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網站包含部分NC-17 / R-18以上年齡限制內容,請詳閱文章開頭之分級標示,
     並且附帶YAOI、Slash、BL、Bromance、癿、耽美等相關詞彙之同義內容,
     若感心理不適或理念無法接受者,請自行斟酌閱讀與否,謝謝。


Title:
謬論:溺水

Fandom:Hetalia Axis Powers

Pairing:Arthur / Francis  

Rank:PG-13

Summary:略為提及百/年/戰爭。內容沉重注意。






  【溺水】


  當他把法蘭西斯從水中拖起來時,呼吸已經斷氣了超過二十秒。塞納河太過廣闊,以至於亞瑟縱使泳技再了得,也無法在強韌的水流中把一位身高一百七十多公分的男子給迅速拉上岸。

  回到陸地上後,亞瑟先用手把衣襬擰乾,才走到法蘭西斯身邊去查看狀況。那人仰躺在草地上靜止不動的樣子宛如海豚擱淺在沙灘一般不真實,身形在烈日高照下顯得格外蒼白脆弱。

  亞瑟不禁回想起最後一次和法蘭西斯在河邊遊玩時的記憶。那已經是數十年前的事了,那時他們都還年輕、衝動又好玩,彼此都生氣蓬勃而且才不會笨到讓自己在河裡溺水。他們甚至可以單純為了捉條魚而彼此戲弄一個早上。最後總是沒見到魚的蹤影。

  而現在,他們在這裡。一個人滿身是水、狼狽得像剛從河底爬起一樣、另一個人則是更乾脆的連意識都留在水中了。他猜想法蘭西斯是不是不會再醒過來,就像所有正常人一樣、生命脆弱得像個劣質水晶一壓就碎,然後迎接那些人最終都會面對的事情:死亡。


  不。不可能。亞瑟雖然心煩意亂,但還不致於荒謬到那種地步。


  孤站幾秒後,亞瑟決定坐下。雖然靠在法蘭西斯身邊等待並不是什麼好主意,但至少當對方又活過來時,他能就近在第一刻阻止那人再度跳下去。

  而正如他所想,在失去呼吸快要邁入第三分鐘時,身邊猛地傳來一陣咳嗽。亞瑟轉頭,不意外地看見法蘭西斯向前坐起大口呼吸,肺部積水被斷斷續續咳掉,抽氣聲聽起來驚心動魄。

  待咳嗽和緩後,法蘭西斯很快就發現亞瑟坐在他旁邊。頓時毫無防備的身子緊繃起來,眼神也轉換成警戒。法蘭西斯很快就理解到方才事情是如何發展的。跟他期望的完全不一樣。


  「……你該讓我溺死在那裡的。」

  這是法蘭西斯醒來後第一句話。伴隨著溫度過低引起的顫抖。


  「別傻了,」亞瑟垂下眼瞼,別開視線,對這絲毫不感激的語氣感到麻木。「你才不會死。你只會重複溺水然後斷氣,直到自己受夠了爬上來為止。這跟我一開始就把你拖上來有什麼不一樣?」

  法蘭西斯悶哼,語調帶著全然的不屑。

  「這當然不一樣。與其被你救上來,我還不如在水裡痛苦著。你這個膽小鬼、輸不起的傢伙,只會靠手段把人逼上絕境,最好一輩子感到愧疚……」

  正如亞瑟在把人撈上岸時所料想的一樣,法蘭西斯醒來後開始肆無忌憚的怒罵他。或著更準確的來說,是咒罵。然後也如同他接下來的預料一樣,在毫無用處的一陣叫囂過去後,滿身濕透又情緒不穩的法蘭西斯終究忍不住開始哽咽,原本就處於崩潰邊緣的情緒頓時潰堤。他邊哭邊罵著、語調充滿鼻音,淚水滑落在原本就充滿水漬的臉上、透明得看不清形狀。亞瑟在心裡猜測那個字什麼時候才會被說出口。

  「你這該死的混蛋…為什麼……」

  法蘭西斯只說到這裡就停住了,原因是因為無法克制聲調顫抖。另一個說不下去的原因則是因為剩下的句子太過怵目驚心,他無法就這樣輕易說出來。

  亞瑟依然向前望著河面與天空的交界。他不是不肯看向法蘭西斯,而是沒有勇氣這麼做。一旦回想起今天早上發生的種種:焦屍被處理成碎片,灑進塞納河平穩深沉的河水裡,法蘭西斯被士兵強行架在外面觀看這一切,他沒有阻止暴行……這些事就讓足以亞瑟罪惡到喪失了原有的強硬。

  而在那之後的事情也正如同幾分鐘前當他躍進河水時腦中滑過的種種畫面一般令人措手不及。法蘭西斯在士兵離開後便立刻跳進河裡追隨少女破碎的蹤影、而他在察覺後也同樣跳下去追隨那人破碎的理智。一陣混亂之後,他們倆個都沒有追回想追回的東西。這結果對亞瑟來說並不意外,畢竟他知道他們早就喪失了挽回一切的時機。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是他自己一次又一次親手毀了那些機會。


