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網站包含部分NC-17 / R-18以上年齡限制內容,請詳閱文章開頭之分級標示,
     並且附帶YAOI、Slash、BL、Bromance、癿、耽美等相關詞彙之同義內容,
     若感心理不適或理念無法接受者,請自行斟酌閱讀與否,謝謝。


Title:About Adam's Shirt...

Fandom:Hurts(中譯:傷痛樂團)

Pairing:Theo / Adam  

Rank:PG

Summary:Theo不人道地發現其實自己還挺喜歡看見Adam煩惱的。那種由於一些生活瑣事──吉他脫弦,瀏海剪壞或突然變緊繃的襯衫肩線──意外顯得不知所措的樣子,是Theo私底下有些壞心卻又不傷大雅的樂趣。

Disclaimer:全棄。與現實人事物無任何關聯。

Warning:此篇短文包含對於Adam日漸上升的體重與緊繃襯衫之大量議論。但請注意,這並不是吐槽文或詆毀文--這只是一個有關Adam無論衣服變得多緊繃都永遠有群支持者在私底下為他著迷的小短篇而已(羞(←快收回你的Adam廚症狀!

 

那件襯衫曲線幾乎成功的讓世界上所有Adam廚都尖叫了

本短文的最初構想來自於這張動圖。感謝噗友阿湯總是分享大量妙不可言的Hurts資訊。



 
  【About Adam's Shirt...】

  Adam胖了。

  當這幾個字飄過腦海時,Theo十分訝異它竟然不是問句,而是直挺挺的肯定句。這句話是如此傷人卻又直接,他實在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毒舌了。

  其實說胖也不對,就是比以前更不骨感,還有多吃一點而已。雖然Adam的確是胖了──這點Theo不必透過貌似縮水的衣服、圓潤的下巴與消失的雙頰凹陷就能看出來,只要單單望一眼每次下舞台後坐在沙發上啃麵包的傢伙,Theo就能清楚得知以前那瘦得有如木板的時代儼然離去──這並不是一種明顯的胖,而算是身材略為潤飾。

  好笑的是,那位每晚總是剛過凌晨就開始睡眼惺忪的傢伙甚至還不知道Theo發現這件事了。Adam只是在每次吃完麵包又喝完瓶裝礦泉水後,將西裝背心脫掉置於服裝架上,然後用一臉『好想要三秒內立刻倒在飯店床上大睡一場』的表情,默默等待後續處理完畢離開現場。有點沉悶、有點疲倦,但更多卻是平常那副撲克臉,那就是Adam想睡的樣子,Theo再清楚不過。

  說實話,Theo從沒想要插手干預這件事,雖然他知道Adam正在為此煩惱。或甚至換個方向來說:他有點樂在其中。那過往窩在小公寓裡吃白麵條的悲慘日子早已過去,Adam能吃飽這件事是Theo在這麼多個月過去後,每次憶起都仍十分欣慰的事情之一。

  其他令人欣慰的事情還有新西裝外套、新麥克風以及大量異國旅程等等。噢,還有不再廉價的髮膠品牌。嚴肅來說:這點很重要。

  事實上,在仔細思量過後,Theo不人道地發現其實自己還挺喜歡看見Adam煩惱的。那種由於一些生活瑣事──吉他脫弦,瀏海剪壞或突然變緊繃的襯衫肩線──意外顯得不知所措的樣子,是Theo私底下有些壞心卻又不傷大雅的樂趣。

  但別說他這樣過份,因為Theo清楚明白有時Adam也會使這點壞心眼。像是看見Theo到處心急如焚地尋找扁梳時,明知那小玩意放在何處卻始終保持緘默,又或排練時故意不告訴他西裝上有線頭,直到上台前一刻才出聲提醒。他們各有各的方式,在檯面下看似有禮卻不盡然的角力著,就像現在,剛走下舞台,見Adam又下意識往梳妝台走去後,Theo偏頭往沙發前進,拿出手機檢查訊息,同時眼神偷偷觀察Adam舉動。

