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網站包含部分NC-17 / R-18以上年齡限制內容,請詳閱文章開頭之分級標示,
     並且附帶YAOI、Slash、BL、Bromance、癿、耽美等相關詞彙之同義內容,
     若感心理不適或理念無法接受者,請自行斟酌閱讀與否,謝謝。


Title:之後

Fandom:Doctor Who(中譯:神秘博士、異世奇人、超時空奇俠...etc)

Pairing:Doctor / Master

Rank:PG

Summary:一切是如此安靜。


※警告:

 請確定您已經看完了Doctor Who最新影集"The End of Time"。 

※棄權聲明:

 我不擁有任何一位名字縮寫是DT的人,或是JS,甚至是MS──縱使我很想。
 而很可惜我並不是編劇,而且我的拙劣文筆也不足以撰寫出一個好後續…
 下面只有一片簡俗文字,以及像黏膠水般粗糙手法架構起來的一個不怎麼漂亮的AU,
 希望各位不會介意。

 這是敘述Master消失於白光裡後,腦海內再也沒有出現某種聲音的片段。

 碎嘴到這裡為止,下面是正文 =)

====





  【之後】


  一切是如此安靜。



  就像琴弦於弓下斷了線。鐵片還沒敲擊前先沒入冷水。溺水的求救聲被封在波紋之下一樣,一切是如此安靜。

  事實上,他並非喪失聽力。他還是可以聽見戰火交鋒的吵雜、星球炸裂的激昂撕鳴,以及族人掩埋在鮮血四濺後的低語。他甚至能聽見遠方Dalek即將降落,那冷酷的機械運作聲伴隨著一句句“Exterminate”不停敲擊著耳膜,自天空翳散。


  但他知道,無論星球炸不炸裂、Dalek降不降落,這一切都與他沒關係。

  他不屬於這裡。



  一切是如此安靜。



  雖然饑餓感幾乎要吞噬所有思考能力,但他仍記得最後閉上雙眼之前,唯一向他襲來的不是Rassilon的金屬手套鋒芒,也不是上膛在手槍中的錫製子彈。而是一陣強光,一陣亮得足以包裹所有虛無的強光。

  那個連結著廣闊時空漩渦的強光。


  那個光芒在一陣短暫卻又漫長的時空傳送折磨後,粗魯地把他拖至Time War中,拖至那個他本該無緣見最後一面的星球上,那本該永遠封鎖的那一天。Gallifrey殞落的日子。

  於是他看著腥紅天空在眼前被撕裂、而後破碎,死亡聲四起。哀號或近或遠,而他倒在泛著血光的草皮上,見Rassilon屍體倒在身旁。而他就宛如是層層時光中被意外覆蓋的一個小錯誤,穿越了時之鎖的束縛,來到這裡。 



  
一切是如此安靜。



  然而縱使吞沒了60億人身心,那份飢渴也無法獲得滿足。如今空虛感擴張到無比強烈,在他用僅剩的力量攻擊Rassilon後更是明顯。胃在抽疼、骨骼在磨抵、神經末梢在燃燒,一如周遭陷入火海中的Gallifrey一樣,他的神智正一點一滴被摧毀,卻無能為力。


  有那麼一瞬間,他看著身旁戰火綿延,忍不住笑了。他知道自己的體力無法撐過這一天,甚至無法撐過一個小時,畢竟早在Lucy二度背叛他的那一剎那,事情就徹底失去控制。然而,比起死在那既醜陋又污穢的地球上,殞落的家鄉或許可以成為最好的終結點。於是他仰躺在草地上,任由那混著不知名屍血的紅土映襯自己,而後閉上雙眼,等待終曲落幕。


  然而,他太低估時之鎖該有的洞察力。

  在還沒感受到天空塌陷以前,他已被時間迅速扔出Time War之外,剔除這個不該存在的錯誤。又一次,他落入時空漩渦中,白光吞噬一切,而那份徹底撕裂身體的疼痛,幾乎讓他吼叫出聲。

  半刻後他已經身處虛無之中、漂浮於星子之間。他被丟進宇宙裡,一如他本該得到的後果。

  既站在Gallifrey之上,卻又不在Gallifrey。空間錯誤導致的結果就是漂浮於Gallifrey本該座落的地方,卻在Time War結束後的時空裡。那時星球早消失為塵灰,只剩下無盡空虛,以及現正漂浮於上的他。



