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友人問我怎麼沒寫這問卷?最近很紅呢、大家都在寫。於是我就想說來試試吧,老是當個慢半拍的傢伙也不太好嘛XD
不過我的歷史好像無論是中古世紀還近代都很黑,希望不會太恥(囧)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
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看了題目去細數後、才發現我最近三個月內寫的文章連十篇都不到,
還有一篇是未完結、一篇是古早文、另一篇是短篇綜合集 囧
第一個題目就好殘酷啊… 用昨天剛貼上的文加減填一填好了(汗)

> 【衍生出處:London Boots 配對:淳亮】告解

[ 開頭 ]
  現在是清晨四點四十分。大街上除了便利商店還開著外,其餘都十分冷清。冬天並不是淳特別討厭的季節,但在這種低溫下也很難有好感,他用左手稍微攏合大衣領口、握緊手機後向前邁步。

  一路上,雖然他一直期待短信鈴聲會很快從掌間傳來,但直到走至大街盡頭、公園角落、坐在木板長椅上發呆了十多分鐘,空氣一直都保持著靜默。這並不是第一次有人不回覆他的短信,沒有回傳的尷尬情況在主持魔術簡訊*單元時常常發生;這也不是那個人第一次不回覆他的短信,有時內容太瑣碎、他們會趁見面時直接討論。但淳知道,這卻是那個人第一次故意不理他。

  “能出來一下嗎?”是他最初的送信內容。

[ 結尾 ]
  看著那沐浴於陽光中刺眼得幾乎像是虛構的男人,他直視光線,向這位神父說出那些潛藏多年的情感。那最後一次告解。

  「沒什麼意思,」淳說。他發現自己嘴角揚起,而且完全無法控制。決定不再拐彎抹角。

  他說:我只是,愛上一位笨蛋十九年罷了。

[ 自選片段 ]
  他的心臟仍然狂跳著,在四周冰冷的空氣下顯得異常炙熱,那感覺就像在北海道的海岸線上大聲嘶吼般,冷空氣透過喉嚨傳至肺部,刺寒得將體內撕裂。

  海風隨呼吸滲入骨骸,味道苦澀得令人難以置信。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 【衍生出處:Blur布勒樂團 配對:Damon/Graham】Alcohol

[ 開頭 ]
  有時候酒精可以是該死的美好。

  當Damon看著Graham拎過酒瓶、動作恍惚得像個即將陷入昏厥的絕症病患,那平時理應羞澀沉默的嘴角上勾起微妙角度,隨後用沙啞語氣對他低語:“Kiss me, Damon, kiss me right now.時,Damon總覺得自己像簽中樂透般幸運。

  他會拉過那纖細手臂,享受指尖沁涼觸感,接著把舌頭滑進Graham充滿酒味的嘴中,貪婪舔舐上顎。這舉動總會令Graham發出呻吟,就像隻被愛撫過頭的小貓一樣,他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擁抱那個酒醉後開放迷茫的Graham。

  他索取他的唇、撫摸他的背脊,摘下他的眼鏡、親吻他的眼角。瀏海會擋住一切,於是Damon在上面吻下紅痕,就像小孩子睡前會得到的晚安吻,只是情慾意味更重些。

  Damon總是試圖在Graham喝醉時保持清醒,那樣他就可以清楚記住每一刻。

告非怎麼一開始就像A片(艸)

[ 結尾 ]
  吻從眉睫一直延伸下去,到鼻樑、臉頰,最後才是嘴唇。Graham一如往常的發出曖昧喘息聲,手掌無力抵在Damon胸前,最後揪上衣服。

  「Gra、我一直……」Damon把手伸進Graham衣服裡,扯掉圍巾。他忍不住慌亂的問:「你醉了嗎、Graham?你已經醉了對不對…告訴我……」

  -如果用失戀這個詞當作藉口,他是不是可以被原諒要求更多?

