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網站包含部分NC-17 / R-18以上年齡限制內容,請詳閱文章開頭之分級標示,
     並且附帶YAOI、Slash、BL、Bromance、癿、耽美等相關詞彙之同義內容,
     若感心理不適或理念無法接受者,請自行斟酌閱讀與否,謝謝。


Title:墨鏡與書蟲:不,他們不輕易感傷

Fandom: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中譯:好預兆:女巫阿格妮思.納特良準預言集

Pairing:Aziraphale / Crowley / Aziraphale (?)  

Rank:PG

Summary:邪惡從不入睡,Crowley想,卻仍舊隨光線緩緩閉上了眼睛。


Warning:完全的不知所云。其實只是在探討"不可言說"這方面時內心微微地糾結了一下,然後就不知怎地生出這篇怪東西。照例,請先讀過由作家Neil Gaiman與Terry Pratchett合著的小說《Good Omens》。另外*字號為注釋 =)




  【不,他們不輕易感傷】


  「如果一切都是不可言說的呢?」

  昨晚坐在書店二樓沙發上,Crowley正對著某部家庭喜劇大笑時,Aziraphale突然冒出這一句。Crowley雖然聽見了但沒聽清楚,於是他放下草莓冰淇淋罐,轉頭對天使說:「什麼?」

  Aziraphale眼瞼微垂著,像是快要進入夢鄉的孩子、眼神卻又格外清醒。每當Aziraphale露出這種表情時,Crowley第一件想到的事情都是『這傢伙眼睫毛也太長了吧』,然後才會意識到:『他這次又煩惱什麼?』

  「我只是在想,如果這一切都是不可言說的。」Aziraphale微微嘆氣,將身體縮回沙發裡,他的香草冰淇淋早就吃光了。Crowley當下並沒意會Aziraphale是說什麼,以為天使只是提及上個月於水池邊那場對話。那場有關世界末日沒發生這回事可能都是某個不可言說的一部分的談論──他還記得鴨子都從身邊游走了,但不記得游往哪個方向。

  「唔,我本來就這麼認為,」Crowley又吞下一口冰淇淋,然後將湯匙擱回罐子裡重新鏟起一杓,「否則也沒有方法能解釋Armageddon為何最後沒發生。雖然隔天人類的確開始大驚小怪的,但他們不總是這樣嗎?光是一張便條紙弄丟都能像世界末日一樣。」

  Aziraphale沒說話,表情看不出來是無奈還是哀怨,或許還有一點點慶幸,慶幸Crowley這個笨蛋總是可以樂天派地會錯意。然後天使將香草冰淇淋空罐放回咖啡桌上、離開沙發,搔了搔後頸後扔下一句:「我去睡了,晚安。」就離開客廳,連將湯匙放進水槽都沒有意願。

  「嘿,你不是說邪惡從不入睡、而美德永遠警醒嗎?」而Crowley從沙發上撐起身子朝走廊喊道,雖然任誰都知道他這麼做只是想逃避洗碗責任,只可惜天使並沒理會他,只有木門關上的聲音從走廊底傳來,細微得像是有人在一百公里外拉開迷你彩砲一樣,冷清地回應這位惡魔。

  Crowley只好咕噥著窩回沙發裡,挖了一大匙草莓冰淇淋塞進嘴中,「就算我不用開燈就能洗碗,也不能老是利用我來省電費吧*!」然後繼續彆扭地看電視。

  不知道是不是蛇的身型本身就長得像傳導線一樣,而且還是品質劣質的傳導線──資訊從蛇尾傳到蛇頂可以花上整整四小時──直到節目結束時,Crowley才終於意識到Aziraphale似乎不是在說那場談話。

  此時天使已經徹底熟睡了,在清晨三點鐘米色的枕頭與碎花棉被上舒適的深眠著。而那個早已吃完一整罐草莓冰淇淋的傢伙窩在沙發上,看著最近每當十二點肥皂劇結束後都會直播的美國NBA最新戰況即將落幕,播報員用十分歡快地語氣宣布:「讓我們恭喜小牛隊的好運氣!期待明天前24強會帶來多少驚喜……」大概就是在那時候他意識到的。意識到Aziraphale話中有話。像個嗅到謎題的十九世紀私家偵探一樣,又或是感應到地表隨著獵物震動而喚起本能的野蛇,石子投入湖中,過了很久才泛起漣漪,而水紋上印著一條訊息。

  如果一切都是不可言說?

