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湖面之下

Fandom:Unlight(網頁卡片對戰遊戲)

Pairing:Leon / Archibald(劫影組、利奇)

Rank:NC-17 (R-18)

Summary:數小時後核心成功回收,使它永遠消失在荒野上。


Warning:含有微量異種姦與NTR暗示。請無法適應Hurt/Comfort的同好們格外慎閱。另外與伯恩哈德的R3內容有部分關係,但非常少量(約莫就是帶到一些基礎設定而已,請不用擔心w)

因為是小圈圈內的隨筆,實在想不到要怎麼命名才好... 還請見諒那看起來十分莫名的標題Orz



  【湖面之下】


  滿身冷汗從床上醒來時,天空已近破曉,遠方那第一絲薄弱晨曦就像渦之魔獸所伸來的銳利爪牙。阿奇波爾多偏頭看了一眼時鐘後,發現指針停在比平時還早許多的角度上。

  在那小型鐵器旁擱著一把制式手槍,宛若夢裡遲來的慰藉。雙手仍不時抽搐,腹部有股悶燥感、心率升得太快了──阿奇波爾多不用將手指按上手腕也能從起伏不定的胸膛察覺這些事。穩住呼吸後,他曲起雙腿將身體往床邊窗戶靠去。那被汗水浸濕的短衫緊貼於背,冷汗則滑過椎骨匯集於底部,使肌膚在這種破曉時分顯得更加寒冷,不過黑暗縱使籠罩大半天空,遠方仍帶有少許暖度。

  自惡夢中驚醒已不是第一次發生。黎明如今可謂阿奇波爾多最熟悉的景色。在地平線上那弱如殘燭的光線外,天空仍大半是令人不安的濃紫。那顏色若在以往只是再普通不過的景象,如今卻令人隱隱反胃。

  不到半分鐘,床頭櫃對面也傳來布料摩蹭聲。「阿奇波爾多?」呼喚響起,聲音中帶有警戒。

  阿奇波爾多闔上雙眼,一時間難以開口。布單被推開的聲音很快又傳來,一股視線從不遠處凝聚於頸側。

  那人二度輕喊,這次更加快速、更加清楚,一如那一夜眼瞼上映照的薄暮。猶豫一陣後,阿奇波爾多張口,感受冷空氣鑽入,肺部一陣刺寒,「沒事,只是突然醒了。」

  「少來。」對面床上的利恩立刻反駁,一抹冷硬被謹慎地包裹於關懷下,「這種時間,又是惡夢嗎?」他問。

  阿奇波爾多收攏手指。他能感到謊言爬上舌尖,可這瞞不過利恩,他明白:相處這麼長的歲月後,說謊對彼此毫無助益。

  「真的只是提早醒來而已。」他勉強曲起一抹笑。

  寂靜霎時壟罩臥房,靜得近乎駭人,像對謊言的變相懲罰。利恩如今已全然清醒了,不像方才帶有一絲倦意。鮮艷的及肩長髮被繩帶隨意紮起,那條繩子方才擺在兩人中央的矮櫃上,就在時鐘邊,軍床隨拿取動作發出金屬摩擦聲。

  在利恩醒來前,阿奇波爾多的確曾想要獨自清靜。若就這麼迎接日出,當身體被那暖度侵襲足夠多次後,或許一切重擔也能隨之消散。利恩的清醒卻恰好扭轉了場面,那些他們早該忘記的事隨警戒變得揮之不去,死寂也宛若某種觸發機關,令兩人陷入同樣的桎梏中。

  能讓利恩如此戒備的,短短數個月間,也就只有那件事而已。

  然而逃避不能抹滅事實。阿奇波爾多鬆開雙手,讓蒼白的手指稍微恢復知覺。這句話在劃過腦海的瞬間如針扎般刺人──任務失敗、隊員逃散、樹根在略顯遙遠的頭頂上盤根交錯──每當畫面更推進一分,記憶也更險惡一分。

  磨人的是,思緒並不會因為區區的心境變化而停下,反而更加鮮明。他還記得利恩是在三週前搬入寢室──當時醫師命令必須有人照看傷患,彷彿阿奇波爾多並非是早已年屆三十的成年男子,而是連刀傷急救處理都還一知半解的新訓生──於是利恩自願接下任務,成為之後每夜針鋒相對的起點。

