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賽/席/爾的書房整理事件 上

Fandom:Hetalia Axis Powers

Pairing:Arthur / Francis  

Rank:PG-13

Summary:賽/席/爾原本要幫忙法/國哥哥整理書房,卻意外發現幾本舊日記簿。忍不住好奇心翻閱的結果,就是她發現了一段無人知曉的過去…



瘋狂開了一星期夜車──五天做作業,兩天飆聖誕賀文 囧”
不過,當我今天早上終於敲下最後一字後,我赫然發現,這篇所謂的”聖誕賀文”,內容竟然跟聖誕節完全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我實在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Orz

因為貼超過1W好像就會漏字,所以這次砍三份。分別是今天、明天、以及聖誕節當天補完。
內文沒有校閱過,文法很亂請見諒。

下面是閱讀警告

====

※在向下翻之前,請先注意以下警告:

1. 這篇雖然打著聖誕文的名號,但其實是招搖撞騙。
2. 這篇牽扯到女性視角,這所謂的女性是指15歲小妹妹。
3. 這篇牽扯到歷史內容,以及少量O德˙達克的描繪。
4. 這篇後段會出現部份架空,擔心黑歷史被毀or人物崩壞的太太請自行速離。
5. 這篇會出現微量髒話,而且幾乎都不是出自眉毛口中呦 (?)
6. 最後,這篇是個擦邊球──所有期待“寒冬取暖”橋段的太太,我對不起你們(跪)

====





      【賽/席/爾的書房整理事件】


  Bonjour everyone,我是塞/席/爾!今天法蘭西斯哥哥請我來家中幫忙整理家務,看在我平時跟法蘭西斯哥哥感情這麼好、又很有可能賺到一份免費晚餐的份上,我當然是毫不猶豫地就接受囉!這也是為什麼我現在正站在二樓書房裡,因為法蘭西斯哥哥交給我的工作是整理簿冊和打掃書櫃,等到整理都結束後,我就要將老舊的書本搬去一樓,交給法蘭西斯哥哥決定去留。

  然而,很顯然我進展得不太順利,因為我剛剛才把一疊畫冊弄倒了,地上到處都是紙張。可是因為其他人都在樓下忙,我只好自己收拾善後……希望這些東西能在傍晚前收完。


  今天除了我之外,一同來幫忙的還有亞瑟哥哥。其實除了我們之外,原本還有三個人要來的。只是安東尼奧先生臨時跑去了那不勒斯(*),一個我從沒見過的基爾伯特先生則聽說做壞事、被家中禁足了。然後還有一位帶著眼鏡的奇怪楓葉男──我實在記不起來他的名字,但他好像因為班機問題而延滯、所以也不來了。
(註:那不勒斯,義/大/利南方大港。)


  所以,最後只剩下我們三個人而已。


  不過、原本我還以為亞瑟哥哥也不來呢,因為他總是很討厭法蘭西斯哥哥嘛。但意外的,今天到達法蘭西斯哥哥家時,我卻發現亞瑟哥哥竟然很早就到了,而且還和法蘭西斯哥哥十分融洽的吃早餐,一點都沒有平時吵架的影子,這讓我非常驚訝。

  既然見到他們兩個合好了,身為妹妹的我當然是很開心啦。但沒想到才剛坐下來,我就發現事有蹊蹺──他們倆個根本就是裝出來的嘛!

  看看亞瑟哥哥在喝茶時露出的紅頸子、再望向上衣消失兩個鈕扣的法蘭西斯哥哥,聰明的塞/席/爾我立刻就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你們兩個,是不是又做壞事了?」抬頭,我用責難的眼神看著他們,叉子也喀一聲放下來。

  「咳!」在喝大吉嶺紅茶的亞瑟哥哥立刻嗆到了,「呃喔咳咳咳咳──」

  法蘭西斯哥哥則是先愣了一下,而後低下頭,看了看鈕扣及紅痕後,默默把衣服攏上。

  「你看吧亞瑟,我就說她一定會注意到的──二十分鐘怎麼夠用呢?我看你下次還是早一小時來吧。」

  嘆氣,法蘭西斯哥哥看向我,「聽我說,小賽,其實剛剛在你來之前,我和他──」

  「等一下!」亞瑟哥哥從手巾中探起頭,「你──你不準教壞小孩!」

  「什麼?我又還沒說……」

  「放心,亞瑟哥哥,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啦。」

  看向面色突然僵住的兩人,我攤攤手,「雖然兄弟鬩牆在很多人身上都會發生,但像你們這樣私下交惡實在很不好。我已經夠大了、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所以你們兩個不用再瞞著我了,如果剛剛在打架就老實說吧……」


