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網站包含部分NC-17 / R-18以上年齡限制內容,請詳閱文章開頭之分級標示,
     並且附帶YAOI、Slash、BL、Bromance、癿、耽美等相關詞彙之同義內容,
     若感心理不適或理念無法接受者,請自行斟酌閱讀與否,謝謝。

 

標題:Wake up 11

衍生來源:Hetalia Axis Powers

CP&Rank:Arthur / Francis   PG

 

 

 

 

 


  當最後一聲鐘響消失在走廊外的盡頭時,陽光已經離開地平線,悄悄上升。雙腳剛碰觸地板,便為它的冰冷瑟縮,縱使磁磚之上覆蓋了層層厚重地毯,亞瑟仍為過低的晨溫躊躇。


  清晨六點,他在未曾睡去的被褥中起身,而後走過滿地瘡痍,步出門外。


  昨天晚上他把所有壁紙都撕毀了,一點一點地,將墨藍從牆上扯下。四散紙片裸露出百年前的綠紋,伴隨憔悴枯槁的灰色雕花,陳舊得好似死水潭藻。他還記得數百年前曾經有人對他說過,墨綠在他的國家是不幸的顏色,但那時亞瑟卻執意不換壁紋,直到後來有天不幸成真,他才學會停止倔強。


  那深埋在薄紙後的過往隨著撕扯大片裸露出來,成了屋內一道巨大傷疤。斑駁的牆身攪亂了他的思緒,讓他一夜無眠,直至今晨。


  於是,他現在只好在自己造出的滿地殘遺中前進。每次踏步都讓滿地碎紙飛揚,像是灑了一樹枯葉在毯上,紛亂且磨澀。好不容易從這片汪洋中走到樓梯前,亞瑟遲疑一會後,往下踏出第一階。


  他還記得很久以前,有個人曾經因為他生病而匆匆從隔海趕來,沒想到卻在樓梯間摔了一跤,於是最後生病的人反而變成要照顧他,完全地本末倒置。而那個樓梯就是現在腳下所踩的,一模一樣的梯階。


  那人總是大聲嚷嚷著自己是兄長,卻時常作出比他還笨拙的舉動。像是在樓梯間跌倒、喝酒嗆到或是整理花園時弄得滿身是水。但偶爾在某些時候,他卻又意外地展現出兄長該有的氣勢,像是在魆黑的夜裡為他點上夜燈、或是因自己作惡夢而徹夜守在客廳外,以及每晚對他獻上晚安吻,看顧每個淒冷的夜。


  『祝好夢,兄弟。』


  他總是在闔上房門前如此低語,恍若睡前祈禱般的誠摯。


  然而正如話中所說的一樣,他的離開也恰如美夢乍醒。頓時黑夜再也無人守護,比夜晚更難熬的等待不停折磨著他。他在港口邊焦急盼待對方到來,然而無垠的潮水卻只是靜靜將他逼至瘋狂。


  『為什麼,亞瑟?』


  他還記得那天,那人用盈滿潮水的雙眼看著自己,輕輕說出這句話。那瞬間他幾乎差點就脫口而出那三個字,卻在最後用僅剩的理智壓抑住了。那是他的最後一道防線,也是令他如此痛苦的核心,他不會輕易將他說出口,除非一切真正萬劫不復之時。


  然而對方昨晚的突然到臨,卻輕易帶來一句足以毀滅所有的話。


  『我們早就什麼都不是了。』

 

  彷彿長久以來的壓抑都只是一廂情願,他愣著聽字句輕散在空氣間。亞瑟幾乎能在話語出口的同時也聽見自己內心崩解的聲音,那是近乎無聲的碎裂,如同地上的玻璃碎片般透明刺人。


  「那我們是什麼?」啞著音開口,他手指緊緊陷進手心,「別說我們什麼都不是……我寧願你恨我,也不要什麼都不是。」慘淡的勾起嘴角,他期望對方能有所回應,那人卻只是僵硬的搖頭。


