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網站包含部分NC-17 / R-18以上年齡限制內容,請詳閱文章開頭之分級標示,
     並且附帶YAOI、Slash、BL、Bromance、癿、耽美等相關詞彙之同義內容,
     若感心理不適或理念無法接受者,請自行斟酌閱讀與否,謝謝。


Title:缺陷

Fandom:BBC Sherlock 2010(中譯:神探夏洛克、新世紀福爾摩斯)

Pairing:Holmes / Watson  

Rank:PG

Summary:他的John不打算說出那份缺陷。不打算告訴

 

Warning:Sherlock視角、未完待續、苦悶




  【缺陷】


  一直以來,Sherlock自認在推理領域是十分優異的。他能透過微小環節觀察案件全貌,透過微量跡證知曉前因後果,他能單從一個人如何推動門把而得知性向、或由叉子握法看出家庭和睦。但Sherlock並不因此而自滿,驕傲是種既無用又矇蔽視野的情緒,而他從不讓情感主宰自己。

  「只是普通人太過無知,」那天,Sherlock第一次遇見Donavon警官時,他是這麼對一臉震驚地她說的:「而恰好我沒那麼無知去遺漏真理。」

  隨後他微揚左嘴角,拉攏大衣,離開案發現場。


  那夜他在十分鐘內偵破了警界耗費十天的案子。也就是那一夜,Sherlock Holmes這名號迅速傳遍蘇格蘭場。事後有次John與Donavon聊天時,Sherlock從遠處聽見警官對醫生嘲諷道:「我從那天開始就看那怪胎不順眼。」而Sherlock眼神緊盯後者,在看見醫生露出莞爾微笑、替他辯白後,心情愉悅地將視線轉回屍體上。

  除了知道自己對推理很在行之外,Sherlock也知道自己擁有絕佳的領悟能力。如果有心,他相信自己能夠知曉一切、且遠比一般人迅速。他曾花四天學習法語,一星期後與法國警方聯手偵破國際販毒案件。曾用兩週週末鑽研醫學知識,事後在巴茲實驗室做屍檢時被專業法醫讚嘆。他甚至還在電訊公司維修部門實習過半天,往後當他手機出狀況時,再也不必送修。

  然而還是有許多東西Sherlock不能輕易理解的,特別是情感層面。關於這一點他必需承認,縱使很不想這麼說──但Mycroft在情感掌握上的確略高一籌。

  「還在用你的小手段操縱亞洲經濟聯盟嗎?」有次Mycroft在令人厭煩的星期二下午來訪時,Sherlock如此諷刺道。他那西裝外套愈來愈緊繃的哥哥搖搖頭,用手指轉動雨傘炳:「Sherlock、Sherlock,告訴過你了,那不是操控。只是一群老朋友聚起來敘舊、活絡友情,你知道的。」

  Sherlock冷哼一聲,伸手去拿弓弦,「人類對群體生活的本能需求所衍生出的心理依賴。無趣。」

  Mycroft微笑,擺出那副Sherlock最討厭的兄長包容模樣,「放心,Sherlock,我相信你總有一天會懂的。別對自己失望。」


  他才沒有對自己失望,他只是對世人失望。


  然縱使Sherlock討厭輸給Mycroft,但事實是,他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有關“愛”這門學問。那是弱者特有的印記,而他從不明白Mycroft為何擁抱軟弱。他甚至有些為此生兄長的氣,畢竟“愛”在洞悉事理上毫無用武之地。

  曾經Sherlock這麼想過:他只能領悟具有科學性的事物,而情感不能以科學而論、故無法領會。這便是他在此領域輸給Mycroft的原因,因為腦袋過分具有邏輯性。愛並不像化學藥劑或屍斑能用肉眼看見,也難以透過物理實驗釐清特性,根源上就是一種矛盾。而矛盾絕不被邏輯所接受。

  “人類的情感處理中樞有先天性缺陷”,這個說法是在眾多對愛的解釋當中,Sherlock最為滿意的一種。他很顯然是克服了那種缺陷,這也能合理解釋他為什麼比平常人聰明:因為將大腦區塊用在更多更正確的地方。然而世人很顯然不這麼想。當他第一次對家人提出高論時,他們立刻把他送去看心理醫師。

  「反社會人格。」那名現今已作古的中年醫生當時一臉溫文儒雅的對他說,雙手輕輕交疊在看診台上。「不過,貴子尚未超過18歲,心理成熟度有待商榷。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醫生將另一份有關智能及行為評估的報告放到桌上,「無論是不是反社會人格,他的智能程度都出乎尋常的優異。」

  此後每當別人試圖對Sherlock大吼時,他都用這個一般人普遍能理解的簡易說法解釋:「我有高功能反社會人格。」

  但Sherlock一直知道,其實真正病的不是他,而是這些被情感矇蔽可憐的盲徒們。


  然縱使Sherlock對愛的需求進乎冷漠,可在其餘情緒上,Sherlock還是多少有殘留的。其中最為明顯的一項,就是孤獨。

  沒有人與他一同分享高速運轉的思維,沒有人讚賞他精湛無誤的推理,Sherlock在每次偵破案件的激情湧退之後都感到空虛。這份僅存的情緒缺陷令他感到無比煩悶,甚至還為此沉溺毒癮、與頭骨辯論。