  那一晚,Damon終究沒能下手。他只是緊緊抱住那個溫暖身軀,不停碎吻並且呼喚那人名字……

[ 自選片段 ]
  有時候,醉到已經分不清方向的Graham會任意闖入Damon房間,然後衝動地想從旅館窗子跳下去,或單純朝他叫罵。Damon一直都記得那些日子裡,Graham厚重眼鏡框後顯露的受傷眼神,那裡頭混雜著思鄉與不知所措,透過酒精無限放大,成了喪失理智。

  “ShhGraham, stop……”

  在Graham真的做出危險舉動前,Damon總是會適時用手指掩住他眼鏡。等到Graham動作稍微安定一些後,再輕輕吻住他的唇,讓對方平緩下來。

  那麼多個在旅館房間的夜晚,那麼多次在巡迴車中互相依偎。那就像一沼深潭,在異鄉將他們漸漸拖進無邊的黑暗裡。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 【衍生出處:Doctor Who 配對:Doctor/Master】之後

[ 開頭 ]
  一切是如此安靜。

  就像琴弦於弓下斷了線。鐵片還沒敲擊前先沒入冷水。溺水的求救聲被封在波紋之下一樣,一切是如此安靜。

  事實上,他並非喪失聽力。他還是可以聽見戰火交鋒的吵雜、星球炸裂的激昂撕鳴,以及族人掩埋在鮮血四濺後的低語。他甚至能聽見遠方Dalek即將降落,那冷酷的機械運作聲伴隨著一句句“Exterminate”不停敲擊著耳膜,自天空翳散。

  但他知道,無論星球炸不炸裂、Dalek
降不降落,這一切都與他沒關係。

  他不屬於這裡。

[結尾]
  那刻,他終於理解對方是誰,冰凍的思考能力重回腦中,而自己的手指則為答案輕顫。他怎麼會不記得他是誰?他怎麼會。那個縱使重生過多少次,換過多少次髮色、換過多少次個性,他也絕對不會輕易忘卻的人。

  ──那個除了鼓聲之外,唯一一個長存在他心中九百多年的音節。

  他聽見自己啞著嗓子喊道,Doctor


  
而後,萬物回歸喧囂,餘音不復存在。

  一切是如此安靜。

[ 自選片段 ]
  有那麼一瞬間,他看著身旁戰火綿延,忍不住笑了。他知道自己的體力無法撐過這一天,甚至無法撐過一個小時,畢竟早在Lucy二度背叛他的那一剎那,事情就徹底失去控制。然而,比起死在那既醜陋又污穢的地球上,殞落的家鄉或許可以成為最好的終結點。於是他仰躺在草地上,任由那混著不知名屍血的紅土映襯自己,而後閉上雙眼,等待終曲落幕。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目前貼在blog上的文章,最舊只到1年9個月左右… 更久以前用其他筆名發表的文章都找不到了,所以請容許我用這篇未滿兩年的火影文作答|||b

>【衍生出處:火影忍者 配對:我愛羅/李洛克】砂之海

[ 開頭 ]
  一開始他只是想了解更多。

  或著說探索另一個陌生的國家、認識更多不同的文化,在不同的地點做更多修行。

  一開始,他並沒有想這麼遠,以為這是一次提升自己的大好機會,便在老師的鼓勵下毛逐自薦了這個職位。他以為木葉盡心為榮,以為村民盡力為傲,而這正是展現自己能力與恆心的一次絕佳時機,在身體尚未完全恢復前,他想,這樣的長途往返會是非常好的訓練。

  於是,他開始在每日清晨時分背上厚重的麻布斜背包,一個裝滿各種公文的粗簡布袋。木葉青草綠的樹葉符號烙印在包上,像樹胚在腰間發了芽,圖紋鮮活的緊抓在布紋間,跟隨他每次路程。

[ 結尾 ]
  但值得慶幸的是,多年的戰事下來,他不再像最初那樣天真無知。明白到有些事情是無論付出多少努力都得不到的,就像那些永遠學不會的幻術,像那位他永遠追不到的櫻髮少女,他學會對這一切釋懷,並撐起自己,繼續在漫長的路程中走下去。

