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Electronic Mind

Fandom:Tron Legacy

Pairing:Clu / Flynn  

Rank:PG → NC-17?

Summary:某種意義上的自攻自受。



Warning:可能狗血,可能坑,可能劇情跳躍。人物性格崩壞,多處bug請斟酌。


  1. 首先、一切都是怨念ヽ(≧∀≦)ノ(毆)自從看完電影到現在已經半個月了,網絡上卻幾乎沒有中文Clu/Flynn(應該說、有是有,但大多數都是忠心耿耿的Clu + 健氣Flynn-- 我想要腹黑紳士Clu和老邁道人Flynn啊!←糟糕)於是默默等待半個月之後、上週末突然一陣氣血攻心就開始打字了(什麼跟什麼)
  2. 雖然想拼一次完結,但…你知道、電子世界&自攻自受太難寫啦T D T(←牽拖)總之請原諒我又開坑了,會努力填完的。
  3. 這次試圖斟酌遣詞用字,最後卻變得有點饒舌又嘮叨
,點進來的朋友們若看不下去這詭異的敘事方法請盡量關網頁--另外標題很俗氣對不起,但我真的想不到好詞彙Orz
  4. 中間穿插了DOS程式碼。雖然三十年前的系統應該還不是DOS,但由於這是最簡單的一種程式碼了、更難的我寫不出來,因此維持DOS。另外指令剛剛翻譯過了請不用擔心。雖然我原本是乖乖寫英文指令並且查了N小時google(淌血)

  囉嗦完畢,下面開始是正文(逃)


 


 




  【Electronic Mind】

C:\ > _
C:\ > 啟動 Grid_v0100.bat_
C:\ > _
C:\ > 尋找檔案 Tron.exe _
 磁碟區 C 中的磁碟沒有標籤
 磁碟區序號 1982-62JB
 C:\ 的目錄
找不到檔案
C:\ > _
C:\ > 尋找檔案 CLU.exe _
 磁碟區 C 中的磁碟沒有標籤
 磁碟區序號 1982-62JB
 C:\ 的目錄
找不到檔案
C:\ > _
C:\ > 尋找檔案 Kevin Flynn _
 磁碟區 C 中的磁碟沒有標籤
 磁碟區序號 1982-62JB
 C:\ 的目錄
 C:\ 的目錄
找不到檔案
C:\ > _
C:\ > _
C:\ > _
C:\ > 尋找檔案 KevinFlynn.* _
2011-12-21 21:15       未知數 KevinFlynn.X
    1 個檔案             未知數 位元組
    0 個目錄   620,074,039,352,320 位元組可用
C:\ > _
C:\ > _
C:\ > _
C:\ > _
C:\ > 啟動 KevinFlynn.X_




  20:11:24:14:57:44:16

  一片黑暗。

  當Flynn睜開眼時,四周只有黑暗。或許還有些冰冷,他並不清楚。四肢此刻正宛如末梢神經被抽離似茫然,冷與熱、僵與麻都不再有意義。這是種奇妙的感覺,他想,像身體化成船隻殘骸沉澱於深海中,像思緒分解為雨水灑落在湖泊上,像肉體被蒸發殆盡而靈魂成為結晶,也許像三者混和一起。

  他靜靜躺在光滑平台上,而天空是永無破曉的深幕。寂靜如絲綢般包裹聽覺,以往冥想時會出現的耳鳴如今也不見蹤影。Flynn雖非享受,但那宛如蜂鳥於耳邊振翅的雅致在多年過後已然成為習慣,現在他的聽覺就像被重新校正過,寧靜得異常不適。

  在視網膜稍微適應之後,Flynn試著移動手指。然而身體麻木得破碎,像是難以旋轉的晶狀魔方。幸運的是指尖在片刻後回應了,他幾乎都快忘了自己有五根手指,指節像機械般定格彎曲,不是記憶中那種柔軟。