  然而,在‘10年秋末,某位跛腳軍醫於下午午餐時間剛結束時走進巴茲實驗室大門,也就是在那之後,他的孤寂瞬間找到了正當紓解管道。

  「這真是太令人讚嘆了!」

  每當醫生瞪大眼睛、嘴角掛著真誠的微笑對他說話時,Sherlock都感覺到原來世人並不是真的那麼令人失望。

  「這還只是小菜一碟呢。」他朝醫生勾起左嘴角,隨後一次又一次在Lestrade帶領下走進案發現場。將自己的才華展現給這唯一的忠實追隨者觀看。

  後來,他們迅速成為室友暨同伴,以一種無論是平常人或Sherlock都驚訝的交往速度。但話雖如此,並不代表Sherlock就對John毫無埋怨──事實上,在眾多常人標準裡,John還排不上Sherlock最喜歡的那幾種。John平凡、中庸、個子矮小、年齡略長,且思考速度慢(雖然跟Anderson比起來快得像歐洲之星*一樣),哪怕這些話會惹惱醫生並換來整天未回覆簡訊,卻是不爭的事實。

  不過這些特質在Sherlock眼裡還不算太難忍受,最令他煩惱的,是John擁有同樣的情緒處理缺陷──是的,John相信

  「我已經可以想像二十年後會有什麼光景了。」從停屍間回來的那天下午,John全身陷在沙發椅裡,又一次為Sherlock欺負Molly感到惋惜,「我會每星期都杵著柺杖來探望你,而你則會邊對我抱怨人類是多麼無知、邊嘲諷我跟我老婆的婚姻,就像你現在如何嘲笑那些約會對象一樣。」醫生頓了頓,接著嘆息道:「Sherlock,你真該學習如何接受他人、或至少別明目張膽的傷害他們。那樣對你不會有好處的。」

  「也許二十年後你還住在貝克街,John,」Sherlock指間於琴弦游移,「別對Sarah抱持過多信心。而且我的確在學習接受別人,你就是例子。」

  John微笑,原先無奈的語氣轉換為寵溺,「我會把這當作是你希望我留下來的恭維,社交障礙先生。」

  撥絃聲在客廳輕輕響起,「不,dear John,那是高功能反社會人格。」


:::::::::::::::

註解(*)

歐洲之星:行駛於英法海底隧道,往來St.Pancras到Gare due Nord之間的高速火車,每小時時速高達300公里。從倫敦至巴黎只需不到3小時。

:::::::::::::::



Chap. 2


  不得不說,John對於情感的追求幾乎是飛蛾撲火性的,或至少在Sherlock眼中看來是如此。急於認識異性、急於進行約會、急於睡在那永遠不會變成床的沙發上。或許在正常世界中尋找愛情軌跡是首要目標,可在Sherlock心中,那簡直是浪費生命。

  「今晚我會住在外面,你要記得好好吃飯。」出門前John總習慣再三叮嚀,而Sherlock也總是不予理會,特別當他沉迷於案件中時。「Sherlock,你聽見我說話了沒?」John站在門口叮嚀他,但從那角度看不見Sherlock。他拿起手機打字,幾秒後一條簡訊在出現在John口袋中。

  “七點幫我叫外賣。 S.H. ”

  「你──」John立刻往沙發靠近想理論,但在看見他手臂上黏著兩片尼古丁貼片後又停下來,「…好吧,但你要記得起來付錢,別忘了!」

  下樓聲漸行漸遠,Sherlock閉上眼睛,任憑自己倒回思緒裡。

  一直以來,他的醫生都是這麼平凡無奇。Sherlock不是吹毛求疵,但既然當同居人這麼久了,John理當學習到一些事理。像正常人一樣找工作、購物、談戀愛與外宿,這些頻率多得令Sherlock有些失望。

  都是些往外跑的雜事。Sherlock想。還不如兩人坐在客廳分析案件來得有趣些。

  然而Sherlock沒有察覺的是,他的醫生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平凡。縱使John忠實堅定、機警勇敢且溫和待人,但卻不是對Sherlock完全坦誠,特別是在某些極其隱密的心思上。

  事後,每當Sherlock回想起這段日子,他都為自己如此放鬆戒心感到懊惱。如果他多思考一點有關動機的推理,而不是把目光放在衣服摺痕上得知John又睡了哪塊沙發,事情不會演變至那種地步。