  就這樣,一個小小的句子,就這麼卡在Crowley腦裡了。像衣服上一條線頭,像鏡片緣一道刮痕,或是髮尾一根分岔。兩天後當他站在Starbucks等待店員將咖啡交出來時,思緒突然又跳回句子上去。

  或許這個工讀生在這裡打工也是不可言說的一部分。他想。或許他交給我咖啡是計畫中的一小環,而正如所有時間線的原理一樣,這個環節將會影響到未來所有的發展。如果這一切都是不可言說,他注定要接下這杯咖啡然後發生什麼事,那麼也或許他可以現在選擇不接下咖啡,立刻離開這間店,如此一來就能顛覆整份不可言說、改寫命運──

  不,不行。Crowley在內心搖搖頭,覺得自己有點蠢。如果造物主真的厲害到連他今天下午四點二十分會在這裡買咖啡都安排好了,還知道他一定會要求兩分糖和兩份奶精,那麼祂就一定會預料到Crowley現在會站在櫃檯邊胡思亂想,而且還邊想邊抱怨工讀生怎麼不動作快點。不可言說的力量不可能輕易被扭轉。

  於是Crowley最後還是乖乖接下咖啡,回到他的寶貝賓利車裡,然後一路上邊聽皇后合唱團的歌邊啜飲咖啡,同時忽略腦袋那份當機感。

  音響播出的歌曲從“It's a Hard Life”切換到“Made in Heaven”。Crowley沒專心去聽歌詞,他甚至沒意識到曲名連在一起有多麼黑色幽默。他現在腦中全都在思考:是指那天吃的冰淇淋嗎?是指那天看的電視嗎?那天洗的碗?還是前天的、大前天的、更久之前的事?鴨子游往哪裡,書店為什麼復原了,或為什麼上個月只用四百元美金就幸運地標下一本古董書?Aziraphale所謂的“一切”是指什麼,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但當然最後沒有人會回答Crowley,因為他並沒真的實際問出來,只是停留在思緒胡亂打轉的階段而已。於是這條句子依然悄悄潛伏在腦海中,規劃在“未解決”那一欄靜靜擱淺著。

  又過了大約五天Crowley才重新想到這件事。期間他度過連續四天深夜收看NBA的生活,喝了一堆奶昔、抽了一堆煙,還回家扔了一盆盆栽。最後湖人隊又贏了,總是這樣,Crowley甚至考慮今年要不要弄個奇蹟讓國王隊爆冷門之類的來找點樂子,但最後他只是默默關上電視機,然後倒在Aziraphale的沙發上盯著天花板發呆。天花板上面有火災的痕跡,位置正好在沙發上方,那是數十年前發生過的意外,雖然這間房子只發生過一次火災,而且還沒蔓延到一樓書店前就被撲滅了,不過這仍然讓經濟拮据的天使終於下定決心去安裝煙霧警報器,現在那個小圓盤緊貼在煙痕旁幾十公分外的天花板上,就像個擱淺的白色外星飛船。

  或許那場火災也是不可言說的。Crowley又開始思緒飄遠:為了讓Aziraphale認真看待事情的危險性。

  湖人隊會贏球也是不可言說的,為了順利運作台面下無數利益。

  甚至連紐約與倫敦中間的時差也是不可言說的,為了折磨像他這種日子太閒的傢伙。

  Crowley翻了個身,讓身體更鑽入薄被一些,享受著清晨略冷的氣溫。天色快亮了,但黎明之前的夜晚總是深如濃墨。或許他會睡在Aziraphale家的沙發上也是不可言說的。或許這條被子被Aziraphale買回來也是不可言說的。或許他現在還在煩惱這件事也是不可言說的──畢竟那位罪魁禍首似乎早就忘了這回事,昨晚還和他搶著遙控器要看電視影集Black Books*。那時Crowley眼睛正盯著Spaced*第二季完結篇,而Aziraphale一臉鬱悶地把他的薯片吃光了。

