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網站包含部分NC-17 / R-18以上年齡限制內容,請詳閱文章開頭之分級標示,
     並且附帶YAOI、Slash、BL、Bromance、癿、耽美等相關詞彙之同義內容,
     若感心理不適或理念無法接受者,請自行斟酌閱讀與否,謝謝。


Title:Puma and Fly:42nd St.

Fandom:Hurts(中譯:傷痛樂團)

Pairing:Theo / Adam (前後無差)  

Rank:PG

Summary:2005 xmas eve.

Disclaimer:全棄。除了黑色高領毛衣那一部份之外。那純粹是我的妄想。


42nd Street




  Maybe we'll see that we were wrong, if we ever look back one day. But until you come back where you belong, it's just another lonely Sunday.


  【42nd St.】

  現在回想, Adam對他說過的第一句話似乎是:「別過來。」

  不遠處的扭打此時已逐漸緩和,但爭執依舊持續著。Bootle街的夜晚並非總是如此喧囂,而今夜顯然是個例外。Theo看著朋友被打到地上又氣憤地爬起來,那拳頭揮舞的聲音透過酒精轉化後恍若狙擊槍響。若每人都配發一套軍服,他猜這裡看起來或許就像個活生生的二戰戰場。

  啤酒,琴酒與杜松子酒。眾多酒精混合著香料在血液中緩緩流動,像是雪水經由陽光悄融於溪流般暖和。Theo能感覺到肩頸那股沉重隨時間流逝變得越加難熬,以及胸口截然不同的飄然在鼓動著。他站於夜店門口左側,靠近街角那方,而沒有任何人有閒暇注意到他、注意到他這個默默置身於事外的傢伙。

  現在回想,他當初不應該喝這麼多酒。

  Bootle街並不寬,42nd Street Nightclub門口也不大,因此若要鬧事,唯一的優勢只有旁邊的Deansgate大道。在大馬路上打起架肯定比小巷內爽快,這也是為何戰場位置正不斷挪移。

  當朋友們已幾乎消失於轉角邊緣、Theo再難單靠眼神追隨時,他才認真考慮起移動的想法。然而事實證明Theo早已醉得走不動了,縱使理智告訴他必須追上,身體卻要求留在原地。

  在酒精攻克下,前者通常都是沒什麼說服力的。

  於是Theo最後吋步未移,選擇等待朋友們解決問題後繞回來找他。也大概也就是在那左顧右盼的當下,他恰好與那位陌生人眼神相對。

  在夜店大門另一端,素未謀面的一個青年站在那裡,帶著一臉茫然。

  現在回想,Theo那時實在沒什麼資格評論對方衣著,畢竟自己只套著品味廉價的黑色外套,腳上也穿著舊球鞋。然而五年後的現在,Theo仍能清楚描述那夜那人看起來是怎麼樣的。髮型維持著數年來未曾改變的模樣、兩邊都削去了,頸線則過分乾淨得像是德軍下士。上身套著黑色高領毛衣,下身配上深牛仔褲與帆布鞋──雖然所有英國的青少年都曾穿過這種裝扮,但在街燈照耀下,那近乎透明的淺灰瞳孔的確令Theo印象深刻,散發出一股隨性的創作家氣息。

  出於好奇心,他往那人所站方向靠近,或許只是一種獨自站在街道邊的孤寂感,也或許帶有一絲打探意味,然而Theo才剛邁步,穿著高領毛衣的青年就開口了。

  「別過來。」

  那份語氣間的不容質疑令Theo愣了幾秒,進而轉換成錯愕。

  「為什麼?」回神後,他有些被冒犯的問道。然那人卻只是別開視線,轉頭盯著夜巷,讓Theo幾乎以為方才是陣幻覺。

  就在他二度邁步前進時,那人才再次帶著有點疲憊的語氣阻止他:「別過來,我不想打架。」

  直到這時Theo才意識到兩人間的立場。他太晚走出夜店,以致於還沒來得及釐清狀況就聽見滿街喧囂。而一直站在角落的青年顯然將自己保護得很好,甚至直到現在街上再無他人,才令Theo才察覺他的存在。