  在John那些充滿真誠及崇羨的目光之後,他是徹徹底底被慣壞了。


  「John,你和Sherlock最近沒發生什麼事吧?」

  星期四下午,John又與Hudson太太坐在一起喝下午茶。這位被Sherlock拖著東奔西跑而慣性失業的可憐醫生在房東太太長期攻勢下已被馴養得十分妥當。每當電視一轉開、聽見聲響的John就會乖乖坐定在木椅上等著吃茶點,而Hudson太太則會像那位從沒出生過的兒子終於懂得回老家一樣,面色欣慰又樂不可支。

  「你最近經常外宿,不會是小倆口吵架了?」Hudson太太補上一句,讓嘴上還沾著餅乾屑的John停下動作。雖然Hudson太太總愛開他們的小玩笑、他們也從一開始的不適應漸漸演變到應對流暢,但那充滿真摯關懷的語氣還是讓醫生瞬間動搖了。

  那時Sherlock正邊傳簡訊邊走下樓梯,無意間注意到這段對話,他聽見John有點受寵若驚的說:「我們?不、Hudson太太,我和Sherlock不是那種……」

  ──假象

  Sherlock默默分析說話語調,手指也停下動作。雖然內容沒有問題,可醫生的聲音卻比平常僵硬許多。理智包裝下的情緒假象,他想,同時玩味John到底隱瞞著什麼。

  瞬間,有數種理由擠進腦中,但都不算完美。John欺騙Hudson太太的原因:利益,名聲,受脅,同居問題,感情糾紛,傷殘心理,壓力失調,策劃某事,情緒壓抑。

  前三項不可能,John對名利向來不追求,而全英國最具威脅性的Mycroft都談不動他、更別提他人。至於同居生活John可說是適應得十分良好,與Sarah的感情進展也沒出簍子,心理殘疾在遇上Sherlock後改善許多、壓力失調則是……失業的確是種慢性壓力,保留。

  策劃某事幾乎不可能。以John的功力而言,縱使Sherlock對他大幅降低警戒心,可基本上還是能觀察出蛛絲馬跡。至於情緒壓抑,Sherlock想不出John有什麼好壓抑的,他早已對Sarah告白,與Harry言合也頗有進展,近期人際關係可說是毫無問題,甚至可謂完好。

  不過Sherlock不想過分肯定,畢竟這位軍醫偶爾會做出超乎意料之外的舉動。他留下同居問題及情緒因素等幾項可能性進一步思考,並決定透過日常相處暗中觀察可疑之處。

  這就像在一只密不透風的盒子上鑽小洞,裡頭流出的謎題氣味只要讓Sherlock捕捉到一次就絕不放過。雖然John看似只埋了個很小的盒子,可Sherlock從不排拒任何拆禮物的機會。他只要找到謎題,就會不顧一切解開它。

  於是他開始觀察John,透過簡訊、日常對談、行為模式分析與一兩次跟蹤。「反社會人格的特徵包括道德感缺失,」當年那位心理醫師這麼說道:「因此在進行不道德行為時不會感到罪惡,相反的、患者很可能樂在其中,這點請家屬多加注意。」

  Sherlock不同意沒有良知這點──他縱使道德觀比常人稀薄、可多少還是存在。至於其他部分,那醫生說對了一件事:他的確對這類行為樂在其中。跟蹤向來都是好消遣。

  而John縱使平凡無奇,卻總能抓住Sherlock那麼一點興味。看著醫生明明說要去Sarah家,最後卻走進打工醫院,Sherlock笑容漸顯臉上,開始期待第二天醫生會變出何種說詞。

  然而第二天John回到貝克街時,Sherlock必須承認,他對醫生十分驚訝。John身上充滿在沙發就寢的跡象,袖口與肩膀也有大量去過Sarah家的證據,可是他十分確定John直到晚上十一點前都未曾離開醫院。


  “Sherlock,外送人員又打電話過來了,說你今天也不在家、還讓Hudson太太墊錢,這是怎麼回事? J.W. ”

  昨天晚上八點收到這簡訊時,Sherlock正坐在醫院後門喝咖啡,他毫不遲疑地回覆簡訊。

  “案件有進展,在外。 S.H. ”

  三分鐘後John又送簡訊過來。“那好吧,但記得回去還錢給Hudson太太。還有今晚我會待在Sarah家,明天下午才回去,在那之前你可別餓暈了。”

  Sherlock一直坐到深夜十一點多、確定John今晚不會離開醫院才返家。他推測他的醫生會睡在空病床上、回來時衣服沾滿消毒水味,但現在證據卻顯示是Sarah的小碎花沙發。

  Sherlock收回前言。John並不平凡無奇,一點也不。


  不過這與現實相差甚遠的推斷並不怎麼煩擾Sherlock,他還是能透過重新推論得知後況。John昨晚的確睡在醫院,但不是病床而是休息區座椅上,因此才能和之後的沙發摺痕巧妙交疊。之後他大約早上七點造訪Sarah家,又在沙發上補眠。消毒水味被Sarah的室內芳香劑掩蓋住,那濃厚的茉莉花香要不突出都難。事後John在Sarah家自行吃午餐,時間大約是一小時…不,兩小時前,正好中午時分。因此那其實不是午餐,而是早餐。