  一切是如此安靜。



  記得不久以前,當他還是地球總統Saxon時,他曾因一時無聊,叫那幫愚蠢子民設計各種實驗。那時候,有個實驗是要測試各種生物在真空中存活的時間長度,以研發死刑條例。

  如今,他想不起來任何實驗結果。因為他從沒試著把Timelord這個種族放進程序裡過。他漂浮在一個曾擁有巨大意義、如今卻只剩空虛的座標當中,等待死亡到來。而每秒都是茫然。

  他的骨骼於漆黑宇宙中發出陣陣藍光,閃爍猙獰。他的肌肉每分每吋都在疼痛,一如碎裂的白點星。


  就在那如此靜溢的當下,某種呼嘯聲響起。


  宛如強風席捲,卻又低迴神秘。他聽見那個聲音作響於額前不遠處,而後木板撞擊伴隨著咿啞聲出現,粗魯又急躁。

  什麼東西、又或是什麼人抱起了他,並且將他拖曳進門。他的手骨敲到鐵製金屬桿、肩膀撞上生硬樓梯階,而後,被人扔在了某種網格狀金屬地板上方。對方正喘著氣。

  接著他的袖子突然被掀開來,一種針狀物的觸感精準地插進靜脈裡。不知名液體導入血管中,神奇的壓抑住饑餓。虛弱漸退,宛若破冰。


  他的骨骼不再閃爍藍光,刺疼傾刻消退。

  他聽見耳際邊有低語。

  像是某種呼喚,卻又更近似於夢囈,那字句被蒙上霧紗,只能勉強補捉到音調。但縱使如此,那聲音還是瞬間充滿了他、就如同過往深植於腦海的鼓聲一樣,溢滿四隻百骸,隨著注射液一起擴散。

  他不認得這個聲音,卻又如此熟悉。

  掙扎著睜開眼,在幾個恍惚的片斷影像之後,他對準焦距,朝身旁看去。一位陌生男子跪坐於手邊,揚起嘴角衝著他微笑,弧度詭異的金髮捲於耳側,看來意外地可笑。

  由於手指被男子握住,在空中降至冰點的肌膚此刻正在回溫。在自己還來不及反應之前,那個男人突然提起一把老舊音速起子,接著按下燈光鈕朝他瞳孔照去。瞬間藍光壟罩雙眼,就像世界陷入深海之中一樣,幽冥且虛幻。

  放下音速起子,陌生人對瞳孔反應似乎很高興。那充滿熟悉卻又未知的茶色虹膜盯著他,彷彿當中有火焰在燃燒,而火種幾乎要透過視線竄燒進他眼裡一樣,既炙熱又迫切。

  他聽見男人再度開口,這次聲音比剛剛更雀躍了一些,並且清晰許多。

  他聽見那個人說:嗨,Master


  ──瞬間,萬物都在屏息。


  那刻,他終於理解對方是誰,冰凍的思考能力重回腦中,而自己的手指則為答案輕顫。他怎麼會不記得他是誰?他怎麼會。那個縱使重生過多少次,換過多少次髮色、換過多少次個性,他也絕對不會輕易忘卻的人。

  ──那個除了鼓聲之外,唯一一個長存在他心中九百多年的音節。


  他聽見自己啞著嗓子喊道,Doctor

  
而後,萬物回歸喧囂,餘音不復存在。



  一切是如此安靜。


Fin.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rtr8888
  • Doctor和Master真的是一對虐到不行的配對呀!!!




  • 的確呀...
    不但第三季結尾時很虐(倒在Dr懷裡嚥氣那一幕看得我都哭了...)
    最新的EOT裡也是、為什麼不讓有情人終成眷屬呢?萬惡的編劇 T___T..

    現在再看到JS與DT在的DW裡的截圖,都讓我好難過,
    希望下一代DM會幸福一點 O___Q...


    Hover* 於 2010/02/06 20:38 回覆

  • trtr8888
  • 下一代的DM....
    老實說我應該是只喜歡,
    十代的Doctor配Master XD
    因為演出他們的兩個人真的都很可愛又很帥XD

  • 我之前也是只喜歡10th與JS!Master,不過翻過前幾代Master的影集之後...突然發現以前的版本也挺可愛的 xD

    但當然,目前最喜歡的還是JS!Master了。基本上,他可以算是我內心第一名的嫁喔(笑)

    至於Doctor嘛... 其實我9th與10th都很喜歡,不過要論萌度的話,當然還是跟JS!Master打得火熱的10th最萌了 xDDDDD

    Hover* 於 2010/02/07 23: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