  他知道Adam在等待他動作,就像一如既往那樣,他們總是等待彼此。一個手勢、一句話或一個眼神。雙人樂隊的優點就是這樣,你的世界不會雜亂無章,因為多數時候它都只圍著除了你之外的另一人運轉。

  Adam的世界如今正縮於這狹小後台內,默默於軌道上滑向Theo那一方。「他們有說收器材要多久嗎?」站在梳妝台前的那人脫下耳機線,眼神正對著三明治籃,但沒幾秒後又移開了。

  Theo隨口應答:「大概一小時吧。」

  於是Adam就這麼悶著了。頭低著,眼神無趣地在桌面上遊走,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電腦裡有一首混音還沒弄完,桌旁也擺著吉他,可他似乎就是提不起勁。Theo正在登入Twitter,每天演唱會結束後他都習慣登入一下,曾經Theo也叫Adam去辦帳號,可是後者顯然閉澀得連網友幾句露骨留言都讀不完。

  這讓他不禁想起幾個月前的事。有一次Theo手頭正忙,要求Adam幫他更新訊息時,電腦桌前突然傳來這麼一句疑問:『他們說的是那個Adam嗎?』

  『哪個Adam?』Theo抬頭。

  電腦前那人的語氣簡直超然得不像訝異:『Adam Anderson那個Adam?』

  事後Theo才發現,原來是一位女網友充滿臆想與不真實性的誇張讚美把Adam嚇得連第三人稱都用上了。裡面塞滿屬於十三歲少女才會擁有的童雉浪漫思維,只差沒加上小精靈與獨角獸就更臻完美。

  『我才不會拖著一身淡藍色泡泡騎著白馬去加州見網友,』Adam錯愕的表情至今Theo仍舊難忘,語氣僵得像是鋼琴鍵卡住一樣:『更不會就這麼闖進別人院子裡在馬背上開小型演奏會……天啊。』

  當然,Theo並沒有告訴他其實網路上瘋狂言論還多著呢。畢竟,把自己唯一的樂手弄瘋可不是什麼明智決定,連他自己都盡量避免在搜尋欄裡打上Hurts或本名。

  網路是個奇妙的世界,同時也到處充斥著恐怖片氛圍。

  回到現在式上。Adam如今已從梳妝台木椅內移駕到Theo對面沙發,但沉悶表情卻不曾改變。他看得出來Adam正開始冒出睡意,時差是個傷害力不小的東西,就連向來自認精力旺盛的Theo也經常在後台打呵欠。只是在事情結束前,除了這一小塊空間之外他們哪裡也不能去,會場周邊更是常有歌迷埋伏,這是現在處於疲勞狀態的兩人所難以應付的。

  然後他看見Adam站起來,走回桌前拿了幾片麵包,又坐回沙發上開始啃,模樣就像隻過度嚴肅的大型栗鼠。不久前那句傷人句子如今重新飄回腦海,Theo敲下最後一個字、按下Tweet鍵,腦袋充斥著這幾個音節:Adam胖了。

  說實話,比起以前那種病態的纖瘦來說,他們如今可算是步入常軌。然而Theo仍忍不住為此感到愧疚,也許是因為自己曾有那麼一瞬間懷念起過往時光,也或許是因為自己在思想中恣意評論Adam。然而事實上他很清楚,讓他感到抱歉的從來都不是自己如此毒舌、也不是在內心評斷Adam,而是比起這幾點之外,本質更令人困窘的東西。

  他懷念Adam以前仍瘦得連Theo褲子都能輕鬆套上的時光,真的。

  但看看對面那如今穿著素面白襯衫與吊帶,由於裁線過於貼身而正好襯托出身體曲線的搭檔,Theo別開視線,重新看向手機螢幕,感覺有什麼東西不合時宜地燒上臉頰,像盞翻覆的燭燈。

  他懷念過往時光,的確。

  但更多的,或許是懷念自己以前從來不曾胡思亂想。

  拉下鏡頭蓋,Theo趁Adam沒反應過來前拍了一張照。後台昏暗的燈光令畫質有些粗糙,但仍能清楚辨識影中人。「怎麼了?」那個已經把麵包邊啃完的人抬頭,面色十分困惑。「沒什麼,只是在更新Twitter而已。」而Theo回答道,然後十分難得的按下今晚第二次Tweet鍵。

  比起以前,Adam的確是胖了。

  然而毫無疑問,那是一種性質迷人的胖。

  fin.