  很恰好地掩蓋了表層證據,Sherlock想。要不是他跟蹤過John,大概只會瞥一眼衣領然後繼續嘲諷睡沙發的事。很顯然John在當上他同居人後的確學到了一點皮毛,而且還利用妥當。聰明的學徒。

  但這就像在沉睡的獅子面前擺手挑釁。一旦Sherlock睜開了眼,絕不會留下一分機會給這只獵物逃脫。他開始回想John有多少次利用這種時間差隱瞞Sherlock,推斷出的結果是至少持續兩週。這同時也代表自己對John的警覺鬆懈已超過半個月,他不敢相信自己犯下這種失誤。

  既然已得知犯案過程,接著就是找出核心動機。Sherlock在一秒內想到的首要動機是:John想搬出221B,並以戀情發展良好當作幌子。但這個推論他不是很滿意,而且大家都知道John有多麼喜愛與Hudson太太喝下午茶,不可能私下計畫搬走。第二個推斷則是:John值深夜班,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可是這也說不上合理,因為他早就知道John是打零工的、時常找冷門時段掙錢。於是剩下第三個推斷:John捏造與Sarah的戀情進展,為了隱瞞更多事。


  「又解出什麼案子了,Sherlock?」返家後John就一直坐在電腦後寫Blog,但Sherlock那股炙熱視線使他一再分心、最終抬起頭關切道:「你看來心情挺不錯,想描述給我聽嗎?」

  「不,John。沒什麼好說的。」Sherlock雙手疊合、淡淡微笑,那弧度既優雅又充滿危險。

  「──說實話,我現在一點頭緒也沒有。」


:::::::::::::::



Chap. 3


  雖然Sherlock對愛的態度幾乎是摒棄,但從另一層面來說,他卻很喜歡那些為愛衝動的人們。愛或許在洞悉事理上十分無用,卻是不可多得的犯罪動機,甚至在倫敦警局的統計網站上,除去意外及自殺等因素,他殺起因的前三名也分別是:利益,復仇及情殺。

  而或許愛情在犯案動機上只佔了第三名,其強烈程度卻遠遠超過前兩項。Sherlock見過太多臨時起意的天才犯罪了,情殺往往不是無聊透頂就是聰明絕頂。這也使得他經常情緒大起大落,前一秒才以為是不可多得的案件,下一秒就看見破綻大剌剌地躺在屍體旁。又或正以為案件要草草了結時,突然謎點遍佈現場、等著他一一拆解。

  因此當Lestrade告訴Sherlock這個月發生第一起雙屍案時,有那麼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中了大獎。但在枯燥乏味的調查結束後,事實證明:那對情侶只是傻得天理不容。

  這讓Sherlock不禁想起半年前那次白俄羅斯之旅。雖然只過了六個月,感覺卻像六年。枯燥生活拖長他對回憶的距離感,那場旅行也糟糕到連回想起來都像陳年往事。

  不過,在拒絕那連文法都兜不攏的小子之後,倒是發生過幾件趣事。是的,Moriarty的現身曾令他精神抖擻過一陣子。但很可惜這也只是曇花一現,最後主謀逃了、日子回歸安寧,腦袋像拔了記憶體的主機般委靡不振。

  他只是想要一點樂子。一點讓他腦袋不會像薩哈啦沙漠般荒涼的樂子。而很顯然這個要求在六月中的倫敦是種奢侈,甚至連Mycroft都閒得三天兩頭找上門、彷彿日子還不夠煩悶一樣。

  「Sherlock,我很高興你不再折磨這間公寓了。那些彈孔讓Hudson太太很傷神。」

  當Mycroft第三度以這種關懷話題作為本週拜訪語時,Sherlock終於受不了地將頭向後一仰。他本月接見Mycroft的額度早已用盡,日本大選真該延長選期。「要不是John把手槍沒收了,我很樂意試試人型靶子。」他回應道。

  Mycroft笑容瞬間僵在臉上,但語氣仍不失風度,「媽咪聽到你這麼說會很傷心。」

  他嘴角一扯,露出一個不怎麼禮貌的冷笑,「她也很少開心過。」

  這下Mycroft的笑容徹底消失了,他知道這位英國情報局頭子什麼都不動怒,就是厭惡別人諷刺家人。而現在這裡出現了一位不怕死的提話者,身分還是他親弟弟,Sherlock在心裡暗想:要怎樣才能從Mycroft身上鬧出好樂子?