  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溫度、觸覺、反應能力……他試圖在一片渾沌中找出頭緒,但缺乏資訊讓一切都變得困難萬分。遠端一陣微光吸引了他注意力,一抹幽藍自天際邊蔓延,從地平線外遙遙映亮Flynn橫側於平台上的臉。斜過身,Flynn用左手扶住地面,試著把上半身支撐起來。他直覺該朝光線所在處前進,但當觸碰平台那一刻卻有東西開始飛速流入體內,那玩意就像鋼絲般緊緊纏繞血管,而他的大腦則有如程式開始自動吸收訊息。讀取、分析、刪除或是歸檔──感知被資訊核彈狠狠地炸開,震撼得令Flynn一時無法承受。

  於是片刻後,過度虛弱的他再度失去意識、癱倒於鏡面平台上。幽藍仍在地平線蔓延,而光絲灑落暖棕髮絲上,溫柔得一如既往。




C:\ > _
C:\ > _
C:\ > 版本查詢: _
 未知數 系統 [ ver. 2.1.0451 ]_
C:\ > _
C:\ > 檢查磁碟_




  20:11:24:17:40:15:08

  Flynn第二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被移動了。

  他的頭有點疼。不、事實上是非常疼。那並非一般性疼痛,而是一種宛若崩解的撕裂感。他訝異發現這種感受難以用言語形容,任何以往經歷過的事物都無法解釋。若真要描述,他只能說這就像將腦袋倒空後又把資料重新扔回去一樣,各種記憶在空間中流竄,掠過的痕跡則成了傷疤。

  現在他距離光源更近了,甚至已處於光暗交界不遠處。泛著藍光的景象仍有部份維持亮橘,冷暖線條在腳下交會就像微光組成的河流。Flynn是在一把金屬椅上醒來的,他的後腦杓枕在硬滑椅背上,全身陷入毫無人體工學可言的深黑物體裡淺眠著。但縱使如此Flynn卻未感到任何不適,像是他的感官早已習慣這種設計、又或他的感官早已損毀。

  收回心神,Flynn從座椅上站起。這次他記取教訓,不再讓手掌接觸任何平面。起身後他首先朝身後張望,但無遠弗屆的荒涼顯然不能說明什麼。將視線轉回身前,一堆被席捲的殘骸則靜靜等著他。四周毫無人煙。

  粗略評估處境安全後,Flynn攤開五指於空中抹出一塊透明介面,開始調動Grid這數小時內的紀錄。身為創造者的他縱使不再管制這個世界,卻仍很清楚該如何打理它,浮在空中的半透明微光圖像依循指令開始飛速刷新資訊,幾乎所有紀錄都是負面的:無數檔案、軟體、批次程序在數小時前他與Clu的自毀性融合中被波及進而消毀。這也解釋為何最初醒來時會身處荒蕪之中──顯然週遭一切都被強制格式化了。

  然而還是有少部分程序躲過肅清。城市最邊緣仍有某些尚未崩解的架構體與檔案們顯示生還。那正是眾多微光的來源地:奄奄一息的倖存者們。

  Flynn知道數小時前那場浩劫後一切都歸零了。Clu所建造的王國不復存在,而他也再度失去所有──無論是現實或虛擬中。這次,他必須重頭打造世界,就像二十年前剛踏入Grid時那樣。

  抹去影像,Flynn抬頭凝視地平線。

  這次,他孑然一人。




  20:11:25:09:22:47:11

  睜眼、望向前方,Flynn發現自己第二次在被移動過後醒來。

  現在Flynn正處於剛清醒時短暫的意識茫然,這一點在他居住於現實世界時經常發生、尤其是每次熬夜過後的中午。然而踏入Grid後,記憶中度過的時刻往往都是意識迅速且清晰的,這或許和他將自己的休息環境做了架構微調有些關聯,但Flynn認為更多因素是來自於被電子化的思想。因此意識渙散在Grid中基本上極不尋常,而他已經發生三次了。