  一旦陷入問題的泥沼後,一切似乎都變得十分可疑,Crowley轉念又想:或許他會跟Aziraphale變成好朋友也是不可言說的,蘋果,伊甸園,火焰劍,雨水,以及因而誕生的第一場對談,也許一切都被設計過,就像他是電腦程序中的0,而Aziraphale是1,0與1無限交織下去最後形成了整套電子系統,形成了整道虛構的友誼。或著更廣闊點想,其實所有人都是0與1,而所有0與1的運行進展都被寫在了造物主的個人電腦裡,祂輕輕按下了執行鍵,於是一切便從西元前四零零四年開始瘋狂運轉到現在。

  那麼一瞬間,Crowley好像突然有點明白Aziraphale為何不開心了。那種被操控卻渾然不知的錯覺,那種沒有自由意志卻努力不在乎的逞強。現實很殘酷,但對於一開始就是整套計畫中的棋卒來說的天使與惡魔們似乎沒有第二種選擇。

  除此之外,Crowley不想承認自己腦中剛剛的確飄過“虛構的友誼”這個句子,然而事實是在這麼想的瞬間他就已經被句子本身刺傷,空虛感隨呼吸起伏飄散。

  不久後陽光終於從窗簾外開始緩緩滲透進屋裡,溫柔得像場過度合諧的入侵。邪惡從不入睡,Crowley想,卻仍舊隨光線緩緩閉上了眼睛。視網膜上映著光點。

  而後在夢境中,虛構的世界緩緩升起了第兩百一十九萬次黎明。

  如果一切都是不可言說,至少那片朝霞足夠美麗。

  fin.


 
:::::::::::::::::::::::::::::

註解

省電費的Crowley:
忘記是書中哪一頁提到的了,Crowley夜視力很好,因此不必開燈應該也能在半夜輕鬆洗碗XD

Black Books:
一部英國電視影集,算是黑色幽默喜劇,故事是說一家書店與書店老闆的古怪脾氣鬧出各種笑料,播出時間為西元2000-2004年。由於Good Omens原著的Armageddon發生時間點大約在二十世紀末,因此若換算出來,這部電視影集很快就在之後的電視上開播了。

Spaced:
同樣為一部英國電視影集,也是喜劇,播出時間為西元1999-2001年,因此若時間換算起來,Black Books上映後不久這部影集就下檔了。

噢對了,有關兩百一十九萬次黎明,由於本短文設定的時間是在二十一世紀初(也就是同樣的1999末-2001年左右),因此若加上西元前4004年,然後乘以一年365.25天後,大約就是219萬3千多次黎明。細餘數字就不列入了。

然後皇后合唱團的歌曲:“It's a Hard Life”與“Made in Heaven”是真實存在的歌。如果連在一起翻成中文大約就是『這是一個由天堂出產的痛苦人生』的意思(笑)


:::::::::::::::::::::::::::::

Talk
 
  其實連自己都很訝異竟然會生出第四篇Good Omens衍生文,雖然當初有想過為Good Omens寫一個系列叫做《墨鏡與書蟲》,但只是單純抱持著『啊啊,一定寫不出來的,或許只能生出一兩篇而已,系列標題只是標好看的--』這樣的消極想法,沒想到現在已經第四篇了,還有愈寫愈奇怪的趨勢,當初完全沒料到呢 XD

  現在仔細想想,在中文圈裡看過Good Omens這本小說的人或許很多,但腐Good Omens的人卻極少,或著就我所知只遇見過兩位。其實會寫衍生文有一半也是因為自high吧,同好愈少就愈有想做點什麼的心情。而且發現自己好像老是愛參雜著大量注解,閱讀起來應該很麻煩吧,所以這次就減少數量了。其實原本在這篇裡想表達一種無奈感,但最後的收尾卻達不到預期張力,最後只好草草了事,希望不會太怪。

  然後說到這篇的起因,昨晚又大略翻了一下小說、簡單地思考"不可言說"的想法後,突然有些感傷。那種一舉一動都已設定好,所有東西、情感、成就、回憶、甚至包含靈魂本質都是被設定好進而演練的感受會是如何呢?當然,這只是將該論點誇大後所得到的假設,好像有點太抹滅自由意志了,但倘若一個人能因意識到自己的命運甚至心靈全然都是被設定好的而悲傷,那麼這份悲傷是不是也是"不可言說"裡一開始就包含的一項可預料因素呢?更別提C與A兩人早已提過他們並沒有自由意志,這讓我無可自拔地傷感:在造物主的實驗之下,身為實驗品的我們是如何無力且渺小,甚至連感受到這份無力都是被設計好的,而這將是無其諷刺。

