服上瞬間出現一個濕印子,讓法蘭西斯當場垮下臉。

 

  「活該──」

 

  看著法蘭西斯生氣的死瞪著他,關上浴室門,亞瑟得意的說。

 

 

 

:::::::::::::::::::::::::::::::::::::::::

 

 

 

Winter Wonderland, Hyde Park, London, Sunday 19th December 11:42 a.m.

 

 

  於是在用過早餐後,他們便開著車來到約半個小時路程外的海德公園。當然,所謂的早餐是指完全沒有經過亞瑟荼毒的純白小麥吐司,以及法蘭西斯的自製水果醬。那是他昨天利用快遞從法國寄過來的,混著蜂蜜香的手工葡萄果醬,他經常趁果園收成時留下一些水果來醃製,做些小小的加工,以備不時之需。

 

  Winter wonderland……這是什麼?」回頭尋找亞瑟的身影,法蘭西斯在看見那人停好車後,指著前方的路牌說道。他雖然有聽過大名鼎鼎的海德公園,卻沒聽過裡頭有個“冬天的理想鄉”。這讓身為外國人的他很是好奇,忍不住繞著柱子轉圈。

 

  「那是聖誕節的市集啦,」亞瑟揮揮手,往前方的林蔭大道走去:「那裡離停車場還有一點距離,快點走吧?」

 

  追上前人的腳步,他們兩個在雪白樹蔭下漫步。注意到那揮動的雙手並沒有戴上手套,法蘭西斯思考一會後,便脫下手套、攬住亞瑟手指。

 

  「你幹麻啊……」對法蘭西斯突然過分親近的舉動有些嚇到,亞瑟的手僵了僵,隨後不滿的撇過頭低嚷。知道對方大概又是鬧彆扭了,他玩味的盯著那人發紅的耳根,不作聲地將手塞進自己口袋中。

 

  發現手被拖進大衣口袋裡,亞瑟作勢掙扎了一下,但一抽出後發現外面溫差之大,只好又紅著臉將手塞回去。看見對方這樣可愛的舉動令法蘭西斯不受控的嘴角上揚,但因為怕亞瑟惱羞成怒,所以他假裝沒有發現。

 

  暖和的口袋中,法蘭西斯修長的手指輕輕包裹住亞瑟的,那骨感的指節在手背上來回摩娑,感覺既陌生又熟悉。亞瑟還記得以前他們還小的時候,法蘭西斯偶爾會跟他一起玩雪,每次遊戲結束時他都會跑過來握住亞瑟的雙手,笑著對他說『你這怎麼又沒戴手套了?』然後幫他取暖。

 

  只不過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走了大概幾百公尺後,步道的左手邊漸漸出現一幢幢色彩斑斕的木屋,上頭掛著華麗精緻的綵帶及綴飾,像是童話故事中才會出現的地方。大概是沒料到所謂的聖誕市集會長這樣吧,法蘭西斯有點狐疑地前進。隨著距離逐漸拉近,木屋下一間間的商店愈顯清晰,四周的玻璃櫃陳列著各式各樣的裝飾品,在白雪反光下閃閃發亮。再往前走,遊樂設施緊跟在房屋之後,各種美麗的吊飾掛在器具之間,全然是大型的雪上樂園。

 

  「摩天輪?」看著前方的景色,法蘭西斯扁嘴微笑:「…挺童心未泯的嘛。」

 

  「又沒有要帶你去坐,」亞瑟將手抽出口袋,紅著臉往商店前進:「趕快買完回家啦。」

 

 

  他們這次的目的是要裝飾房子,有鑑於亞瑟已經好幾年過著獨居老人般的假日生活了,因此法蘭西斯一進到禮品店後就興奮地在商品架間穿梭,堅持由他挑選擺飾款樣。至於無所事事的亞瑟,只好漫無目的的在走道間遊蕩,為另一件事情煩惱。

 

  那就是聖誕禮物。

 

  自從二戰結束後,亞瑟便很少跟人一起過節。除了平時各國因為會議而聚在一起之外,他幾乎都沒什麼活動,屏去沒事就來煩他的阿爾弗雷德外,大概也只有現在眼前的鬍渣男敢找他打發時間。

 

  到不是說亞瑟這個人悶,只是他就是提不起跟別人深交的興趣。因此每年所謂的聖誕禮物,他幾乎都是寄個禮盒給鄰國祝賀而已,已經很久沒有認真準備過了,然而今年他卻多了個麻煩上身,想不準備都不行。

 

 

  回頭看向還站在走廊尾死盯著緞帶區的法蘭西斯,亞瑟感覺自己的偏頭痛真是一天比一天糟。他該送什麼給他,82年頂級紅酒嗎?可是對方根本就不缺酒、他本身就是生產國──還是他該送玫瑰?畢竟這個紅酒男平時除了高腳杯外,最常攜帶的東西就是玫瑰花了……

 

  但說起來,兄弟之間應該沒人會送玫瑰花吧?