  然而正當他估計Mycroft就要大發雷霆時,門口突然出現了礙事者。不,也不能說是礙事者,因為那是剛買回晚餐的John、一個比惹惱Mycroft更為有趣的人物。那麼一瞬間,Sherlock為自己感到有點悲哀,他的日子竟無聊得只剩挑釁兄長和欺負醫生可以做了。

  「呃,嗨。」John顯然是被這劍拔弩張的氣氛給嚇到,愣了整整十秒才回神。他先向Mycroft打招呼,接著才轉過頭,朝Sherlock露出帶點歉意的表情,「中餐館今天沒開,我換成通心粉,沒關係吧?」

  Sherlock點頭。他早在John進門時就注意到菜單更動,但沒打算發牢騷,因為他可不想再被Mycroft抱怨挑食,那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加混亂。而Mycroft本人則是一見到有旁觀者便立刻收歛情緒,不用幾秒就回歸之前的優雅紳士形象。

  「晚上好,Watson醫生。替Sherlock繞了三條街才買到晚餐一定很辛苦吧?我相信你──」

  十分詭異地,Mycroft話只說到一半就停住了。

  「呃、這是怎麼…」John僵在門口、手上還捧著紙袋,但他並不是不想放下,而是因為Mycroft突然用一種極其危險的視線盯住醫生,樣子就像Sherlock平時觀察屍體時的表情、既沉默又冰冷。

  Sherlock看見John朝他送來求救眼神,但他自己也對Mycroft十分困惑。這是當Mycroft嗅出謎點或危機時才會流露的神情,而John怎麼看都毫無危險性,所以依照常理推斷、這便意味著他的兄長事實上正在──

  該死,Mycroft在剖析John。

  雖然Sherlock自認在許多方面十分開明,從不計較金錢或名利,但這不代表他就沒有私心。當他理解到Mycroft正在拆解John的心思時,樂趣被搶走的怒火便頓時油然而生。

  那可是他的醫生,他的謎題,他的案子。

  然而就在Sherlock即將出口喝止前,Mycroft卻率先收手了。這位全英國最具威脅性的紳士朝醫生頷首致意,接著轉開公寓門,表情溫和得彷彿前一秒都是幻覺。

  「想必現在是你們的用餐時間,我就不打擾了。」

  短短幾秒內,Sherlock無從判斷Mycroft看出何種端倪。John隱瞞什麼事、John隱瞞誰、John哪個舉動能洩露出破綻──有什麼是Sherlock無法察覺,但Mycroft卻能輕易看出來的?只是他的兄長說完這句話就沒了下文,神態自若連Sherlock都難以看穿。絲毫不透漏任何資訊。

  得不到線索的挫敗感在怒火之後襲來,Sherlock現在只想要Mycroft快點滾出去。

  但令Sherlock萬萬沒料想到的是,就在他終於以為能擺脫Mycroft時,那個站在公寓門前的傢伙卻突然靠向醫生、在耳邊悄悄說了些話。

  而那些話,讓John神情瞬間變了。

  Mycroft關上門,雨傘在樓梯木板上敲擊喀響,最後樓下傳出轎車駛離聲,魔王終於離開。

  訪客走後,有那麼一陣子,貝克街籠罩在巨大又詭異地沉默之中。


  「…無論你做了什麼來打發他,那很有用。」

  不久後,當Sherlock試圖用這句話來打破寂靜、順便打探線索時,John臉色很顯然是壓抑的。

  「我去拿餐具。」醫生幾乎在聽到的瞬間把紙袋丟到茶几上,有如火焰附著在薄紙之間。Sherlock看著醫生快步往廚房走去,那明顯在逃避對話的情緒完全表露無遺。

  一見到這種反應,Sherlock就立刻理解了。


  掃視John在薄牆後的身影,Sherlock皺起眉間,有那麼一點希望自己推測錯誤。

  但John在隱瞞的事,無疑是

  這答案絕不是Sherlock原先所期待的。但根據推斷,從Mycroft僅有的對話與John情緒轉變來看、能讓醫生瞬間警戒起來的原因一定是因為關鍵人在場。之後再根據John明顯想要逃避談話的態度──這點從他衝進廚房有多快就能輕易知道──事件的核心人物絕對是他。

  Sherlock Holmes。John在瞞著的事物,是近在咫尺的Sherlock Holmes。

  但為什麼?

  橫躺回沙發上,Sherlock從雜物間抽出一條塑料包裝,裡頭塞滿無數圓型貼片。「John,不用幫我拿餐具了,我沒胃口!」Sherlock朝廚房大喊,隨後把三份尼古丁貼片壓上手臂,閉上雙眼。

  他絕對要找出John藏在心中的事。

  現在,遊戲可是真正開始了。


:::::::::::::::



Chap. 4


  「Sherlock…Sherlock Hums?」

  黑髮女子尷尬地朝他微笑,一手扶著病歷板、另一手提著廉價藍色原子筆,在姓名欄位停留許久。那略長髮絲盤繞在頸後,零亂邊際顯示出一整個晚上有多麼忙碌;雙手指甲縫十分乾淨,應該是剛用消毒劑洗過手;額頭邊緣的鬆緊帶勒痕顯而易見;胸口名片則成為整個現場內最充份不過的物證。

  「剛從急診手術室回來?」Sherlock悶哼,將倚看診椅上的身體坐正。「雖然利用空檔時間在門診兼差能相對性地提高收益,但同樣也令你精神疲勞得連病歷表都閱讀困難。在幫別人診斷前我建議你還是先照顧好自己,醫生。」