  就像今夜,他學會轉身,往市中央的旅店步去,一如抵達這裡的每個夜晚。

  四年過去,他學會不再仰賴漫天星斗錯綜複雜的指引、學會停止找尋出路。

  四年過去,他學會了恣意遊走。在這片砂之海。

[ 自選片段 ]
  而他一開始只是想了解更多而已。

  想著該找時間報答、想著該了解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什麼樣的、想著該釋出那份感謝的心意。

  他天真的想,當個文書運輸官來往沙之國,或許是個不錯的機會。

  然後從接下職務的那天開始,他開始越陷越深,在過度慘白的砂之國度中找不到出口。越是急切的想找到方向,就越分不清哪道才是砂上反射的月光,他迷失在茫茫的荒漠之中,沒有任何星斗願意為他指引方向。

  最後,當所有的樹葉都攪進沙洲裡,失了該有的形狀時,他才發現這場與海市蜃樓間的追逐,一追就是一個童年過去。他始終看不清塵霧的流向。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哇咧我超少寫景啊--踩到怪東西和人體表層變化的外觀描述不知道算不算 囧"

>【衍生出處:APH 配對:英法】下午茶時間 - Jun 25 2009

  順著亞瑟手指的方向,法蘭西斯放下懷中的紙盒朝地面看去。亞瑟乾淨的黑色皮鞋,如今沾上一堆又紫又白的糊狀稀泥,莫名的透明汁液成噴濺狀灑在亮面的黑色皮革與白襪子上,隨著步伐晃動,還散發著陣陣詭異的酸氣,成了有點噁心的景象。

  「咳,哥哥我可不負責幫人清理踩到廚餘的後續喲,要怪就怪你自己走路不小心。」說完,被打擾的法蘭西斯轉身,繼續去拆解他的東西。

>【衍生出處:向達倫大冒險 配對:赤師弟】Sam - Nov 15 2010

  皮膚慢慢泛紅,接著發出嘶嘶聲,那聲音就像每天早上打開火爐時、平底鍋未乾的水分被蒸發殆盡。接著肌膚開始綻烈、表皮脫落,燒傷形成的疤痕既醜陋又扭曲,卻意外地適合鬼不理。等到表層剝落光後,陽光更大膽地蛀食臉頰,血剛流出來就乾沽、肉在灼燒下變成腐黑色,鬼不理臉上被活生生鑽了個洞,卻始終抿緊雙唇、分聲未吭。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衍生出處:APH 配對:台(♂)韓】大韓起源論 - Sep 06 2009

  一路上,台/灣遭受了不下數十次的起源攻擊,明明總長不過幾百公尺的小街卻令他近乎崩潰,而這樣的情況在回到家後任勇洙一句:「總之夜市的起源就是我!」後徹底爆發了,他重重抓過那立著驚嚇呆毛的大笨蛋來到臥室,碰的一聲甩上門,再劈哩啪啦的撕下一襲藍白韓服,絲毫不理會身下的抵抗。

  半個小時後,透過門扉,一聲聲淫靡的呻吟自臥房內傳來。

  「愛玉冰是吧、大腸包小腸是吧…」重重抽插著身下不停扭腰求饒的傢伙,台/灣硬扳過韓/國的臉,氣息吐在臉頰上。

  「…看現在是誰包著誰啊,大˙韓˙民˙國?」

我對不起台/灣小吃(跪)

>【衍生出處:Sherlock 2010 配對:Holmes/Watson】如何在沙發上有效的迎接新年 - Dec 26 2010

  「等等、Sherlock,你該不會──」

  「當然。」

  Sherlock瞬間回話,接著一刻也沒遲疑,用左手固定住John開始驚慌扭動的臀部,右手則準確往後穴探入。緊繃感讓John起初十分抗拒,對於解剖台的聯想也瞬間轉換成醫師體檢,只不過抗拒並沒有持續很久,因為假若每一個外科醫生都能在進行如此冰冷並侵略性的動作同時,也以一種十分色情的磨蹭來轉移注意力,那麼John敢肯定當初入伍第一天做生理檢查時,他不會慘叫成那副德性。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我發現Who's the winner系列的文都歡樂到爆炸,根本選不出該貼哪段好耶… 囧|||

