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網站包含部分NC-17 / R-18以上年齡限制內容,請詳閱文章開頭之分級標示,
     並且附帶YAOI、Slash、BL、Bromance、癿、耽美等相關詞彙之同義內容,
     若感心理不適或理念無法接受者,請自行斟酌閱讀與否,謝謝。


Title:Rain & Ring/Care & Cake

Fandom:Hurts(中譯:傷痛樂團)

Pairing:Theo / Adam  

Rank:PG

Summary:多年前。一枚耳環。多年後。

Disclaimer:還是全棄。與現實人事物沒有任何關聯--如果有的話請第一刻通知我XD

Warning:由於Care & Cake是Rain & Ring的後續,建議勿跳著讀。





  【Rain & Ring】

  Adam從外面提紙袋回來時,已經是下午兩點了,雨水從屋頂排管流瀉而下,在公寓外一角奏著單音小調。他見Adam脫下帆布外套,上面已被雨滴渲染成深色,然後再把懷中護著的紙袋放至餐桌,脫手那層早已破破爛爛的薄牛皮紙。

  「買了什麼?」Theo問,繼續觀察Adam動作。Adam的頭髮如今都濕了,水珠沿頸線融入針織上衣裡,深灰色V領長袖因此變得暗沉,與外頭烏雲應襯就像抹夜色。

  「米。」Adam只回答這個單音,然後就開始脫衣服。Theo轉頭向上,繼續邊看天花板邊聽音樂。那是一首新完成的單曲,他試著找出瑕疵找了一下午,目前只挑出兩處有細微雜音。

  Theo不知道自己期間有沒有隨節奏哼出歌詞,因為他太過專注於聽覺,以至忽略其他事物。天花板上有塊小小水漬,自下雨開始後便沒有擴大也沒有縮小,他猜想或許再過不久這間屋子也將開始漏水了,雨滴將自每一個角落鑽入,落在早就已經毫無遮蔽的兩人身上。

  當唇間傳來一抹濡濕觸感、紙質的生澀印上鼻尖時,Theo才猛然意識到Adam已經在旁邊當了好一會聽眾。他摘下耳機,把置於臉上的那個小紙袋拿下,然後瞄見那位把東西丟在他臉上的人坐進沙發另一角開始啃麵包,表情平靜得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這是什麼?」Theo問。很顯然這麼小的紙袋不可能裝得下唱片,或許連裝手帕都有問題。

  「禮物。」Adam語氣含糊地回應,有點敷衍的意思,但Theo知道他在外面奔走了一早上還沒吃東西,所以也沒計較,點點頭就拆開袋子。

  裡面是兩個小小的金屬環,像戒指,卻又有接合處。Theo小心翼翼把東西倒入手掌中,然後把紙袋塞進褲子口袋裡,開始研究那玩意。其間Adam一語不發,只是讓那半條麵包佔據了所有世界,直到吃完為止才又揭曉下個謎題:「是耳環,別拉壞了。」

  啊。Theo發出一聲單音表示瞭然,然後驀然離開沙發,走回房間把小鏡子拿出來,坐回原位後便帶了一只上去。

  「怎麼樣?」他又問Adam,嘴角忍不住上揚。Adam點點頭表示好看,沒有說話。事實上,他今早站在飾品店前甚至都不必費心思去挑選樣式就買了,因為Theo總是帶什麼都好看。

  「怎麼突然送我。」Theo這才想起問題癥結,這次吃完麵包的Adam聳聳肩,迅速回答:「你生日。」

  這下Theo又另發出一個單音,顯然直到現在才想起自己的大日子:「很貴?」

  Adam搖頭,把手上塑料袋折好,起身丟到廚房裡。雨水仍在屋外流瀉著,於Manchester街頭敲出一聲又一聲促音。當他走回來時,發現Theo遲遲沒有把另一邊也帶上去。