  他們兩個沉默了幾秒。


  「咳,你說的沒錯,小賽。我們剛剛的確是在打架,」法蘭西斯哥哥伸手過來揉揉我的髮,而後坐回位子,「沒想到這種小細節都被你發現了,真是不簡單呢?」

  「當然啦,畢竟我是你們兩位哥哥的妹妹嘛,」我笑著向他們眨眨眼,「不過,像你們這樣偷偷打架,實在讓我很擔心……」

  法蘭西斯哥哥微笑,「沒關係小賽,下次要是我們又打架,一定會光明正大──」

  「噗!」

  亞瑟哥哥突然把剛灌下去的紅茶吐回杯子裏了。

  「你這傢伙、我不是說過不準教壞賽/席/爾嗎!」

  「啊?我又沒說什麼,」法蘭西斯哥哥皺起眉,「──你少胡思亂想了亞瑟。」

  「你、你──」

  似乎找不到反駁的地方,亞瑟哥哥轉過頭看著我,「聽我說、賽/席/爾,你千萬不要理那傢伙說的話!私下打架…私下打架這種事是一般淑女不能隨便參與的事情,所以要是我和法蘭西斯又有糾紛的話,我們會另外解決……」


  扁嘴,我瞇起眼睛盯著坐在對面好像很想笑的法蘭西斯哥哥,還有神色莫名緊張的亞瑟哥哥。

  「其實,我住的這麼遠,如果你們兩個真的吵起來的話,我平時也沒辦法阻止…但既然我今天人在這裡,那麼你們兩個答應我,接下來一整天都不會做壞事可以嗎?」

  提起吃到一半的法式鹹派,我朝他們兩個微笑:「就讓我們三位度過和平的一天吧,好不好?」

  兩個哥哥都突然沒胃口了。




:::::::::::::::::::::::::::::




  於是在用完早餐後,我照著法蘭西斯哥哥的吩咐來到二樓,這間看起來很古雅的書房裡。

  今天要忙的事情有三件,一件是出清舊書、一件是整理後院倉庫,還有一件是修剪花草。因為我是女孩子,所以負責最輕鬆的第一項,亞瑟哥哥不懂園藝,所以只能做第二項,至於法蘭西斯哥哥──當然就是最後一項啦,畢竟他是我們三個人當中最有美感的一個嘛。

  然而,原本對整理書籍信心滿滿的我,卻剛進到房間就捅了簍子。看著滿地散亂的古典畫冊,我一邊辛苦的揀起它們、一邊將書籍用字母順序排好位置,內心滿是無奈。

  不過也就在這時候,當我將書櫃上順序錯誤的書籍拿下來時,因為不小心鞋子打滑,意外踢到了書櫃一角──結果發現裡面竟然有個暗門!