::::::::::::::::::::::::::

Talk

其實這大約是一個多月前打的短篇文了。我平時經常隨手想到什麼片段就寫下來,然後隨意儲存在臨時資料夾裡囤積著。今天整理檔案時,突然看到有個word檔叫作『A胖』,頓時間我困惑了一下:A胖?

結果這個問題在打開檔案後立刻明朗了,因為那篇短文裡,開頭第一句話就寫著『Adam胖了

是的,那就是這篇短文沒錯(笑

其他還有諸多暫存檔都標題奇妙,例如『T梳』、『Tanatos』、『杜松子床』等等,但一時間還沒有機會把它們完善,也許之後找個週末一次把文修出來吧。

其中有一篇原名叫做『Adam LOL』,今天先與A胖一起閱完了,因此下面一併貼上。詭異地是這幾篇片段文我竟然一點印象都沒有,活像在讀陌生人寫的東西一樣。果然平常不應該在睡前寫稿子的,一覺醒來後什麼都忘啦 XD

LOL是一篇很短很短又步調快速的文,述說當年兩人在酒吧外認識並交換電子信箱後,在網路上展開的交流。有點青澀,有點詭異。

文章與附圖如下。另外*字號是註解。

::::::::::::::::::::::::::



  【"LOL"】

  當Theo看見這三個字母穿越無數電纜與線路顯現於他的對話框視窗內時,瞬間左眉毛下意識地抬高了一點。如果當時有任何Star Trek的影迷身處於房間內,看見他這個動作絕對會大喊“大副Spock*!”。然而Theo不看那部影集,更從來沒注意到自己有抬眉毛這種小習慣,於是他只是單純僵在那裡,腦中出現無數難以成型的想像畫面,最後又糊成一地黑。

  lol。Adam回了他一句lol。省略字母大寫,隨性得駭人的lol。

  Theo甚至不記得Adam長什麼樣子。LOL?

  而這又是另一件詭異的事了:Theo自從那晚在酒吧過後便再也沒見過Adam。他們如今在網路上已相處一個多月,但當初那位站在Bootle街上醉得誇張的二十一歲少年如今對Theo來說卻只像是一場過度奇異的夢境。他還記得一些有關Adam的外貌特徵:蒼白,短髮,男性,然而這幾點顯然一點參考價值都沒有。畢竟那一晚並不是他們真正的初次相見,卻也算是最正式的一次了。而老天啊,他們當時甚至都還醉醺醺的,誰會記得Adam長怎麼樣呢?

  於是如今,他們每天在網路上互聊樂團的事,互寄音樂檔,偶而夾雜一些爆笑影片或很酷的新聞,他知道Adam正在某個電視台打工,也知道他喜歡足球與皮鞋,但除此之外就一無所知了。喔,他還知道Adam比他矮一點點,但對方堅決不透漏矮多少。

  而這就是Theo現在所處的困境。沒人會跟一個完全弄不清背景的人每天廝混,那卻是他正在嘗試的。Theo不會否認Adam是個有趣的人,奇特的幽默感與對音樂的執著都令人印象深刻,然而對於建立友誼而言,一堆電子紀錄顯然太過空虛。或至少就Theo來說:他是位注重臨場感的人。

  於是下一秒當Theo意識到時,自己的手指已經從“那照片真的太好笑了”轉變為發送 “嘿,下禮拜想約出來見面嗎?”這個句子。他楞楞地看著對話框,沒來得及挽回隨手按下Enter鍵所引發的結果、懊惱了一下。然而過不了幾秒鐘後,他就發覺其實比起自己不小心送出這句話,更令人糾結的是之後的沉默──

  Adam大概有三分鐘都毫無回應,整整三分鐘。而那一定是Theo人生中遇過最折磨人的網路經驗了,僅次於病毒攻擊之類的。

  畢竟,你要知道,就算不是在約什麼女孩子出去,但其慎重程度之於他們兩人目前所屬的狀態來說,也是差不多緊繃的。


  終於,漫長的三分鐘後Adam回話了。畫面上迸出一句毫不相干的句子:“抱歉,剛剛去收包裹。”