  瞥了眼一臉被冒犯的女子,Sherlock補充道:「還有,那念作Holmes。」

  「Holmes先生,你得了什麼病?」醫生放下病歷表,雙手交疊,面無表情地直視他。那棕色瞳孔在慘白日光燈下暗得幾乎純黑,眼白也佈滿血絲。

  果然還是John比較專業

  Sherlock不免在心中牢騷──至少他懂得在快累垮時假裝仍有耐性

  「傷風,很顯然,」Sherlock盡量壓抑自己被其他人經常稱為恃勢凌人的態度,但他實在無法相信眼前這位擁有醫生執照的專業人員竟然連如此簡易的初步診斷都做不到。「輕微乾咳,喉嚨不適,無發燒症狀,有點鼻塞。」

  「哼嗯。我倒是覺得你氣色很好,」女醫生潦草地在紙上寫下病狀,表情蠻不在乎。她從桌上圓筒內抽出裹著消毒包裝的壓舌板,朝Sherlock揮舞。「那麼,我們來看一下你的咽喉狀況。」

  此舉讓Sherlock瞬間沉默了一下。他向來不習慣這些效率極低的醫療手續,但回想起最初目的,他還是乖乖妥協了。木頭生澀的觸感在嘴內傳開,一如前晚John幫他買中國菜時裡面附贈的廉價免洗筷。那是一種算不上舒適的感受,特別當持有者是個不太耐煩的醫生時。

  「嗯……」女醫生抽回壓舌板,丟進一旁醫療用垃圾筒,繼續俐落地在紙上書寫。「有些紅腫,但不嚴重,我幫你開三天處方藥,能紓緩呼吸道疼痛。」

  「那真是太好了。」Sherlock毫無表情地說,攏了攏大衣領口。

  沉默重新回到看診室內,醫生遞過領藥單,示意他離開。Sherlock接過單子,在醫生即將趕他出去前迅速提問:「對了,平時看診醫師只有你一位嗎?」

  女醫生聳聳肩,顯然不太想回答、但基於職業道德還是開口:「有另外三位醫生與我負責一般門診。但晚班只有我和Watson醫生…他今天應該休假。」

  「聽起來妳好像和他不太熟。」Sherlock假裝皺眉,將領藥單塞進大衣口袋。

  「他不是正職醫生,我們很少碰面。而且他之前值日班,可能和Sarah或Bernard他們比較……你問這個做什麼?」

  「喔,沒什麼,只是好奇。」Sherlock搖搖頭,盡量裝得自己只是個過分愚知的傷風病人。看來夜班工作並沒有什麼線索與John有關聯,他快步離開看診室。


  這是本週第三次他來到John的工作場所調查。第一次是從外側推敲,第二次是假扮成清潔工人搜索內部建築,第三次、也就是這次,他故意趁John休假時來打探值班同事與他的關係。但很顯然除了之前在日班時與Sarah有過約會外,夜班的新同事並沒與John建立太深厚的同事情誼。醫院算是John除了與Sherlock東奔西跑外消耗第二多時間的地方,然而這個首要調查地點卻沒給Sherlock任何提示。

  一個星期內毫無所獲,這對向來破案迅速地偵探來說幾乎等同辦案污點。他從沒想過短時間內會有人能比Moriarty處理起來更加棘手,但如今他才理解原來最不可能帶給你驚喜的人往往近在眼前。

  他那個性中庸,略為矮小,生活平凡又總是跟不上思考速度的醫生,如今竟成為他的一大挑戰。

  而Sherlock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昨晚還與犯人共進晚餐、看了兩小時毫無科學根據的庸俗連續劇與聽John單方面辯論在犯案現場是否該保持基本禮貌。那人就如往常一樣自然地融進他生活當中,成為難以根除的元素。

  另一方面,仍然保持規律生活的醫生仍舊未顯現出任何異狀。事實上,除了那次在樓梯間聽到John與Hudson太太的模糊對話、以及Mycroft意外令他證實部分觀點外,John一直都是John,那個跟在他身後、對推理不在行卻總是不可或缺的工作夥伴。難以找出破綻。

  或許就是太過熟悉而導致進度停滯。這個認知讓Sherlock感到煩躁。


  轉彎,繞到領藥櫃檯前,Sherlock感覺喉嚨在隨著步伐微微刺痛。這一切都只是個巨大的巧合──但在下定決心要裝病到醫院調查後,隔天他就剛好在偵辦另一件失竊案時因淋雨等待犯人過久而導致免疫力下降。他甚至還能在腦中完美呈現昨晚當John發現他在偷偷咳嗽後、臉上那震驚得啞口無言的畫面。縱使正職是醫生,但John那時慌張的程度卻是前所未見的。