  在書牆最左邊的角落裡,一個跟手方巾攤開差不多大的內側櫃,就這樣倏地出現在我眼前。

  基於好奇心,我狐疑地看著暗門一會後,悄悄將裡面東西拿出來。但出乎意料的,裡面只是擺著很普通的筆記本,而不是我想像中的珠寶、鈔票或高級收藏品之類的。

  把封面上的薄灰塵拍掉,我發現那是好幾本日記,而且年代還從12到20世紀都有,足足7大本。

  突然,一陣劇烈的碰撞聲響起,我像個做壞事被逮到的小偷一樣嚇得站起身,把撈出來的日記全踢回櫃子內。但幾秒鐘後,我發現聲音是從一樓院子內傳來,而不是樓梯口。

  走到牆邊、推開玻璃窗,我往下探看,發現亞瑟哥哥正滿身草屑地繞著院子狂奔。

  「法蘭西斯你給我站住──看我怎麼整死你!」

  「笨蛋海盜滾回鄉下去吧!你活該啦!」法蘭西斯哥哥出現在院子最左邊,朝正從右邊跑過來的亞瑟哥哥做了個鬼臉。

  「嘿!發生什麼事了?」我靠在窗邊大喊。

  「啊──賽/席/爾、你不要下來喔!這該死的法/國蝸牛竟然把廢草全倒在我身上,現在下面是一團亂、你千萬不可以下來──會弄髒的!」

  我看向站在最左邊的法蘭西斯哥哥,再朝滿身花草的亞瑟哥哥點點頭:「知道了,我不會下去的。可是你們兩個不准用暴力解決事情喔!大家要和平相處,OK?」

  「聽到了沒亞瑟,小賽說不准用暴力。」法蘭西斯哥哥朝我眨了下眼。

  「你……可惡!」亞瑟哥哥憤怒地甩了甩花瓣,繼續追逐下去。


  將窗子默默關起來,我回頭看了一眼書櫃,以及剛剛被我踢進裡頭的日記本們。

  思考幾秒鐘後,我把東西再度拖出來。




:::::::::::::::::::::::::::::




  法蘭西斯哥哥似乎是自從十二世紀後才開始寫日記的,也有可能之前的被丟掉了。總之,我從年代最早的一本開始看。




  “西元1184年4τν…號:

  今天天氣不錯,因為有點無聊,我跟兩位隨從一起去西方小島上閒晃。雖然我很φ%*……&π÷,χξ€……還是把他們兩個甩掉了。

  在島上,我遇見了一個奇怪的小男&※*…%……雖然他¤⊕µ……臉蛋也挺標致,但不知怎地卻有一對怪*ΞΩ………我給他取名叫亞瑟,挺不錯的名字吧?一聽就知道命名人的品味有多∞≠……

  後來,我們兩個一起消磨※¥*……直到夕陽……隨從發現我∮∵………



  ──看著紙張上模糊的字跡,我心想,要在一張擁有八百多年歷史的古董羊皮紙上看出什麼端倪,果然還是太強人所難了。何況裡面還錯字一堆呢,畢竟法蘭西斯哥哥那時是小孩子嘛。

  嘆氣,我把十二世紀的日記放回暗門裡,直接跳到十三世紀去。那時年代雖然也十分久遠,但至少難以辨認的部份少多了。



  “西元1239年6月18號:

  昨晚,亞瑟突然跑來我家,說要借住一個晚上。我本來以為他今早就走,但沒想到現在都深夜了他卻還在這裡。這個可惡的傢伙…不但霸佔哥哥我的床位,竟然連枕頭都拿去睡──那可是我專用的耶!

  氣死我了、哼!你這個小鬼就跟我的口水漬一起睡死去吧!反正那個破爛貨我才不稀罕,就當作我大發慈悲送你好了──笨亞瑟柯克蘭!”


  “西元1239年6◎§*

  今天一大早,我出發去村子裡的小店中買生活用品,因為亞瑟那傢伙似乎要住上好一陣子,所以必須買齊東西才行。

  上星期我的枕頭被他搶走了,本來以為他隔天就會還的,可沒想到那孩子竟然說什麼也不還,就連幫他買新的也不妥協──真搞不懂他腦袋在想什麼,就那麼喜歡哥哥我的味道嗎?

  算了算了,反正這點事情我才不屑跟他計較呢,我可是偉大輝煌的法蘭/西/帝國耶,施捨西方小島一個枕頭根本不算什麼……哼。

  總之,今晚我打算幫亞瑟煮一頓豐盛的晚餐,那孩子似乎很愛吃怪東西,希望能把他這種怪癖好糾正過來。

  當然,一點辣椒粉做報復是必要的。”


  “西元1239年11月5號:

  冬天了!

  最近溫度低的嚇人,雖然亞瑟那孩子一副什麼都不怕的樣子,但果然還是被冷到了,最近一直在發燒。

  竟然要高貴的哥哥我去照顧他……這孩子真是太囂張了!

   ##
  ####
   ##

  呃──上面那個汙點不是我打噴嚏的痕跡喔!我才不像亞瑟一樣會感冒呢!只有笨蛋才會*※¥……”


  “西元1239年11月9號:

  呃呃呃。

  我感冒了。

  討厭。”




  看到這裡,我突然發覺自己的哥哥很幼稚。真不敢想像法蘭西斯哥哥以前是這樣子呢。

  翻到隔年的地方,我打算繼續讀下去。但沒想到才一開頭,我就看見一份十分潦草的字跡……而且日期還是六個月之後。




  “西元1240年5月4號:

  可惡,今天威/爾/斯那傢伙竟然敢當眾欺負我弟弟……這群沒有教養的野蠻人!