  Theo瞇起眼看向天花板,又回到先前仰躺於上的姿勢。Adam走過他身邊時,發現那人突然舉起一隻手。「怎麼了?」Adam說。這是今天他走進家門後的第一個問句,也是平常少見的句型。Theo鬆開手掌,裡面是另一枚耳環。

  「當你覺得真的不是,會直接說“不”。」Theo微笑,卻讓人分不出是在為這小細節而愉悅,或是為Adam剛剛的困惑所高興:「一半給你。」

  Adam沒拒絕,也沒為自己被發現破綻而生氣,只是默默用那隻比剛進門時更為乾燥的手指拾起耳環,塞進牛仔褲口袋。

  「為什麼?」

  窗外水紋如今似剪影般印在那人肩頰骨上,神秘卻又寧靜。Theo聽見後重新望向他,這是今日第二次勝利──讓Adam說出問句無疑是一種樂趣,無論何時何地。

  「就跟你大費周章去買它的原因一樣,Adam。」

  這是一份心意。

  fin.







  【Care & Cake】

  「那我出門了。」

  Theo說出這句話時正站在鏡前整理袖子。他的皮鞋已經穿好了,只是不像之前那麼光亮;耳環還沒戴上,那小小的金屬圈正塞在口袋內;梳子還沒準備好,自從那把白梳不見後他暫時沒心情拿新的;樂手也沒帶著,因為那人正倒在身後五公尺遠的棉被間呻吟。

  「路上小心。」Adam面朝下將臉塞在羽毛枕裡,聲音聽起來像是窒息而死前的最後掙扎。Theo則忍不住站在鏡前嘆息,為今天上午的慘劇再次致哀。

  他知道Adam想去。想去死了。那平時面色沉穩得恍若蠟像的傢伙其實並不比他少愛觀眾一點。如果可以的話,Theo甚至盤算回來時帶點小餅乾或巧克力──雖然不能完全彌補那場意外,卻對取悅某人十分有效。

  「你等下打算做什麼?」他問。

  Adam發出一聲根本不能算是回答的含糊咕噥,逕自抬手把棉被往上拉。但這動作才剛完成不到一半,吃疼聲就又從枕間響起。Theo放下還沒拉齊的袖子快速步至傷患身邊,熟練地把薄被蓋到那人背後。他忍不住再次叮嚀道:「別亂動。如果之後熱敷袋沒辦法換水就別理了。也別逞強爬起來。」

  Adam依然沒回話,只是悄悄把臉從朝下的姿勢換成側頭平躺。Theo又下意識瞄了一眼Adam受傷的背脊,然後才於床邊坐下、拿出耳環準備繫上。這是出門前最後一道手續──其實這一切本該都在舞臺後台上完成的,但今天顯然不是個正常日子。

  才剛將耳環拿出口袋,Theo就發現Adam從後面握住他的手。

  「給我。」

  Adam說,不費吹灰之力從他掌間偷走那枚金屬環。Theo沒試圖制止他、也沒表現出不悅,只是默默等待這位傷患作出下一步行動。但他本還以為Adam會央求著帶他一起去、或甚至使點性子的,畢竟他們兩小時以前還在為樂手該不該上台而爭辯,然而沒有、一點也沒有,Adam什麼都沒說,只是默默將耳環套於小指上固定,再從褲子口袋內撈出另一枚一模一樣的物品,像要確定這兩者不會被搞混一樣,慎重地把東西傳回這隻手、擱回Theo掌心,推著他的手指握住那枚耳環、然後鬆開。

  「早點回來。」Adam說,聲音裡透著些許睏倦,表情則是介於落寞與睡意間的平靜,顯然對自己今晚不能上台已經釋懷一些了。Theo看著掌心,幾乎不敢相信手上這枚小東西尚未被弄丟,他之前甚至以為早在Manchester時就遺失了,更遑論如今被某人貼身帶著。

  只剩下兩小時不到就要演唱會揭幕。Theo將那枚Adam的耳環快速繫上、拉齊袖口,在出門前又幫忙換了一次熱水才與Adam道別離開。前往會場的車程上,他努力止住那股想摸左耳的衝動。

  這不是小餅乾或巧克力就能解決的事,他想:就算兩種都買也不行。

  於是那晚回程時,Theo在街角花大錢買下一份十吋鮮奶油雕花蛋糕。縱使之後回到旅館時Adam已經熟睡,但他知道明早醒來時,他的樂手會得到那份應得的喜悅。

  fin.