  待思緒接回常軌後,Flynn再次環顧四周、發現自己躺在一棟只剩下晶狀殘骸的建築內。他忍不住開始懷疑硬碟壞軌的可能性:也許自己並不是被外力移動,而是某種運行錯誤使他進入休眠之後自動錯位;也有可能是被系統排斥了,而程序找不到管道將一位使用者剔除。但無論哪種猜測對於目前的情況來說都毫無幫助,他已無法回到現實世界,因此若設備損壞,Flynn也只能眼睜睜看著Grid瓦解而靜待末日來臨。

  Flynn思緒走空了一下後,突然像想起什麼似地抬起手掌。他的掌心如今變得比以往更加平滑,不但少了皺紋、因年紀增長而逐漸退化的指關節也變得不太明顯。然而這些並不能解釋Flynn第一次醒來時遭受的衝擊,在Grid二十年內他從未因觸碰地面而從中擷取資訊。他不是程式體。

  顯然生理上有某些結構被改變了。而且還是極端性的改變。

  再度調閱出Grid紀錄,Flynn目前首要目標就是找到身分碟並重新核對資料。然而身分碟並不像結構體可以直接定位,紀錄並無任何實質效用。畢竟,早在他將碟盤交給Quorra的那刻就預見了再也拿不回的結果,但那是因為他以為自己沒有任何勝算,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仍苟延殘喘著。於是Flynn陷入了死胡同,而Grid太過廣大,單憑一己之力要找出碟盤難甚大海撈針。他開始回憶過往回到現實時是如何保存碟盤的,但在那場叛變之前他總是吩咐Clu與Tron兩人於離開後保管物品。他從未懷疑過他們兩人的忠誠,也就從來沒有去過問細節。

  與現在對比,這份信賴何其諷刺。

  抬顎望向前方,殘破牆壁上處處透著橘光。晶狀碎片隨璧痕緩緩剝落,說明了這棟建築隨時都有可能倒塌。Flynn伸手將微光影像抹掉,開始思考該如何離開此處。地平線上那抹淺藍透過牆壁破損處從遠方滲入,雙色融和宛若晝夜交織。

  突然、身後傳來細微雜音,像是某種腳步聲卻又異常輕盈。Flynn機警地回頭,但身後除了過度寧靜的空氣與廢墟外再無其他。他下意識將黑袍帽緣往上拉,內裏光條在脖頸間形成一抹淡暈。

  「誰?」

  Flynn開口朝一片寂靜喊道。這是他自從最初甦醒後的二又四分之ㄧ個週期內第一次說話,因此喉頭難免像缺少潤滑油的齒輪般發出沙啞音調。四周無人回應,於是他握緊雙手,再度呼喊一次:「誰在這裡?」

  只是Flynn無法收到回音。因為下一秒、正當他準備邁步搜索整個區域時,身後一陣鈍痛就將他迅速帶回黑暗中,正如前三次昏迷。




C:\>檢查磁碟_

警告! 未指定F參數。
會以唯讀模式執行 檢查磁碟。

檢查磁碟 正在檢查檔案 <階段 1 之 3>……
檔案檢查完成。
檢查磁碟 正在檢查索引 <階段 2 之 3>……
索引檢查完成。
檢查磁碟 正在檢查安全性敘述元 <階段 3 之 3>……
45%..




  20:11:25:16:00:38:52

  Flynn認為自己剛剛失去意識了。

  瞬間地、直接地失去意識。也許那只是暈厥、他知道自己仍然虛弱──但在過去數小時裡連續昏迷多次是種警訊。他甚至想不起自己何時陷入睡眠,也沒有關於任何開始休息前的記憶。

  這次Flynn又在不同地點甦醒,差別是不再身處荒蕪之中或金屬椅上,他平躺於天台邊緣,而側身俯瞰便能見到離地數十尺的高度。Flynn完全不記得這棟建築位於何處,事實上,他記得自己暈厥前是站在一棟廢墟內,那時他才三度醒來沒多久,接著就沒了意識。