  然而在亞瑟的記憶中,法蘭西斯與他總是笑著在河邊玩水的,縱使魚群被水花嚇跑了也不介意。法蘭西斯會認真束起長髮迎戰,亞瑟則會邊抱怨午餐沒有著落、邊揚起嘴角潑水反擊。氣氛從來沒有一次如此沉重過。

  每當回想起這些往事,亞瑟就覺得他們那時一定是不小心把純真與笑容遺落在水裡了。回憶太過美好,而美好太難維持。河床底部的黑泥把他們的過往靜靜覆住,而後從中汲取養分,度過數十年光陰後,扶生出一朵朵充滿糾結與傷痛的雨久花。

  閉上眼,亞瑟幾乎可以看見那天夕陽西下時,法蘭西斯站在水邊對他露出的笑容是多麼燦爛。但同時,他也可以清楚看見那個身影幾分鐘前消失在廣闊水紋中時是多麼無助。無助得令他心疼萬分。

  然後在睜開眼前,亞瑟聽見法蘭西斯終於勉強停下抽泣,用盡全身力氣說出那個句子。那個他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聽到的字。

  而現在,亞瑟不在乎了。此刻才說恨不恨早已無關痛癢。就在方才水流即將帶走法蘭西斯的那一刻,他的內心也同時被波濤捲走了所有境地。


Fin.



÷÷÷÷÷÷÷÷÷÷÷÷÷÷÷÷÷÷÷÷÷÷÷÷÷÷÷÷

Talk:

  這是突發系列謬論裡的一篇,是我昨天在寫手續單(?)時腦中突然跳出的片段之ㄧ。不過這系列內容不會連貫(我的腦袋接軌斷斷續續的囧"),請當成是普通短篇就好。因為內容大多都很鬱悶又詭異(就像這篇一樣)…我怕大家看了會想砸螢幕,所以可能不會寫太多其他的Orz

  鮮網依舊連不上去,網頁不停耍傲嬌根本是犯規嘛 TAT /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黑巧
  • 果然守著這裡是有收穫的QwQ!!!
    鮮網的傲嬌我不能再多說什麼(拍肩

    看見不斷重複溺水然後斷氣那句時忽然被打動了
    不知道為什麼XD''

    期待這系列:D

  • 昨天終於趁幫人處理資料時借了電腦登上鮮網,
    看到介面改變那麼多讓我瞬間有種進入異次元的錯覺 |||b
    斷氣那句其實算是整篇的重點呢,黑巧一次就找到核心真是厲害>3<//
    不過在這一篇裡設定不明顯,還是要到其他篇才比較看得出來謬論的主旨...

    總之謝謝你的期待,偶會加油的OwQ /

    Hover* 於 2010/08/05 07:34 回覆

  • 絕對不乖
  • 嗚呼呼(浮出水面)更了更了
    這篇跟之前那篇洗白的百戰真的完全是兩個世界啊
    以前看過為了貞德死崩潰的葛格幾乎都是跟亞瑟打成一片
    這篇居然是跳河,哥哥啊,你這樣我會心疼啊(你誰啊

    不過哥哥跳和溺死不了也挺慘的,如果沒人阻止就會在水裡一下溺一下活(囧
    結果哥哥悲傷的那句話還是沒寫出來(沒寫出來好像比較好=3=
    還是有點不習慣這種悲傷的文Q︿Q(擦淚

    去看黑巧本hover大的插花來中和一下好了(滾走
    請加油更哦=ˇ=(揮手

  • 啊啊說到那篇插花... 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羞呢(捂臉)
    我是昨天收到黑巧的通販本的,開頭互相思念的英法真是有夠美好啊 T v T /

    回歸正題,有關葛格那句沒寫出來的話,
    其實我一開始構想時,甚至連他會說話的橋段都沒有呢(遠目)

    最初的構想是,想描寫從水底看著世界、沉淪死亡的感覺,
    但後來發現那太虛幻而且很難結尾,所以改掉了(汗)
    之後想說寫葛格被救上來後倒在亞瑟懷裡痛哭的場景好了,
    但那樣好像很OOC....(剛失去少女就抱著敵人大哭這樣?)
    左思右想一番後,才最終迸出了現在的這個結尾~

    但我好像天生就不太適合寫糾結的東西呢(很不會掌握情緒收放XD")
    本來希望讀完的人會有揪心感,但後來寫完後自己讀一遍也都只感覺到鬱悶而已,
    果然想當後媽不是簡單的事...我超佩服那種只靠幾個字就能把人虐得死去活來的作者(笑)

    然後謝謝你一直以來的支持喔,我會加油的>ˇ< /
    也謝謝你加我mero好友ˇ 看到你也在玩讓我很驚訝呢XDD

    Hover* 於 2010/08/16 04: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