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網站包含部分NC-17 / R-18以上年齡限制內容,請詳閱文章開頭之分級標示,
     並且附帶YAOI、Slash、BL、Bromance、癿、耽美等相關詞彙之同義內容,
     若感心理不適或理念無法接受者,請自行斟酌閱讀與否,謝謝。


Title:Puma and Fly:Tie

Fandom:Hurts(中譯:傷痛樂團)

Pairing:Theo / Adam  

Rank:R? 其實大概是PG-15

Summary:沒有領帶,沒有領結,也沒有袖套,那是他們對於Hurts衣著的隱性公約,當然,也沒有金屬夾扣。

Disclaimer:依舊全棄。與現實人事物無任何關聯,哪怕各種名稱的吻合程度高達99.8%也一樣。

Warning:不溫和的Theo,有點腹黑的Adam。然後依舊是字數少得坑爹的極短篇(我的腦內最近似乎灌了個程序叫做『內容寫超過兩千字就會燒壞』...)





  【Tie】

  他說話裡總帶著刺。

  很英國,很冷式,也很毒。像將百香果切片扔進壺裡,不消幾刻便能從茶香中聞出渲染的酸澀。

  他說話也總是迂迴婉轉。隱喻、隱喻再隱喻,一位在眾多文字遊戲間游走的獨裁者,永遠不嫌疲倦。

  但他說話卻是十分沉著的。沉著得有時甚至能靜上一整天只出口兩三句。那份極為克制的沉默令他原本行事主動的特質在重重包裹後變得相對被動,那位被Theo形容為美洲豹般精準的男人總是選擇在不該退縮的時候猶豫、在該迎擊的地方棄守。

  或許就是這股特質令他如此與眾不同吧,一種在兩極間互相拉扯的魅力。而他們都並不是禮貌的支持者,也同樣不崇尚修辭,因此當Theo一口咬上Adam的肩胛骨時,不意外會聽見耳邊飆出一句髒話。

  也就只有這種時候,Adam才能丟下那堆該死的沉默,盡責的當個二十六歲年輕人。

  Theo並未咬得很深,只稍稍留下瘀痕,卻也已足夠讓Adam頸線變得更加緊繃了。Adam沒有求饒,更沒有繼續辱罵,眼神卻十分鋒利。Theo能從Adam的瞳孔內看見那股狠勁,他們此刻近得甚至能聽見彼此吞嚥聲。「說過不能用領帶,我們的日內瓦公約。」他瞥了一眼上方,那個將Adam雙手綑綁於床頭板的位置,然後又讓視線回到胸頸前,嚴肅聲明道。

  深藍與黑的斜切條紋襯在手腕上,看起來就像獄紋。Adam只是屈起一抹複雜的笑,同時盡力讓還沒脫掉的皮鞋底避開床單,他不喜歡白色被弄髒,縱使那是旅館的床也一樣。「沒了民主,怎麼談人道?」他諷刺。此刻身上的西裝背心早已被Theo扔到床底下,房間鋪著一層厚地毯,物品落上去甚至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就是錯過民主,才跳來實行人道。」Theo則緩慢地一顆一顆將襯衫釦子扭開。他並不是暴力的人,也不是不珍惜衣物的傢伙,卻很享受風雨欲來前一刻。

  沒有領帶,沒有領結,也沒有袖套,那是他們對於Hurts衣著的隱性公約,當然,也沒有金屬夾扣。

  而Adam很顯然根本就不該去買那幾條東西的。誰買了誰就負責;他犯了法,於是今天就輪到Theo來享受之後的人道處罰。Theo不疾不徐地抽開身下人皮帶,拉開西裝褲拉鍊,今早才燙好的襯衫如今都已亂了,彼此的頭髮也是。

  「我一直都在想,你的雨傘什麼時候才會送來。」他邊說邊掏出今早領到的新梳子,塑袋包裝甚至還沒撕開。如果將這一柳柳木痕壓印在Adam胸口,會顯現出商品條碼般的圖案嗎?Theo想:還是他該輕輕往下勾勒,看會引起何種效果。