  好吧,至少這解釋了剛剛那尷尬的沉默。Theo迅速追問:“所以呢?”速度快得活像高中生半夜討論要去哪裡噴漆一樣,還是在校長的牆上。

  這次Adam很快就回覆了:“好啊。”然後又打出:“記得小心眼線。”

  所謂的眼線,其實是指他們各自的朋友。自從那晚在酒吧前面招呼過後,他們就像瞬間陷入中世紀舞台劇情節一樣、雙方成了世仇。而在所有劇本中,私通者被發現的下場通常都是不好過的,這也是為何他們先用網路交流了這麼久,避免引發人際災難──雖然Theo必須承認,除此之外,他對Adam的戒心也是要素之一。

  而說到戒心,這可不能怪他。雖然現在Theo已經發現這個人沒什麼好怕的,就是一個興趣相投的本地人而已,但當初Adam的朋友可是將Theo的朋友打腫一隻眼睛呢,沒准他是走柔性路線的間諜還是什麼的,那時Theo真這麼把這個想法當一回事,如今想起來可真蠢。

  “星期六下午可以嗎?”他看著文字被送出,等待遠方回應,不知為何心情有點雀躍起來。Adam這次很快就答覆了,還隨手附帶一個笑臉圖案。

  Theo依然不能想像那晚站在夜店外一臉沉悶的Adam笑的樣子,甚至連簡單的微笑都不行,然而回想起十分鐘之前的那句LOL,再看看現在這個有點傻氣的文字圖案,他忍不住在心裡想道:之後一定要找機會看看他現場笑起來是什麼樣子。

  嗯,也許不用那麼誇張的Laugh out loud吧。但至少要是真實的笑容。

  Theo是位注重臨場感的人。一直都是。

  fin.


::::::::::::::::::::::::::

註解

*大副Spock:一部電視影集Star Trek裡的角色,種族為瓦肯人。注重邏輯思考,個性冷靜又富有哲理。其個人特色為尖耳朵、齊平瀏海髮型,以及不時挑高以表疑問(或好奇、吐槽)的眉毛。(前兩者皆為瓦肯人生理特徵)

Spock  Spock 左為新版Spock,右為舊版

下方則是Theo的magical eyebrow

Theo


然後由於是描寫兩人成為Hurts之前的時光,因此最後放上以前青澀時期的照片作為結束(笑

Old days...

Old days...


其實所謂的中世紀情節&世仇,我試圖暗示的是羅密歐與茱麗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和漾
  • 還真有夾處在Capulet和Montague兩家族對立間的小戀人的味道///(lol)
    我相信下次在線上聊時Theo就會跟Adam要照片來收藏/設桌面哩(笑)

    還是要說一句A胖你好可愛///

  • 設桌面這個想法好可愛/////
    A胖最近好像比較沒有那麼明顯了(還是已經看習慣的關係?)倒是Theo有開始增重的趨勢,不過這到算是件好事,因為他之前實在有點過瘦啊...

    Hover* 於 2011/08/06 02:37 回覆

  • Murry
  • 有新文了,開心!
    等我看了再來說感想 XD

  • 期待你的指教////

    Hover* 於 2011/08/06 02:49 回覆

  • 格子
  • 跑來告白//////
    lol? 這也太可愛了! 很難想像無表情Adam會寫/說這樣的話,好想給外表冷靜心理活動活躍的Adam一個白板! 開心的時候像用即時通訊一樣寫: )或lol,應該是很奇妙的光景xDD

  • 告白大感謝//////

    之前曾經見噗友阿湯與浻聊過相關話題,說Hurts在twitter和FB上的消息,
    會不會前者是Theo發布的,而後者是Adam貼的? (當然這單純只是猜測)
    但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Adam的印象可就真的被顛覆了XD

    不過Adam感覺起來就是個悶騷的孩子啊(至少不像Theo那麼外放)
    實在很想知道他們之前用網路通訊的時光到底是什麼光景~

    Hover* 於 2011/08/14 00: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