  「把這裡當成是休戰區行嗎?」

  略為思考後,Theo以一種半帶妥協的示弱出口。並不是他退縮,也不是棄情誼於不顧,只是在酒精掌局下,凡事都以自保為優先,而Bootle街上除了他們兩個之外已沒有任何人,因此縱使是短暫的休兵應該也無傷大雅。

  青年看了看他,似乎有些狐疑,但在Theo毫無防備的眼神下還是被說服了。他朝Theo點頭,但卻在動作過後突然皺眉,Theo猜測這個陌生人大概也跟他一樣是醉得不行,才會在點完頭後有這種反應:酒後暈眩。

  Theo逕自往人行道邊緣坐下。對比起隔壁的Deansgate大道,這裡顯然平靜過度。而青年則繼續站在大門另一邊沉默著,好似一座十六世紀的大理石像。「你是本地人嗎?」Theo轉頭問那人,這次他只是單純好奇,畢竟這場打鬥似乎永無止盡,爭吵聲總在短暫的停息後又迅速揚起,而那一點點的興味在酒精催化後變得同樣攔不住,如同街外那持續不斷的抗爭一樣於意識中緩緩拉鋸著。

  那人再度試著點頭,但在意識到剛剛的痛苦後,又立刻轉換成口頭回應。

  低沉,直率,還有些睡意。Theo不著痕跡地觀察了一遍語調,然後含糊應了一聲,將視線重新投回轉角。

  青年的語氣間透露著一種鎮定,彷彿只要他想,便能從容仗著昏昏欲睡的意識慢步走回家。Theo不禁猜測若兩人現在突然反骨地打起來,那更虛弱的他必定沒有任何勝算。

  而除此之外,縱使只是一個簡單的問答,也足以讓Theo感覺到那股截然不同的氣質了。那樣既沉穩又茫然的氣息在那人身上融合成了一種奇妙的狀態,與Theo的開放全然不同。

  42nd Street Nightclub,顯然能讓什麼類型的人都聚在一起。

  但令Theo沒想到的是,在一陣不長也不短的沉默之後,率先想打破僵持的卻是身後看似孤僻的傢伙。「你呢?」那人語調平淡地問,彷彿只是在問能不能借個打火機。

  Theo愣了一下,進而重新轉頭看向身後,這看似簡單不過的句子讓他有點困惑。但意外地是他卻在那人眼中發現了先前不曾見過的一絲好奇心。

  他將視線定在青年臉上,努力回憶著被酒精抹去的問題源頭。

  而現在回想,那人那時必定看起來像是隻怯生生的角鹿,才會在意識到Theo盯著他後立刻把手抽出口袋中。帶種略微遲鈍的慌張感,還透露著些許脆弱於擔憂。Theo平時隨意停留的視線總有讓人手足無措的本質,即使在被酒精軟化過後也一樣,而他雖然只是恰好定焦而已,卻也足以讓本來就處於不同群體的青年心生警戒。

  意識到自己在無意間喚起了戒心,Theo出於友善地問:「你想坐下來嗎?」

  而青年遲疑了。很顯然地。

  Theo沒怎麼在意,只是重新轉回去靜待著,抱點何嘗不試的心態在這層交流上游走。空氣轉瞬回歸於寧靜中,除了偶爾自街角傳回的一點零星爭執外幾乎是全然沉寂的。街燈灑落於地,而Theo嗅著那股流動夜色,像在感受那股酒糟與香料氣味混雜於呼吸間般靜靜等待。

  大約過了兩分鐘後、幾乎讓體內全是酒精的Theo都快忘記自己方才問了什麼時,他才發現那個人走到身邊坐下了。

  布料摩娑聲於耳際不遠處響起,帆布鞋的膠底讓腳步輕盈得幾乎聽不見。那人並沒有坐得離Theo很近,但即使是這樣一個簡單的舉動也足以讓人理解到當中放下了多少戒備心。他們的朋友正在大街外互毆,而他們卻坐在夜店門口抽離現實。Theo再次偏頭,望進那位陌生人眼裏,斟酌著這次該用什麼句子當開頭才好,當作這奇妙的休戰陣線的開頭。

  他說:我叫做Theo,你呢?

  而後,在那人終於報上姓名的同時,Theo也才發覺那傢伙的瞳孔其實一點都不是灰色,而是真正的淺海藍。

  現在回想,Theo早該知道那晚就是他所有的轉捩點。所有的。

  Adam Anderson。他聽見這個名字飄散於夜空中,而後化為聖誕前夕一縷薄霧。

  fin.