  雨傘,Theo梳子的相對物。他於動作間不經意看著梳側上那刻有自己名字的縮寫,同時疑問公司到底何時才會想起Adam的願望。梳尖輕輕掃過那人右乳首,立刻激起身下一陣反應。

  除了難得放下沉著之外,Theo意外地發現,Adam今天在給予呻吟方面也異常慷慨。

  他將梳身往更下方滑去,同時緊緊盯著Adam露出那介於那期望與羞怯間的神色。「在開始前,還有什麼需要重新辯駁的嗎,民主先生?」他問,同時開始思考Adam該不會是明知故犯吧,因為他顯然也很享受判決來臨的前夕。

  Adam只是抬首,微微喘氣,再也沒扯過一次上頭的領帶。那眼神如今充滿該屬於美洲豹的直接,沒有棄守也沒有猶豫,一如Theo當時在採訪中形容的那樣。

  他說:Shut up, and do it.

  Theo扯起一抹笑,人道地照做了。

  fin.


::::::::::::::::::::::::::

附上一些不太重要的解釋:

日內瓦公約
一個主張各種人道權益的條約,被廣泛使用。

被Theo形容為美洲豹的Adam
在Dazed & Confused的訪問影片末尾(詳細請戳這裡)主持人要求兩人形容對方為一種動物,Theo說Adam感覺起來像美洲豹(Puma)而Adam說Theo感覺起來應該是種昆蟲,會不停飛來飛去的...(主持人提示:蒼蠅?)Adam:嗯,對,就像是蒼蠅(Fly)。XD

不能穿領帶的規矩
一次上德方節目時,主持人問說加入Hurts有什麼要求嗎?兩人回答:先要改變衣著,不能穿領帶,然後衣著要簡潔,還有兩側頭髮必須乾淨俐落(像Adam那樣削去,或Theo那樣梳整)接著我腦中就形成了『如果他倆其中一位買了禁忌物領帶,最後一定會惡質地成為床第情趣吧?』這種糟糕想法...(掩)

採訪影片請:戳這裡,2:30處開始。

Adam的雨傘
在一次訪談當中(點這裡,5:14處開始)主持人問說Theo的梳子是隨身帶的嗎?從哪裡來的?Theo便提到當他們被公司簽下後,就向公司做了要求,Theo希望能有刻著自己名字的扁梳,還說這個物品能夠提醒他自己終於走到這一步云云... 然後又說,Adam那時是要求雨傘,只是還沒入手就是了。

::::::::::::::::::::::::::

最後真的抱歉,我不但捏造情節無能、H無能,現在甚至連單純的前戲都 Orz...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表達開頭寫的:『那份極為克制的沉默令他原本行事主動的特質在重重包裹後變得相對被動』這句話而已、真的。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Murry
  • 把倆人的特性表露無遺,我實在是太崇拜你了,看到某些片斷忍不住笑出來!
    我在想,如果Theo和Adam看到大大這篇文,會不會說,咱倆就試試這樣玩,哈哈(我太邪惡了吧?)

  • 崇、崇拜什麼的,這樣太抬舉了(羞
    如果他們真的領帶play的話,只怕全世界的slash girls都要陷入瘋狂了xD

    Hover* 於 2011/04/21 11:36 回覆

  • 和漾
  • 太可愛了這兩只!(掩鼻)

  • 不比你的ASUS可愛啦 /////
    於深夜街頭上追逐的純戀什麼的... 超超超萌(艸

    Hover* 於 2011/04/21 11:43 回覆

  • Murry
  • 那就讓全世界的slash girls陷入瘋狂吧!XD
    PS. 其實是不是應該加上slash boys,我認識很多的腐男,哈哈

  • slash的男友人我好像只認識一兩個呢,
    但倒是見過有好幾個很棒的寫手都是男性XD

    Hover* 於 2011/04/26 13:26 回覆

  • Murry
  • 對,男性寫手寫這方面的文,更加是得心應手,因為他們的感覺是真實的XD

  • 其實就好像女生看百合的感覺一樣呢,我有好幾個朋友就都是這麼說的,
    雖然依舊是直男,卻也會偶爾翻翻BL或相關物,大約就是抱持這種奇妙心情在創作的吧 =)

    Hover* 於 2011/04/30 22:51 回覆

  • Murry
  • 正如我們親愛的李安大導演說的,每個男人的心裡都有一座屬於自己的斷背山(好像是這么說的),而隨著社會不斷的進步,這種現象也愈趨平常!
    所以同人,腐人類越多,世界就會越美好!
  • Murry
  • Hover大大,你看了Hurts在德國Rock Am Ring了嗎?