 

 

  「……亞瑟、亞瑟!」

 

  一聲呼喚打斷他的思緒,原本站在走廊尾的人突然抬起頭猛揮手。「快過來幫我看、蕾絲邊或鑲花?」法蘭西斯拎著兩條緞帶說。

 

  雖然距離有十公尺遠左右,但亞瑟認為那兩條緞帶看起來根本就一模一樣。「看你要掛在什麼地方吧?」他邊回答邊往末端走去,鞋子在地板上喀聲作響。

 

  「嗯──掛在哥哥我身上?」拿起緞帶在耳邊比襯,法蘭西斯拋了一個惑人的眼神,不過很可惜亞瑟沒看見:「掛你身上幹麻?」他雙手環臂問。

 

  「你別管啦,反正幫我選花色。」拿起手中兩條白絲帶,法蘭西斯將之朝亞瑟攤開。左手的帶子上有著鏤空花紋,配上華麗卻不失高雅的蕾絲作底,右手則是潔白綢製緞帶,上面用針線繡出不明顯的浮花,莊嚴簡潔。

 

  ……他該不會要把這種東西掛在牆上吧?

 

  「我說你、如果要把這個掛在我家裡,我可絕對不會答應──」輕咳幾聲,亞瑟嚴肅的說。雖然他答應讓法蘭西斯負責裝飾,但可不代表倫/敦就得變成米/蘭。見亞瑟又開始說教了,法蘭西斯沉下臉,不高興的瞪著他。

 

  「這個不是要掛在你家的啦,我要用在私人的地方。」他悶悶的說。

 

  ──這下亞瑟更懷疑了。

 

  雖然在一間禮品店裡逼問對方似乎不是什麼好方法,而且從許多方面來說,法蘭西斯品味確實比亞瑟高尚,所以他若真的要把它們掛在家中,亞瑟似乎也沒什麼好反對的,但畢竟法蘭西斯平常就以捉弄他為樂,誰知道他這次又想做什麼。

 

  「…所以?」他謹慎的問。

 

  「所以你喜歡哪一個,」法蘭西斯重新揮揮手中的緞帶:「蕾絲邊或鑲花?」

 

  接過眼前的物品,亞瑟開始認真比較兩者。說實話,若以他的龐克流行指標來評斷的話,這兩者都不及格,不過如果要用在法蘭西斯他身上的話,卻又都十分合適。

 

  更何況這要用在哪裡還是未知數呢。

 

  「…蕾絲邊的吧?」過了好一陣子後,亞瑟才勉強下了決定。

 

  「哎呀,沒想到亞瑟是喜歡這種花色的人呢,」換回平常玩世不恭的神情,法蘭西斯將蕾絲邊緞帶整捆取下,微笑著往下一個商品架移動:「──看來你一定很迷女僕裝?」

 

  突然扯到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上,亞瑟驚紅了臉:「喂、是你要我選的耶!」

 

  「可是我又沒要你選那個。」法蘭西斯在幾步路外的木架旁停下,玩味的拿起一個小精靈木雕。

 

  「那不然我選另外一個好了、」亞瑟急躁的踏著腳,回頭往緞帶區指:「我選剛剛那個鑲花的──」

 

  「那你最好別跟我走在一起,修女服愛好者,」法蘭西斯將木雕扔進購物籃裡,邊走邊往胸前畫十字:「天父啊,請原諒他對神職者的褻瀆──」

 

  然後這段對話在亞瑟雙頰脹紅的一陣追打後宣告結束。

 

 

 

:::::::::::::::::::::::::::::::::::::::::

 

 

 

Winter Wonderland, Hyde Park, London, Sunday 19th December 13:26 p.m.

 

 

  「摩天輪…」

 

  「──不准!」

 

  幾乎是在話出口的同時就否決,亞瑟不得不感嘆自己速度之快。「你想都別想。」他對法蘭西斯補上一句,同時雙手插腰死死站在原地。但對方連理都不理。

 

  「是你剛剛答應我的耶,我說摩天輪就摩天輪。」自顧自往前方圓形建築走去,法蘭西斯縱使手上提了兩個大紙袋卻還是移動迅速,彷彿倫/敦地下鐵趕車的行人。率性將袋子甩上肩頭,他揹著它們直往前進,頭都不回一眼。

 

  大約四十分鐘前,他們仍在商店裡購物。看在正逢午餐時間沒什麼人潮的份上,他們從緞帶區開始一路扯到滑雪用品區,兩人不時拌嘴打鬧。但雖說是打鬧,氣氛卻意外的好,或許是平時都習慣這樣的交流方式吧,他們很自然的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像是老朋友般逛街。

 

  不過緊接著一連串如滾雪球般的事件迎面而來,以前曾因感情不好而立了個“打架島”的兩人畢竟名不虛傳,從最初不小心撞到架子跌碎水晶燈開始,演變到兩人走出商店在馬路上破口大罵,中間只花了短短不到五分鐘,更別提之後變相的雪球大戰了。那簡直就是一場大災難。

 

  「──哥哥我才不會被土包子輕易砸中呢!」

 

  邊往公園草地跑邊對亞瑟挑釁,法蘭西斯將頭髮上的雪胡亂拍掉,髮絲在冬陽照射下閃著白光,幾乎跟雪地融成一景。而幾公尺外的亞瑟則是緊追在後,同時還不忘大聲嚷嚷「站住!」或是「你再跑就死定了!」這類老套威脅詞,全然不像自恃紳士的大//帝國。