::::::::::::::::::::::::::::

  Talk

  自從去年買下Hurts首張專輯後,一直到今年突然燃起來,中間過程迅速得連我自己都嚇一大跳啊。還記得當時在博客來下訂單時,我心想:『這種兩個男人都長得異常俊俏的樂團我絕對不會陷入的,畢竟是叔控嘛。』沒想到自從看見來台演唱會消息後,加上無數採訪影片洗腦下,現在竟然變為半廚狀態了(掩

  而說到Theo的耳環,其實最初買下專輯時,看見封面的照片就讓我有些疑問。例如『為什麼只帶一邊?』、『為什麼選擇帶左邊?』、『耳環是他自己買的?』等等。大概因為想填補這份疑問吧,所以腦補文就出現了(笑)

  至於後續Care & Cake,其實是在說幾個月前Adam受傷的事,那時似乎是搬重物傷到背部,於是演唱會上只出現Theo一個人。不過話說回來,在Adam受傷以前Theo也曾掛病號過,或許下次有空也寫一寫好了,傷到耳朵是不錯的題材(喂)

  另外謝謝約翰席尼的資訊提供,其實我沒有非常積極的在追蹤兩人消息(一直在抑制自己的狀態避免重病這樣...)所以不太知道Adam原來很嗜甜。這消息無疑又讓我更愛這人了,甜食控整個萌翻啊 /////

  嗯,所以大約就是這樣了。另外雖然很不想說出掃興的話,但其實在寫這兩個小短篇時,我一直都只把兩人定位在友誼階段而已。『好像不只如此、但現狀卻已美好』,這種游走在柏拉圖式戀情間而不自覺的兩人不是很可愛嗎?

  當然,要把它想像成是已經在一起也沒問題。畢竟我在寫C&C時就一直想營造一股人妻感xD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urry
  • 回來有新文看了,好開心耶!

    對於Theo的耳環,原來我們的想法是一樣的,我就是認為這是Adam送給Theo的!當然還有戒指,Adam看上去很冷靜,很cool,但其實是因為他只對Theo一個人熱情,浪漫 XD

  • 的確呢,從很多訪談中都可以看出Adam其實有點戒心的,
    真正看過他私底下的樣子、以及過往那份純真的,大概也只有伴他一起成長的Theo了
    只有他們兩個知道最真實的彼此,這樣的友誼實在可稱為彌足珍貴呢 =)

    Hover* 於 2011/05/28 19:46 回覆

  • Murry
  • 看到Hover寫的這段文字,我心裡都有種溫暖的感覺!
    他們倆個的感情絕對就是twins XD
    每次看他們的訪問或演唱會,那種默契就像是天生的,所以也讓我這樣的花癡類對他們倆個有了更多的想像空間。

  • 他們的默契真的好得沒話說呢,
    這大概也是為何我這麼愛看他們live的原因了 :)

    Hover* 於 2011/07/03 18:10 回覆

  • 訪客
  • 你好~我很喜歡這些文章
    想請問一下這些文章的由來?是從哪ㄦ翻譯的嗎?
    謝謝你~
  • 翻譯這種活對於英語不佳的我來說實在有些困難呢,所以目前這個blog內都還只放自己的拙作。能夠令人喜歡真是莫大的榮幸,在此真是謝謝您的閱讀與留言了。

    Hover* 於 2012/08/20 00: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