  Flynn猜測Grid或許快瓦解了。他檢查過數次系統數據,卻沒有任何錯誤能解釋異狀來源。也或許是自己快瓦解了──他原本就沒理由在融合後還能存活。但無論是哪種可能性,最終都難逃死亡,這個認知令Flynn有些難受。

  他還以為自己能有更多路可走。孤獨地在電子世界中成為一道逐漸崩解的數碼片段一直都是他不想面對的事實之一。但至少Flynn很慶幸自己並沒有因一時失足而提前結束性命,方才醒來時與平台邊際的距離已足夠令他一翻身就成為滿地碎片。

  在確認立足點安全後,Flynn首要目的就是離開此處。但才剛屈膝、身後一道聲音就制住了動作。

  「終於。」

  Flynn一下子僵直身體。那是一道人聲、就在身後。他還以為這次仍舊毫無人煙,但很顯然這個假設錯了。

  布料的細微摩擦聲響起,似乎是有人從坐姿變換成站立。他聽見那聲音繼續說:「過去七小時我一直在等你醒來。自己一個人不是那麼有趣。」

  這下子Flynn是真正愣在原地了,因為他無疑認得這個聲音。那語調除了沙啞、冷淡之外還帶有一絲絲玩味,正如過往二十年來每次相見。Flynn甚至終其一生都在聆聽這個語調,那每當自己開口、相同的頻率便脫口而出--

  轉身,Flynn看見Clu站在天台另一側,眼神冷酷、直接地,望向他瞳孔深處。


  「不,」他吞嚥口水,窒息感猛地湧上,「不。不可能。」

  Clu揚起一邊嘴角,就像他總是做的那樣,然後慢慢朝Flynn走進。比一般病毒都還要再淺一點的橘黃光紋自脖頸間流瀉而下,勾勒出只屬於Clu獨一無二的識別碼。

  「如果這不可能,你又怎麼會活著,」Clu在兩人只剩一步之遙時站定,距離近得令Flynn可以感覺到他說話時擦過臉頰的氣息。「融合是雙方性的,如果我死了,你也不可能活下來。」

  那瞬間,Flynn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逃跑。

  但Clu制止了,他微微嘆息,像能讀心似的對Flynn說:「別做傻事,你辦不到。」而Flynn則盡可能讓自己看來擁有足夠籌碼,壓低語調回應:「縱使我不再年輕,不代表就不能擊敗你。」

  Clu聽見後只是嘴角揚得更深了。他向後退一步,雙手背在身後。「你真的沒發現我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對吧?」

  「什麼意思?」

  Clu聳肩,接著又退後幾步試圖清出一塊空地。等確認空間足夠後他蹲下身用五指輕觸地面,原本半霧狀的地板立刻開始緩緩上升。一道簡單的形狀重塑指令。只是隨著長方形變質鏡面逐漸澄澈,Flynn的不安感也愈漸濃厚,最後當高度終於抵達頭頂時,他感覺自己快暈過去了。

  鏡中的他不再容貌衰老,而是與Clu一模一樣。

  「你對我做了什麼!」Flynn握緊手心朝他咆嘯,全身上下緊繃得僵硬。他看見鏡中自己白髮不再卻動著相同嘴形,真實得讓人反胃。

  「不是我做了什麼,而是你做了什麼。」Clu站到Flynn身側、抬手將左臂搭在Flynn肩上。這個舉動令後者劇烈地震了一下。鏡內鏡外一共映出四個人影。「融合的結果。你身體太過虛弱因此我佔了上風,但精神狀態雙方不分軒輊,只能轉換為這種形式…」

  「形式?」

  Clu皺起眉心,用有點責難式的語氣說:「Flynn,別裝了,我知道你已經有頭緒。」

  重新抬手將鏡面向下壓,玻璃隨著Clu的指示緩緩降平。Flynn站在一旁感覺自己幾乎癱倒,因為下一秒,他聽見Clu帶著笑意說:「──你以為你之前陷入昏迷時,都是誰在使用這副身體?」


  tbc.



::::::::::::::::::::::::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