 

  「我警告你、法蘭西斯!你給我站住!喂──」

 

  「誰理你啊死海盜,我才不要幫你這個窮鬼付錢呢!」

 

  「誰窮了啊、我看你才是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領老人年金──噗!」

 

  「活該!有時間說話不如想想怎麼擋雪球──喔好痛!」

 

  明明兩個人都二十好幾了,或著更準確的來說是上百歲有餘,但行為卻依然像個十歲小孩。靴子在一地銀白上踩出重重印子、蹤跡橫跨半個海德公園,他們就這樣從中央的Winter wonderland一直打鬧到外緣、再從外緣一路追逐回商店內。

 

  「小姐請讓他刷卡!」

 

  一衝進商店內,亞瑟就直對著櫃檯服務員大喊。拎起剛剛出去單挑時留在櫃檯保管的購物籃,再往店外正往這裡直奔的金髮男子做了個鬼臉,他迅速交代:「等下那個男的會賠水晶燈的錢──」

 

  「亞瑟你這是犯規!」話還沒說完法蘭西斯就追上了,推開商店的玻璃門,他站在地毯前抖掉鞋子上的雪水,再往櫃檯前進。「那明明是你弄壞的,哥哥我才不要幫你賠呢!」

 

  「少來,剛剛明明就是你撞到的!」亞瑟反駁回去。

 

  「才怪,你不要自己賠不起就這樣賴到別人身上!」

 

  「誰說我賠不起啊,你少瞧不起人──」

 

  「那不然你就快賠呀!」

 

  「問題那又不是我弄壞的,應該是你賠才對吧!」

 

  「你是怎樣,說話不算話──」

 

  「誰說話不算話了死鬍渣男!」

 

  「好啊,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眼看兩人又要展開二度單挑,一旁等著結帳已經二十分鐘有餘的店員耐不住性子,跑到兩人中間阻止。「一人各付一半、要不就給我滾蛋。」他告訴他們。

 

  雖然對這樣的結果不甚滿意,但至少也比不妥協好一點。乾脆的朝大衣中掏皮夾,亞瑟回到櫃檯前準備付帳,法蘭西斯則嘟著嘴跟在後頭。

 

  ──但這時卻出現了意料之外的發展。

 

  抬頭與站在旁的法蘭西斯對望幾眼,再摸摸後頭的口袋,亞瑟突然覺得剛剛那陣為了誰該付錢的雪地追逐真是毫無意義。他懊惱的咕噥一聲。

 

  「怎麼了?」

 

  「……我忘記帶錢。」

 

 

  於是時間來到四十分鐘後的現在。

 

  有鑒於某人沒帶皮夾,法蘭西斯在一陣躊躇後,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幫他付錢。但要知道他可不會就這樣放過亞瑟的,於是不但開出了三天內沒還款就要算利息的條件,還要亞瑟由他安排接下來的行程,不得異議。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來搭?」朝摩天輪的方向偏頭,法蘭西斯已經站在購票台前準備付錢,而亞瑟只是死擰著眉頭站在原地。

 

  其實他很喜歡摩天輪,又或著說,只要看起來夢幻的東西他都很喜歡。可是要兩個大男人一起去搭?他真是越來越不能理解法蘭西斯的想法。

 

  「不要,而且我又沒錢買票。」他抿唇拒絕。

 

  「是嗎?那好吧…」法蘭西斯朝窗台內的小姐拋了個可憐的眼神,「抱歉,那我只要一張就好……」

 

  「沒、沒關係的,今天買一送一,」小姐紅著臉把兩張票卷券往窗台外推:「希望你們玩得愉快。」

 

  「哎呀,這樣未免太不好意思了,」法蘭西斯露出一個抱歉的笑容,隨後轉過頭來看向亞瑟:「而且我弟弟他似乎不怎麼喜歡跟這個哥哥相處呢……」語氣是數不盡的落寞。

 

  這下子,亞瑟感覺到明顯的譴責視線從窗台內傳來,比十二月的寒冬還要刺人。他趕緊走上去拿過入場券,一言不發地往摩天輪入口走去。

 

  朝小姐說了聲謝謝,法蘭西斯緊跟在後。「怎麼,這下想搭了?」他幸災樂禍的說。

 

  「要不是你用那種下三濫的招數,我才不會來。」亞瑟把票交給服務員,一腳踏進包廂。

 

  「這才不是下三濫的招數呢,這是哥哥我的魅力。」說完,他又朝收票的女士微笑,對方立刻紅了雙頰。

 

  「是啊是啊,你的魅力在四十歲的大嬸身上還真受用。」

 

 



===========================


為什麼這兩只的幼稚程度不停的等比例昇高呀 (捂臉)

還不小心把亞瑟寫成一個完全不善交際的暴躁份子了 (再捂)


對Winter wonderland有興趣的,可以去官方網站玩:
www.hydeparkwinterwonderland.com

其實我是嚮往喝醉酒的聖誕老人出現的 (喂)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