  不過,原先情況並非如此僵持。頭幾天,他們在相安無事的生活中度過。阿奇波爾多定時接受利恩換藥,每隔兩天讓對方幫忙清洗一次身體,還有偶爾協助餵食。手骨骨折並不如腿部受傷麻煩,但肋骨骨折的確十分折騰人,特別是在進行某些看似無害的動作時。利恩毫不抱怨的照做了每項指令,甚至還在每晚入睡前主動負責關燈。可當之後惡夢開始發生,平衡立刻傾斜翻覆。

  與平時不同的地方在於,夢境並不總由同樣的地點、觀點或時間點出發,但最終都會匯流成同一份記憶、進入同一階段,然後迎接相同結局。阿奇波爾多起先對利恩隱瞞了多數內容,畢竟有些事情,不說也罷。然而不用多久,利恩就自行猜測得知了。不出幾日,那變成兩人間一堵心照不宣的障壁,聳立於房內顯眼得可怕。

  諷刺的是,偶爾執勤時想起這些片段,回憶如歷數十年歲月般老朽不堪,幾乎像是與其他記憶抽離了。但每當入夜、側躺於床時,感官卻強烈得如臨當場──湖水浸濕褲管、火藥味瀰漫在薄霧間,自水面中蠕動浮升的巨大黑影──有時阿奇波爾多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記性變差了,還是傾向於選擇性接受。

  利恩倒是截然不同,雖然並非當事人,也只在搜救行動時有所助力,卻執著於把每分細節都刻劃在記憶迴路中。如果渦也能蛀植體內,阿奇波爾多想,或許他們兩人都已被奪走部份城池。

  而說到搜救行動,那是在遇難第二日正午展開的。二度災損與利益評估若能再提早一些結束會議,或許這項行動會在首日黃昏時就已批准。那時,因誤判情勢而受困於魔獸巢穴的阿奇波爾多,在度過漫長無比的十數小時後被搜救成員尋獲。那是在渦的中際處,空氣異常潮濕的湖邊巨樹根結下,周遭敵人幾乎都在第一次攻伐時被殲滅大半,這也成為評估會能通過的要點之一:解救阿奇波爾多的利益顯然比風險高上一些。

  十分幸運地,那天最早發現獲難者的隊員只有一人,之後的狀況排除也由單人獨立完成。其餘的連隊成員遲了約莫半小時才陸續現身,雖然後援來得太慢,整起行動卻意外成功。

  如今那個渦已被消滅,核心也被確實回收。可縱使渦本身不復存在,卻不會對現狀有任何改變。阿奇波爾多猜想自己或許是用盡了畢生所有厄運才面臨如此困境──因為獲救那天,第一位出現於入口的搜救員不是別人,正是利恩。

  那畫面就像被鐵烙桿狠狠壓於額間,永難忘卻。每當惡夢來到終點,他的記憶總停在遠方透光處那怵目驚心的紅上。


  由於長時間的抵抗與體力消耗戰造成魔獸威脅度銳減,加上數日前追擊時留下不少傷口,因此那時縱使面對如此龐大又被列為高級警戒的生物餘體,利恩也以極端冷靜的速度閃躲壓制。在被對方從巢穴拖出時,各種腥味一度隨阿奇波爾多留下的軌跡漫延。血液、黏液、獸血與更多不堪入目的東西狠狠刺激鼻腔,令人作嘔。

  隨後,利恩趁那生物餘體尚未爬出反撲前放火毀掉穴口,火光於陰暗詭譎的湖泊外樹巢內閃爍,明亮得不真實。那人手中短刀隨火焰抹上亮色,刀緣盡是紫液。

  事後,當眾人終於離開渦的外緣,其餘搜救員才告知,其實利恩能如此迅速抵達搜救點是因為違抗成命──搜救行動理應於中午時批准,他卻清晨就出發了。不過縱使此舉應當懲治,由於救援成功,因此上級選擇不予追究。

  阿奇波爾多的兩把手槍就這麼落於渦內。數小時後核心成功回收,使它永遠消失在荒野上。


  從回憶中猛然回神,一陣咿啞傳入耳中,令阿奇波爾多下意識弓起背脊,雙手也牢扣於屈膝上。一瞬間感知到物體接近,使身體比意識還先產生反應,不過利恩似乎毫不介意。至少,這比頭幾次的奪槍行為好多了。