  負面的話就不提太多了,總之謝謝你閱讀到最後 =)

  如果還有可能生出第五篇,希望下一篇能來寫寫鴨子什麼的 XD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RA
  • 沒想到GOOGLE"GOOD OMENS"會找到這裡!!
    您好!!我也是同好,能看到此文章真是開心極了!!
    原書中Crowley和Aziraphale的互動真的很可愛OUO

  • 同好你好OAQ!!!!!!!!!!!!!!
    華語圈萌Good Omens的人真的很少啊、
    每次看見有人在GO文章下留言就好感動TUT

    不過我寫短篇總是有點迂迴、切不上重點的感覺,
    一直很希望之後有機會能寫得更直白什麼的(但又怕太衝動變OOC...)
    幾個月前倒是在隨緣居論壇上看過一兩篇GO衍生,
    步調都很迅速輕快,若有興趣可以翻來看
    (不過不太記得CP傾向了,只記得級別在NC-17以下)
    人物比我寫的要鮮明得多,應該會更有起伏感也更有趣

    總之萬分感謝你的留言,
    還以為這樣情緒彆扭的短篇不會有人再想看了...我現在實在是超感動///

    Hover* 於 2011/10/14 03:35 回覆

  • RosemaryY
  • 啊嘞啊嘞!隨緣上也有GO嗎!滾去看!
    我要說是因為湯上PO的缺和抖森的GO圖才萌上這對會不會被斜眼(﹁"﹁)

  • 隨緣裡現在貌似有許多GO文了,而且大多是Crowley / Azira,梗概都挺有趣,
    記得上次好像還有個長篇在連載來著... 不知道現在完結了沒就是(太久沒回去了Orz)

    另外說到湯上、是說Tumblr嗎?記得之前也在上面看到GO和其他作品的crossover,
    不過是有人把Crowley & Azira和X-Men: First Class中的教授與Erik合在一起,
    看到後還真讓人有點期待GO電影化並且請相關演員來演呢www
    (↑當然換成BC和MF也很棒w)

    Hover* 於 2012/04/28 18:43 回覆

  • RosemaryY
  • 就是嘛!這麼好的書,這麼多美CP,快點拍嘛!GO已經買了,快遞路上(= ̄▽ ̄=)V

  • 其實就算只是單純的動畫或影集也滿足了,
    可是這麼多年來不知為何就是沒人拍(淚

    不過若以後真有機會拍電影的話,希望會是上下集、把細節梗好好呈現,
    不然像魔法O的學徒或波O傑克森之類那樣草草帶過... 可就真的悲劇了(掩

    Hover* 於 2012/04/29 23:46 回覆

  • ulva
  • 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是搜go搜到这里来> <
    看到同人真的好开心!萌了好久只有fanfic和LJ上的英文看实在是很不方便,找到中文同人真是太好了!谢谢您写这个!
    顺便,‘不可言说’是BIBLE的一个论点,大意是上帝是大人,我们都是神面前的小孩子,我们揣测上帝的意图,就像小孩子揣测大人想干什么一样,所以神的言行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言说’的。^_^

  • 謝謝你的留言、又認識一位Good Omens的同好真是萬分開心的事///
    GO的二創衍生作品的確在中文圈裡不常見呢,而我大概又太笨拙了,因此直到現在仍學不會在LJ上搜文... 不過估計搜到了也是英文苦手 (嘆

    說到"不可言說",這算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個概念呢。不過不可否認地,在經過長年的催化後,這個聖經概念也透過愈加開放的社會風氣而參入了各種陰謀論思想。