  「明天一早就去醫院!」睡前在幫他蓋厚被時,醫生忍不住一再口頭叮嚀。

  然而這仍不及Sherlock今天度過的緊張上午。John因為放假在家而不停催促躺在沙發上的Sherlock出門看病,但他必須等到晚間門診營業才能行動,因此兩人在客廳拉鋸許久,直到下午Sarah突然打電話來找John出門一切才回歸安寧。

  但結果卻未能如願。Sherlock接過護士遞過的藥袋,對毫無進展再次感到鬱悶。他決定明天開始換種方法調查,而這次,將著重在質詢證人上。


tbc.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黑巧
  • 喔!!!!!!!!你寫了2010的Sherlock!!!!!!
    Sherlock不得其解的樣子好棒!!!
    期待更新ww

  • 其實從八月初被萌到後、我隔了很久才敢寫SH... 隨緣裡強文太多了Orz
    而且我不懂寫甜也不懂揣摩心思(我寫不出偵探的邏輯思考來|||)
    所以胡亂湊合一通後就變成這副德性了,的確很不得其解呢(笑)

    話說回來,我很喜歡你那篇got mail~ 日常小段子什麼的最治癒了ˇ
    花生熊那種『我能拿你怎麼辦』還有福卷擺明著「你奈我何~」的性格太可愛了ww

    Hover* 於 2010/10/12 03:54 回覆

  • 醐
  • GJ

    您好,我是路人。
    這篇真不錯,福捲的語氣維妙維肖的。
    尤其是「人類對群體生活的本能需求所衍生出的心理依賴。無趣。」這句,完全可以想像他說這句話時的嘴臉。XD
    倒是John似乎已經放棄抵抗了,抗壓性真高……XDD
    期待續文w

    ps.「 隨緣裡強文太多了Orz」
    →您這句話好令人在意,不知能否請求詳細位置一下?(→SW能量缺乏)

  • 唯妙唯肖 <--- 看到這個形容詞真是太受寵若驚了OAO////
    其實我在寫的時候都會想像一下角色說話畫面,不然太崩壞就糟了,
    但最根本的『推測Sherlock心聲』卻始終想像無能,偵探實在令人摸不著頭緒Orz

    John在寫時是想像成溺愛小孩的媽媽、小事都任勞任怨的做(只要S別太過份就行了)
    但真的戳中生氣的點時,卻也是會瞬間飆起火來的人(但極少)
    再不然就是忍到快胃出血,然後三不五時哀怨一下那樣XD

    隨緣就是指『隨緣居』喔~ 是亞洲最大的歐美影視slash論壇(應該?)
    裡面可以翻到超多SH2010的文,自從BBC釋出影片後就天天一堆文章刷頁w
    論壇連結可以在我左邊的連結區找到(有一個小小的亮藍色長方形)
    或著是輸入這個網址、註冊會員,然後在TV FANFIC子版翻文:
    www.mtslash.com
    裡面文多到會讓人感動得想哭啊OwQ

    當然,如果有萌其他電影或影集也可以在裡面找文,
    基本上那裡就是個文庫來著,對於我這種重度影視迷來說簡直是聖地 =////=

    Hover* 於 2010/10/17 18:27 回覆

  • 醐
  • 真謝謝你的介紹!>////< 那裡簡直是樂園。
    幾天前還哀怨都沒有同人可以看,現在是得努力克制自己不要看得太廢寢忘食。(掩面)
    "The Road Less Traveled"讓我內流滿面了,雖然梗很老,但描寫細膩很能揪人的心。角色方面也在不OOC和不TAG化間取得了不錯的平衡。真神文也。

    但最根本的『推測Sherlock心聲』卻始終想像無能,偵探實在令人摸不著頭緒Orz
    →我覺得最困難的部分是如何描寫一個自稱「高功能反社會」的五歲幼兒(無誤)體認到感情的轉變過程。
    感情「存在的事實」或許還可以靠演繹法推論得知,不過「如何發生」就難以證明了……不過這對實事求是的福捲來說也許不太重要?Hmmm....

  • 我有個習慣是把還沒看過的文先收藏起來、日後方便追蹤進度,
    但現在看著飆到7頁之多的收藏櫃... 內心是五味雜陳啊Orz
    The road less traveled就是收藏中的一員,我超想看但總是沒時間 T A T

    順提,有一篇挺有趣的清水文叫做 "種族性格差異論" ,
    裡面的劇情完全仿照2010、但角色卻全體動物化了,
    一開始還以為是搞笑文... 後來才發現內容超萌又精準w

    另外 "Because of love" 我也很喜歡,故事有條理且細緻,
    第三章的最後一幕雖然只是小虐、卻讓我亂揪心一把,
    果然這種先虐後甜的文我都抵擋不住...OwQ

    "Delayed reaction" 也同樣是篇很有趣的文,
    我超愛他的概要:『John陷入三杯Vodkatini下肚後才
    成為Gay的幻想之中,事實(性)證明他錯了。』
    --醫生你這麼天然呆又易推簡直是犯罪啊(打滾)