  還有那個什麼蘇/格/蘭,要是下次再被我發現他們倆個欺負亞瑟的話,我絕對會要他們好看!”




  看來在這一段時間內發生了一些事……

  但當我翻到下一篇時,字體又變回去了。




  “西元1240年6月1號:

  今天到奧/地/利家去做客,晚上回家時,發現亞瑟那孩子坐在門邊等我。

  ……這個眉毛怪人有時候也挺可愛的嘛。”


  “西元1240年6月19號:

  最近收到許多朋友邀約,每天回到家後,我都累得說不出話了。但亞瑟好像不太喜歡我跟其他朋友出去玩,因為每次我回家後他總是悶悶不樂的,好像被拋棄的小狗一樣。

  ……不如下次把亞瑟介紹給匈/牙/利他們好了?”


  “西元1240年7月20號:

  今天亞瑟帶我去乘船,他們英/格/蘭人的馭船方式跟我們法蘭/西人截然不同,雖然粗魯卻也十分矯捷。

  然後我們中午時吃烤魚──我非常確定他的味覺沒救了。”


  “西元1240年8月5號:

  …………
  …………
  …………

  日記,我錯了,請忘記我五月時寫的那番話,那時我太沒察覺心了。

  好像是亞瑟一直在欺負他們兩個才對……蘇/格/蘭和威/爾/斯最近快被我弟弟搶光了,每天情況都很慘。

  願上帝保佑他們。

  ──還好亞瑟是我弟。”




  放下十三世紀的日記簿,我發現哥哥們從前的感情似乎比想像中還好──雖然同時也很蠢。他們在童年時看來都挺合諧的呀,怎麼會突然反目成仇的?

  為了節省時間──同時也省掉一大堆有關威/爾/斯和蘇/格/蘭的可憐記事──我決定直接翻到十四世紀,跳到他們兩個最著名的一場鬥毆事件中──百/年/戰爭去。




:::::::::::::::::::::::::::::




  “西元1339年7月11號:

  親愛的日記,請聽我訴苦。

  自從亞瑟莫名奇妙地搬回小島後,已經十幾年了,我卻依舊不知道他當初搬走的原因為何。我當時為了怕他想家,特地在海邊建別墅,但最後卻仍沒能挽留那孩子──

  怪了、是他一開始說要住進來的耶,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啊?

  總之,離他搬走後到現在已經十幾年了,兩年前他竟突然開始攻打我家,這真是不可理喻。

  我今天在海中央的拉鋸戰遇見他時,兩人又吵了一架。他帶著個愚蠢的水手帽向哥哥我叫囂,而我反罵回去了……不然怎麼辦呢?

  我問他說,你攻擊我的海軍幹麻,又問他為什麼搬走、還想挑起戰爭?沒想到他卻只是罵了我一串英文髒話(You’re such a slut是什麼意思啊?他每次都用這句話罵我)後,氣憤的扔下一個單字就跑了。

  他說,珍妮。

  親愛的日記啊,請問你能告訴我珍妮是誰嗎?我實在想不起來有人叫這個名字,更想不到這個人居然會代替我惹毛亞瑟……

  該不會是我那位“遠親的遠親的珍妮姑媽”吧?”


  “西元1343年2月9號:

  親愛的日記,又一段時間沒有翻開你了。

  最近我為了對付亞瑟,每天都睡不到八個小時……這對皮膚實在很不好。

  幾個月前,其實應該說是幾年前,亞瑟成功控制海權了,這害得我沒辦法跟其他國家做貿易,實在是困擾。可是我又不想對那個死眉毛屈服,所以只好任憑擺布了,真是氣死人──

  結果,我還是想不起來珍妮是誰耶。”


  “西元1349年1月2號:

  親愛的日記,我前幾天生病了。自從小時候得過一次感冒後,就再也沒有生過病,如今卻不幸中獎了。

  最近很流行一種東西,叫做“黑死病”,我現在就是得這個,每天都難過的要命。

  不過,聽說亞瑟也中獎了──哼,他活該啦。”


  “西元1354年12月7號:

  日記日記,我要告訴你一件大消息,今天亞瑟來我家玩了耶!