    無論是在GO的原文裡,亦或是其他牽扯到西方宗教理念的現代化作品,"不可言說"四字很顯然地都經常從原先"上對下的認知與理解隔閡"轉變成為了更加諷刺的專有名詞。雖然這麼說在信教者耳中應該近乎褻瀆--但是否這也間接暗示了一種"白色恐怖"的關係呢?我想這是近代各方流派都十分熱衷探討的一件事。於是,『不可妄加解讀揣測、不可妄加探究其理。』逐漸地,不可言說四字也從原先信徒對於神言之奧妙所產生的簡單形容詞而轉變成為這種附帶強制性的、具有濃厚壓制意味的詞彙。世人對於聖經理念的反思因為這四個字而間接被帶動與激發,人與上帝之間的隔閡也在自由思想的推動下逐步縮減距離。

    但這究竟是好是壞呢?當社會愈加開放、人們對於宗教的信賴越發質疑、進而讓原先"不可言說"的深奧神言被世人放大檢視,最後產生曲解或過份渲染時,這份自由思想會是帶領我們突破傳統宗教理論束縛的利刃,還是引領我們邁向深淵的第二座巴別塔?像這樣層層包裹的辯駁,以及無限延伸的理論,便是我最鍾愛的地方了,也是我認為最能突顯人類文明思想發展到尖端程度的地方。

    打著打著不小心就變成一篇冗長的回文了,希望若有信教者看見這些文字,不會感到氣憤XD" 畢竟雖然在這篇短文裡,夾雜了大量的宗教質疑,並且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不可言說"四字,使之轉換為一種彆扭的陰謀論,不過整體來說,我還是十分希望世界上真有造物主的--畢竟這麼美麗的宇宙,怎麼可能沒有對等美好的源頭呢?

    總之,最後再次謝謝你的留言,我真的真的很開心能夠又認識一位GO的同好,能夠巧獲知音向來都是人生中最榮幸的一件事啊 ////

    Hover* 於 2012/09/04 09:28 回覆

  • ulva
  • 感谢您那么长的回复!
    我不能说是信教者,但是因为家庭的关系从小被带去教堂,也在学习BIBLE,也有每天做祷告,但信心还不够……首先在同性恋的问题上我就和教会的姐妹有分歧,不过这个是题外话了。但是教会的姐妹也有在看GO的,她们觉得,因为没有从根本上触犯ineffability--所以,GO是一本有趣的书,并不是渎神的书。
    (我自己看GO的时候也很矛盾,但是看到结尾真是豁然开朗,这样的玩笑完全无损于主的威名。只要想到这一切不可言说,就觉得主也是喜悦这一切的。不好意思忍不住在您这里讲这些事情,希望不要介意> <)
    同样的,您的短文里提到了诸多和不可言说有关的问题,在信教的人看来,就像是小孩子跟大人提的问题一样,因为您不信教,所以会提这样的问题,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关系。
    宗教在很多国家失落,被讽刺或者批判,但是,在信徒的眼中,这是考验,并非灾难,毕竟信徒们要听的是神的话,而不是人的话,只要信心足够,就算是充满荆棘的道路也可以走下去。(对不起又忍不住讲宗教的事情了……)
    不知道我有没有说清楚……总之,请不要太过担心宗教的问题!><
    同时很抱歉没有办法跟您进行进一步关于宗教批判的讨论,因为我在这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了解。希望可以看到更多有关亚兹拉菲尔和克鲁利的故事!(对不起我真的不像是信教的……)

  • 啊、說到教堂也勾起我許多回憶呢... 其實我家裡也算是具有宗教信仰,由於父親以前小時候被受洗了3次的關係,居美的姑姑們又十分虔誠,所以在年幼時曾有一段時間會去教堂。不過後來或許是受母親一方的家人影響吧(我的外婆篤信道教,而其他親戚又多屬佛教),接觸各種不同的東西信仰後,就逐漸成為現在這樣的微妙狀態了(笑)

    所以,請完全不用擔心談及宗教理念等等的事情呦,只要不帶有任何強迫性言論,無論是什麼立場我都完全不會介意的。說起來,生活在東洋國家,又處在現今這樣一個開放的社會裡,還真是各種宗教文化都接觸得到呢。不同於某些西方國家仍在極高比例上都篤信單一宗教,生活在生活在近代這樣充滿文化衝擊的亞洲裡也著實是一種福音,不但會有更多的選擇性,從根本上也能更加藉由多方立場的眼光去看待事情,我個人認為是一件很棒的事呢 :D

    Hover* 於 2012/09/05 11: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