  「別想了。」利恩說。聲音內那抹最後的柔和漸漸消失無蹤,怵紅在陰影間幾乎像是紫藍色,「不要想。不要回憶牠,也不要思考。」

  此刻晨光依舊昏暗,僅比方才更清晰一些。阿奇波爾多抬頭,強迫自己直視那雙瞳孔。利恩在阿奇波爾多轉過頸部的同時也爬上床沿,凌亂收於耳後的髮絲隨俯視垂落,輕輕掃蕩在阿奇波爾多臉頰上。這已經不是五年前他第一次見到的那位男孩了,也早已不是他那孱弱又缺乏歸屬感的學徒了。

  緊接著一切都發生得如此迅速。被單被扯離、雙腿被擠開,那因為慣用刀械而產生不同薄繭的右手手指壓上後腦勺,左手則近乎粗暴地扯開他下身衣物。當大腿暴露於空氣中的瞬間,阿奇波爾多難忍震顫,尚未完全復原的傷處也隱隱刺疼。幾不可聞的呻吟被鎖在喉頭,隱沒於同樣顫抖的喉結後。

  縱使不用任何觸摸,他們彼此都知道,那夢魘在大腿間所造成的一片濡濕,代表了什麼。

  頓時間,劇烈的羞恥感與快意掃過尾椎,就在那方才冷汗匯集之處。而這一切就像那夜,當巨大而腫脹的異獸觸腕固定住四肢,黏液於滑經處蔓延,觸手從大衣表層與軍服外層一再深入,直到觸及那令人發寒的背離人道之處,快感也瞬間棄離意志油然而生──

  當意識再度回神時,利恩早已扯下底褲,粗魯地做好潤滑,以一種近乎絕望的表情將腫脹推入阿奇波爾多體內。他僵硬地向後靠躺,頸部落在床板邊緣,猶如一位畏懼暴雨的孩子,卻又如此渴望雨水。

  不久後,晨曦將全然升起,冷意也會被逐一驅散,然而此時此刻,在夜幕消散前,阿奇波爾多只能沉溺於如此扭曲的慰藉。

  距離下一次渦之狩獵,尚餘十日。

  那是3388年,二度討伐烏波斯餘體一戰過後。

  Fin.



::::::::::::::

  Talk

  由於這篇短文先前已於噗浪上的小圈圈貼過了,因此若有點開後發現是重讀的友人們,在此致上歉意。

  有關伯恩R3卡的小補充如下:在官方的故事裡,眾人首次與烏波斯一戰發生於3387年,當時魔獸成功被消滅了。文章中的烏波斯與前者並不相同,比較類似同類型的次等版,實力也不如前者,不過由於是二度進入含有烏波斯的渦內,因此末尾寫成二度討伐,但並不是與同一隻烏波斯開打的意思。(如果再與同一隻纏鬥,伯恩可能要哭啦XD)

  原先的構想是:由於工程師的誤判,小隊成員進入渦內後,遇見突然出現的烏波斯而慌了手腳。雖然在當下有成功應戰並且削弱敵方體力,但由於對方是高警戒生物而決定臨時撤退的連隊,卻被意外擄走一名成員,那正是阿奇波爾多。

  之後的救援行動稍嫌誇張,若單以利恩的力量(一位才剛從訓練生成為正式隊員不久的學徒)來說,就算對付只剩一半餘體的烏波斯仍稍嫌吃力...畢竟在R3卡時,就連長輩伯恩也需要借助數位角色之力才能成功脫困。可是在種種私心考量之下,總覺得讓其他成員也看到阿奇被凌虐過後的樣子實在有點殘忍......於是就仍以利恩單獨完成任務為主了。希望這個決定不會讓人感到太突兀。


  最後、實在沒想到自己會寫出包含NTR要素的文章,在此再度感謝數日前與掣桑 & 殘桑的Skype閒談。若不是掣桑所說的各種人心黑暗面與阿奇道德觀瀕臨崩壞等等實在太萌,平常身為忠實一夫一妻粉的我,恐怕再怎麼說都很難突破標準tag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降落傘

H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