>【衍生出處:Tom & Jerry 配對:Jerry/Tom】Who’s The Winner? - Aug 29 2009

  「幹麻,你以為你還有發言權啊?老鼠滾邊去!」Tom擺擺貓爪,明顯還在為自己被Jerry陷害感到極度不爽。小黃則是一聽到鼠叫就立刻縮回牆邊,完全不敢動。

  雖然不知道Tom在貓叫個什麼東西,但看手勢Jerry還是多少明白意思。氣沖沖的爬上廚房流理台,Jerry踏了幾下腳,示意兩隻貓集中視線,然後爬到水果盤旁邊,拖起便簽台上的鉛筆,迅速走回邊緣,像隻獅子站在懸崖般示威。

  「喔老天──牠打算用鉛筆戳死我們!!」小黃再次放聲尖叫。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衍生出處:APH 配對:英法】Jeanne d’Arc - Sep 11 2009

  突然,貞德發現,其實她並不在乎神說了什麼。在她與那近乎無垠的蒼穹對視時,她只希望那眼中無盡的悲傷能夠洗去,無關任何神諭。

  在意識消失前,她仰頭看著被火圈包圍住的天空,日正當中的艷陽刺著雙眼,如同地面竄起的溫度。她聽見天使終於再次對她低語,然她已不再需要指引,因為道路只有一條。

  在意識消失前,她緊握被鐵十字燙紅潰爛的雙手,直視炫目的陽光,獻出她今生最後一次禱告。

  十九歲那年,她回歸天主的懷抱。

這篇雖然是英法文,但實際上卻寫滿了貞德姊姊的視角。一開始我總認為寫作時令我最難過的文是Wake up,但審視過去後,才發現最糾結的是這篇Jeanne d’Arc。

從一開始的全然無知、到後來引領命運、最後發現現實是如何殘酷,接著在領悟的那一刻、被烈焰焚燒死去。然而,最令我傷感的不是貞德這些犧牲,而是全然不知真實面的亞瑟與法蘭西斯,將隨著貞德的之死繼續糾葛下去,那些隱藏在歷史背後的事物他們將永遠不會知曉,只有持續不斷的錯誤、到最後不再交集,甚或死亡。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衍生出處:APH 配對:英法】賽/席/爾的書房整理事件 - Dec 23 2009

  突然,一陣劇烈的碰撞聲響起,我像個做壞事被逮到的小偷一樣嚇得站起身,把撈出來的日記全踢回櫃子內。但幾秒鐘後,我發現聲音是從一樓院子內傳來,而不是樓梯口。

  走到牆邊、推開玻璃窗,我往下探看,發現亞瑟哥哥正滿身草屑地繞著院子狂奔。

  「法蘭西斯你給我站住──看我怎麼整死你!」

  「笨蛋海盜滾回鄉下去吧!你活該啦!」法蘭西斯哥哥出現在院子最左邊,朝正從右邊跑過來的亞瑟哥哥做了個鬼臉。

  「嘿!發生什麼事了?」我靠在窗邊大喊。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衍生出處:APH 配對:英法】黑巧生日賀 - Oct 21 2009

  「等等、你不要跑!」

  「誰會停下來啊笨蛋!」

  「至少讓我告白完──」

  「我才不想聽你告白!」

  「…你說謊的技術真的還爛耶。」

  「──什麼?」

  立刻停下身,法蘭西斯轉頭就要對亞瑟反駁:「我才沒在說──唔!」

  只不過剩下的爭論,已經全部融化在亞瑟下一秒的親吻之間。

當時匆匆忙忙送給黑巧太太的超渣賀文。現在重看一次覺得真是芭樂Orz
黑巧太太我對不起你啊OAQ / ------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這… 我恥到說不出話來了,尤其是這堆文裡面幾乎每個CP都冷門到爆啊 =___=b
我甚至懷疑有些CP與衍生出處根本沒人聽過,我看我還是回角落玩沙好了…(滾走)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