::::::::::::::::::

Talk
超莫名的一小時短篇速成 (囧)

其實我腦中現在塞滿了Adam's braces... 自從那天看完宴餘大給的英文短篇 The Mirror 後就無可自拔地中毒了(艸

然後因為仍處在完全摸不清個性平衡的狀態上,因此若感到OOC或崩掉什麼的請見諒,
另外我剛剛有點無聊地去google了一下這間夜店的位置:

 Bootle St. & Deansgate St.

兩人當初就是在這間夜店外相遇的。至於相關訊息來源請見下面這個訪談,55秒後開始提及。

 

不確定有沒有弄錯,不過Manchester似乎只有一間夜店叫做42nd Street,所以應該是不會錯... (吧?)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阿晚
  • 喔喔!上面的訪談還是我第一次看Adam開口說話(blush)好可愛啊啊啊XDDD
    Hover真的超厲害..新文期待www
    Mirror那篇也好棒.Adam的braces真的...超可愛的你看可愛到我鼻血都流下來了喔(髒死了快擦

  • Adam每次都在旁邊默默聽Theo說話或是扭臉(?),但一說起話就是亮點,都很幽默ww
    youtu.be/BrsBycBN9oo
    youtu.be/4gOEE8CN334
    youtu.be/5wQz3SbcTZ4
    youtu.be/GCZeOgcSaCA
    youtu.be/ggq1NmK03Mo
    youtu.be/Qi8e7w1SEZM

    這幾個訪談都很可愛,還有
    SWR3 New Pop Festival 2010那隻也是,兩人一搭一唱的XD

    話說回來其實Mirror那篇根本就是綑綁play的前戲吧^q^ (血流不止)

    Hover* 於 2012/03/13 04:46 回覆

  • Murry
  • 每次看到大大的這篇文,我就會想起這可愛的倆個一本正經的把倆人相識的經過演出來的片子,有種相愛的情侶總是喜歡和別人分享自己是如何相戀的感覺(啊啊,我又花癡起來了)

  • 有種回憶錄的感覺嗎 xD
    其實說起來,我的確很喜歡寫過往的事呢,
    經常用歷史紀錄來當作題材什麼的,
    那種介於真實過往與些微架空之間的感覺一直都很有趣,
    像是與生活真正接軌一樣,每個空白處都有可能會是我們所期待的走向 =)

    Hover* 於 2011/04/21 11:47 回覆

  • Murry
  • 確實有種回憶錄的感覺。
    你寫什麼我都喜歡看XD

  • 真是抱歉隔了這麼久才回留言、最近學業有些忙 |||b
    真的很謝謝你的鼓勵,之後有時間我會試著多產幾篇看看的 =)

    Hover* 於 2011/04/26 13:30 回覆

  • Murry
  • 學業最重要,所以等有時間才回复,才花癡吧XD

    我平時看到他們的某張照片,或某個現場表演,或某個訪問,突然的有了感覺,就會把腦海中的片斷記錄下來,所以我那些都是片文,有點像Rios大片文的感覺,莫非他也是想到就寫下來。

    我也很想寫篇完整的文,不過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望天)。

  • 其實片段文也有片段文的美呢,我很喜歡那種碎散間展露出的美麗XD
    Murry加油了,期待有一天也能拜讀你的作品呢w

    Hover* 於 2011/04/30 22:58 回覆

  • Murry
  • 片斷文確實比較有趣,都是把突然冒出來的念頭記錄下來的東西,可能只是短短的一句而已,然後有時間的時候打開看看,然後會心一笑。

    例如我看到他倆的訪問,我某天就寫下了幾句,給你看看:
    Adam喜歡靜靜的坐在Theo的身邊,聽著Theo說話,Adam喜歡聽Theo的聲音,喜歡Theo揚起左眉的樣子,每次都忍不住的想親上他一口,只要有Theo在身邊,Adam就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hover大可以拿來寫一篇哦)XD



  • 有空我會試試的xD

    Hover* 於 2011/05/06 03:04 回覆

  • Murry
  • 希望Hover大快快有空。

  • 我會加油的,謝謝 =)

    Hover* 於 2011/05/18 00: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