  很驚訝吧?畢竟我們前幾個月還在吵架嘛──

  最近,我們兩個人的病都好一些了(黑死病一流行就是三五年的,實在是很可怕哪),這害得哥哥我容貌變得很憔悴,今天早上見到亞瑟來敲門時,還緊張得不敢開門呢!

  不過,幸好他不介意我這模樣,啪一聲就進門了,我本來還以為會很尷尬呢。

  他說,他是來看看我近況如何的,還有他想提議無限期休戰,因為跟我打架實在很累。

  今天晚上他會住在我家,因為我們明天就要簽停戰協議書囉──這真是太棒了!

  希望明天不會下雨。

  【頁尾畫了一個笑臉。】”


  “西元1354年12月8號:

  噢…他x的死混帳英/國佬!”


  “西元1354年12月9號:

  還有那個見鬼的什麼珍妮──可惡!”


  “西元1354年12月10號:

  【這一頁只標上日期,還有一堆法式古語……我看不太懂當中的意思,但應該也是髒話。】”


  “西元1354年12月14號:

  日記,我必須誠實的說……哥哥我最近被徹底搞迷糊了。

  前幾天(那悲劇性的前幾天),正當我歡天喜地的要跟亞瑟簽停戰協議時,突然,他問我了那件事。

  沒錯,就是那個什麼珍妮的事。

  他問我,最近還有沒有跟珍妮見面?又問我應該沒有第二個珍妮了吧,我很誠實的告訴他說我不知道珍妮是誰,結果他竟然當場發飆了。

  “我真不可置信──你這該死的死法/蘭西種馬!”

  他竟然這樣罵我。

  那時,我完全被搞糊塗了,所以回他:“怎麼樣?我每天都換一個女人、哪記得那麼多名字啊!”

  結果停戰協議書就被亞瑟當場撕掉了。

  日記,請你告訴我,那個叫珍妮的女人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還是我遠親的遠親的姑媽真的做了什麼事?”


  “西元1354年12月22號:

  啊。

  難不成……其實是我無意間搶到亞瑟的女朋友了嗎?

  這應該不可能吧。

  可是,英/格/蘭人很多都叫珍妮……

  不會吧──?”




  從這裡開始,這本日記就變成空白的了。雖然賽/席/爾我平時跟法蘭西斯哥哥關係很好,卻從來沒聽過這段往事,更不知道他們當初開戰的原因,原來是為了一位陌生女人珍妮──這段三角戀情真是太令人震驚了!

  再繼續往後翻,這本日記每一頁都是空白的,讓我有點失望。但翻到一半時,我突然發現有一頁畫滿了女人畫像,而且每個都長得不一樣,甚至陸續發現幾張零星塗鴉,同樣是描繪女人的。

  仔細一看,每個相貌不同的女孩身旁,都用法文標了一串小字──“這會是珍妮嗎?”


  正當我急切的想找到下一篇日記時,樓下突然傳來呼喚,我緊張的把日記本塞回暗門裡。


  「小賽──下來吃午飯囉!」

  「呃、馬上就來──」


  TBC.


===============================

Talk:

囉唆解釋一:Bonjour everyone

根據wiki大神解釋,賽O爾小妹妹曾先後成為英法殖民地,其用語異常混亂,導致部分居民交談時──

……好啦我只是覺得這樣念起來很有趣(毆)


囉唆解釋二:“基爾伯特先生聽說做壞事、被家中禁足了”

對不起,我忍不住亂塞CPˇˇ
因為不知道太太們是不是除了某工口情侶外,其餘喜好CP也跟我一樣,所以在此對有可能被雷到的太太們說聲抱歉……(是說我自己也被親子分雷了Orz)

但是妻管嚴模式德O志真的好萌呀ˇˇˇˇ


囉唆解釋三:You’re such a slut

You are such這一部分太太應該可以解讀,至於slut嘛……

其實在某方面來說,就和那個bitch是差不多意思啦(掩面)

※更正:早上我打成sluper,真是抱歉|||b
雖然那樣講好像也ok啦… 但我們還是遵照字典來吧xD|||


囉唆解釋四:珍妮

因為之後會持續出現這個名字,所以先提醒一聲:珍妮是隱藏角呦ˇ

不過這位珍女士應該到番外才有可能出現……如果我有時間生番外的話(汗) 所以大家不用擔心,後面不會有大狗血劇情的啦ˇ

──只會有小狗血而已呦 X9(被揍)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