    OMG!!!!!!
    Adam打領結了啊,我一看到馬上就想到你的這篇文,你可以想像到我現在滿腦子都是什麼東西了吧,哈哈哈…

    Hover大你太有預知能力了!

    啊,不行了,我又要一邊花癡去了!

    晚安!

  • 我昨晚睡前有看了,那一身黑襯衫配黑絲領結再配黑墨鏡,太可愛了//////
    不過可惜地是這一場的聲音沒有表現得如小場子時那麼好,或許是人多了緊張吧

    很想知道Adam的領結是自己挑著繫的還是別人幫忙挑的,無論哪一種都很有愛啊...

    Hover* 於 2011/06/06 22:51 回覆

  • Murry
  • 相信Adam的領結不是自己挑的,就是Theo挑的(哈哈哈)。


    我曾經看過一個Hurts的訪問,Adam就提到過買衣服的問題,大概就是說有的男士穿的衣服看上去很怪,那是因為是他們的女朋友買的,我很贊同Adam說的,其實穿衣之道男性的眼光還是比女性強的(哎呀女生們別罵我啊,嘿嘿),所以當你的男人給你的意見時要聽。

    Hurts在Rock Am Ring的表演非常棒,要知道這可是在白天的表演,因為Theo和Adam都說過他們是屬於晚上的樂隊,而且我覺的官方的錄音反而比較差,我找過有的歌迷拍的高清片子,比官方的棒好多!

    跟著的音樂節,Hurts的表演越來越流暢,想想1個才正式出道1年多的樂隊,能獲邀請參加這么多的大型音樂節,本身就是非常令人興奮的事情,小夫妻倆真的真的好棒!

  • 其實感覺上,女性的男裝品味通常不是很高就是很低呢,比較沒什麼中間值,
    他們倆最近經常用領結墨鏡等等一身黑的裝扮,實在很可愛~

    這樣看著看著,Hurts的場子果然也愈來愈大了,
    看來下一次若又亞巡,票是不會好買了......

    Hover* 於 2011/07/03 18:13 回覆

  • Murry
  • hover大好久不見,想你喔XD

    歐洲新一輪的演出又開始了,看到歐洲的歌迷在倒數,羨慕不已,也盼著能盡快來亞洲,不過我還是最希望能在歐洲大陸看Hurts的演出,那種感覺太美了。


  • Murry好久不見 <333
    在歐洲看Hurts絕對是一種享受了,無論是排場上或是氣氛上
    若是以後有機會能去國外看他們倆的話,我也希望是在歐洲呢
    特別是他們的家鄉英國、或是德國這兩個地方,
    至於來亞洲嘛... 以他們目前愈來愈紅的趨勢來說,以後肯定是難事啊OAQ

    Hover* 於 2011/09/14 00:42 回覆

  • MINA
  • 你好~
    我很喜歡這些文章
    我想請問你~這些文章的由來
    是從哪ㄦ來的?還是從哪翻譯的呢?
    我超愛他們的~謝謝你喔~
  • 啊、請問您是之前在另一篇Hurts文章內留言的訪客嗎?
    因為先前的訊息被設置為悄悄話訊息的關係,
    所以無法讓pixnet之外的會員看見回覆...
    於是我這次先把選項設定為公開了,好讓回覆能被您看見,希望您不會介意 :)

    關於文章本身的來源,由於翻譯這種活兒對於英語不佳的我來說實在有些困難,
    所以目前這個blog內的所有文章都還只以自己筆下的拙作為主。
    這數篇Hurts的短文同樣是出自敝人不才之手,
    能夠讓您喜歡真是莫大的榮幸,在此謝謝您的閱讀與留言了 ///

    Hover* 於 2012/08/22 04: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