    噢、然後,如果不介意的話,我也很喜歡Movie fanfic裡的一篇文
    叫做 "A man of questionable morals ",是完全的原著向,
    裡面的描述或許看第一次會有些困惑(也可能是我個人理解緩慢|||b)
    但反覆看二、三次後,就能感受到兩人間那股無法言喻的情感濃烈,
    一些只屬於原著才能出現的細緻與情感糾結實在很美,
    可以說是這麼多SH原著向slash翻譯文裡我最喜歡的前幾名了。

    其次還有 "責任、榮譽與忠誠",用手記表述的風格很棒,
    "離開此間" 也不錯,雖然故事很短、但不同走向導致不同結局,
    兩人只差一分一毫就無法交會,那種毫米之間的距離感讓人揪心。

    突然發覺我好像說太多了,回歸正題(汗)

    說到要讓福卷開竅嘛,其實這點讓我很頭疼呢KD
    而且我是先想好結局才開始寫的,
    所以為了要連上劇情、中間必須特別謹慎。
    (或著說,其實我是為了結尾的一句話才動手寫整篇文的...)
    我只能說,接下來兩人都不好過。雖然我不會寫虐,但希望能達到效果,
    福卷的實事求是縱使在案件上是種天賦,但在情感上卻是面利刃呢

    Hover* 於 2010/10/19 18:00 回覆

  • 醐
  • 聽了你的建議去看"種族性格差異論",真的很萌吶!
    針對擬動物化所做的劇情調整也挺合理,雖然出租車阿伯如何連贏四次依然是個謎。XD
    第二章拉布拉多之墮落那段讓我笑到岔氣(雷斯垂德其實很適合扮演吐槽役嘛),花生你終於為了福捲下海了……
    至於其他篇只能暫緩了。(掩面)(近日備考中)
    (為什麼我的留言無法分段呢囧)
    好像很多寫手都是這樣呢。為了某個心儀的片段生出一大篇文。
    願謬思女神眷顧你。XD
    「福卷的實事求是縱使在案件上是種天賦,但在情感上卻是面利刃呢」
    >花生是個很感性很溫柔的人,福卷的這種特性雖然正是他迷人的地方之一,但有時候仍會讓他有點心寒吧。THE GREAT GAME裡的那種磨擦想來不會是最後一次。
    福卷那句「根據某位可靠人士指出,我根本沒有心」讓我的心瞬間緊收了一下……!>"<
    可惜花生似乎沒有注意到這句酸酸的話(當然當時情況危急啦),倒是莫教授很貼心(並沒有)地否決了──附帶一提,我爹娘還為此做了一番福卷應該配誰的CP論辯(!)你們在女兒面前這樣好嗎?我可是很努力在裝淡定的耶。

  • 那個計程車大叔根本腐了/// 單戀主人有小小戳重我萌點w
    不過第二章還沒開始看,依舊學業掙扎中Orz

    說到"因心儀片斷而動手寫文",我常出現這種情況呢。
    有時候只為了讓某角色說一句話、或營造幾秒鐘氛圍,
    就開始瘋狂思考前後文,越寫越多、越寫越廣...

    像這篇缺陷,我其實最初預計只有2000字左右,
    草稿甚至只有800字而已,十分意識流。
    但現在五千都有了,寫完大概還要上萬,
    雖然都只是在短篇的長度內打轉而已,但也已經超出預期,
    每當遇到這種愈寫愈長的情況時,
    我都會很擔心自己無法順利收尾,因為不可控因素變多了。

    當然,有時候不用一週半月就跨過了鴻溝、順利結尾,
    有時卻也一卡就卡了一年半載... 我有好幾篇APH文就是如此 (汗)
    總之,希望這篇會有好進度 (苦笑)

    花生與福卷就像兩面體呢,無論在性格思維或行事舉動上,
    雖然差距如此之大、卻也是彼此的損停點,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之間的張力如此迷人...互補夫妻ww (喂)

    那句「根本沒有心」也是讓我瞬間心揪,福卷你為啥沒事搞自虐啊T A T /
    但幸好後面的脫衣橋段很歡樂,讓我很快就忘記糾結了 (羞)

    考試加油~ 我也是最近快期考,心臟整個衰弱Orz

    父母論辯GJ!
    我家倒是都對偵探劇沒興趣,只有我自己一人默默看而已OAQ...

    Hover* 於 2010/10/31 22:53 回覆

  • 羽澄
  • 想看聖誕賀文
    可是密碼有困難Orz
    首播日是指bbc台的開播嗎?

    我只知道公視開播日阿...

  • 是的沒錯唷,密碼是BBC台第二季第一集在英國本地的首播時間 XD
    另外給一些小提示:這些資訊可以在Wikipedia頁面上查到(中英文都有),
    或著直接用搜尋網頁打關鍵字也可以發現喔
    (例如 "BBC Sherlock"、"第二季"、"首播時間"等等)

    Hover* 於 2012/04/20 00:16 回覆

  • 岺岺
  • 非常的好看,John and Sherlock的感覺都抓的很好(豎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