  「我不恨你,亞瑟,我只是、只是沒辦法再這樣下去……」他輕輕的說:「忘掉以前的一切、亞瑟,我們全部重新來過,好嗎?」


  ──他卻在那瞬間推開了他。


  「……忘掉?」


  他聽見自己用陌生的語氣吐出這個詞,彷彿喉頭被人緊緊掐住。不可置信的重複了一遍,那聲音包覆在顫抖之中:「你說忘掉?」


  伸出手指覆上對方茫然的臉頰,亞瑟用指尖抹去上面淚痕,隨後踩過滿地玻璃、離開陽台,步回碩大的宅邸內。

 

  那是他們昨夜最後一次見面。

 

 

:::::::::::::::::::::::::::::::::::::

 

 

  再差幾步就可以觸及地面,亞瑟站在樓梯上,看著殘餘的距離。明明只有幾步之遙,卻讓他站了近一個小時,看著自己握緊扶手的指間白得發紫,他慢慢隨間隙滑坐下來。


  他知道他不必擔心,法/國自從戰爭過後便逐漸興盛,這幾年幾乎已經恢復得跟以往一樣,再也不是當初那樣殘破。而自己的國家也是,伊莉莎白信守與亞瑟之間的諾言,帶領他們邁向繁榮,漸漸離開過往陰影。


  然而亞瑟知道,有些東西是找不回來的。


  縱使時間再怎麼推進,人們在生老病死中逐漸遺忘過往傷痛,但亞瑟永遠無法擺脫,那些已成事實的過去。有些事情犯下就再也無法挽回,而他犯了一個長達百年的錯,如今又在昨夜將之延續,再難掙脫。

 

  就這麼地,窒息感突湧而上,哽咽瀰漫在空氣間,蓋過淚水滴落的聲音。


  他曾經在屋內一次次呼喚那人名字,只因寂靜令他崩潰。他曾用束帶一次次纏繞自己手指,只因那曾帶有那人髮香。他想像著他仍在身邊、想像著他仍未離開,想像著他們能夠持續下去一輩子,但他卻在昨晚那唯一一次的機會中,推開了他。


  但他知道這一次他不能後悔。因為那是亞瑟心甘情願。


  看著咫尺之外的地面及藍紙片,亞瑟任由淚水模糊焦距,讓聲音在無人的空曠中迴響。七點整的鐘聲在屋內靜靜盪揚,卻蓋不了他的低喃。


  「…法蘭西斯,我愛你,」


  他透過水氣看著身旁碎裂的蒼藍,那模樣宛若自己四散的內心。


  「法蘭西斯,我愛你,而你怎能要求我輕易遺忘……」

 

 

 

 


=================================

Talk:

字數爆少 + 更新超慢的一回,我實在太對不起各位了,
但在2w6的旅程之後總算打出那三個字了,某方面來說還蠻如釋重負的...


附上一個治癒動畫給大家ˊˇˋ:



我好想快點進HE呀~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蛋
  • 一口氣看完Wake up 1~11集
    其他的要留著慢慢看要不然以後會等得很痛苦>///<
    因為我很害羞所以很少跟不認識的作者留言
    可是不給大人您留言良心過意不去啊啊啊啊啊啊
    小的愛死您的法英文了!!明明就沒有太濫情的文字為什麼會這麼揪心啊啊啊
    雖然網路上法英文很多可是您的版本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耶
    總之,有勞您繼續創作餵飽我們這些飢渴的讀者了(羞奔)

  • 看見留言超感動ˇ 能讓您喜歡是我的榮幸呀////
    在下也不太擅長搭訕、所以很能了解那種感覺呢,能引起您留言真是一大鼓勵 T v T (拭淚)

    我會繼續努力的,謝謝您的支持//////


    Hover* 於 2009/10/18 21: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